胡少江: 君子和流氓的游戏


伊拉克战争已经进入第十天了。明眼人一望而知,以美英为代表的文明社会和以萨达姆政权为代表的野蛮势力在伊拉克战场的角逐非常像是一场君子与流氓的游戏。

游戏的君子一方遵守着既定的文明规则同时也指望对方遵守同一规则;与此相反,游戏的流氓一方则尽情地玩弄那些游戏规则,虽然它们从来不把文明规则放在眼里,但是却知道对方是遵守规则的,于是便尽量利用这一点来争取对自己有利的结局。这一点不断地被正在进行的战争中作战双方的表现所证明。

为了减少伊拉克的平民伤亡,美英联军尽量避免轰炸密集的平民住宅区;为了降低战争引发的人道灾难,美英联军在敌方战火的威胁下尽快地向伊拉克人民运送饮用水、食品和其它紧急救援物资;为了遵守日内瓦关于战俘的国际公约,美英联军在给养运送极为困难的情况下尽力保障大批伊方俘虏的衣食和医疗。这样做的结果,一方面是使得联军在军事力量上的绝对优势难以得到充分发挥;另一方面是使得他们自身的人力伤亡和物资成本大大增加。这是遵守游戏规则的代价,是文明的代价。

与此同时,萨达姆政权则使用一切手段,尽量利用美英联军遵守游戏规则这一特点来保存自己、打击对方。他们冷酷无情地使用本国平民作为人肉盾牌,将指挥所建在平民区的地下掩体里,甚至无耻地将弹药匿藏在小学校的教室中;他们让军人佯装平民诈降而利用美英联军对平民和俘虏的人道主义待遇而向对手发动自杀攻击;他们布设水雷和地雷来阻扰国际社会对伊拉克人民的人道主义救援;他们不惜炸毁油田来阻扰伊拉克的战后重建。

这场君子与流氓的游戏并不是在伊拉克战争打响后才开始的,事实上这场游戏在战争之前的国际外交舞台角逐中一直没有间断过。自上次海湾战争以来的十二年里,联合国就伊拉克问题前后通过了十七个决议,要求流氓成性的萨达姆政权按照其承诺销毁化学武器和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萨达姆政权则时而被迫表示接受决议,时而拒不执行决议,利用文明社会的忍耐玩弄国际社会于股掌之中,并形成了世界恐怖主义的一个策源地。这也正是使得形势发展到今天这场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

与人类所从事的任何体育和娱乐游戏完全不同,在这场君子与流氓的游戏中,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合法而有效的裁判能够维护游戏规则,尤其是惩罚违反游戏规则的流氓。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流氓对规则的藐视,同时也更是因为现存的国际组织的无能。流氓之所以是流氓,就在于他们从来就是藐视规则的,人们对这一点不应该感到任何奇怪。但是国际社会的无能,却的确使得文明社会有正义感的人们感到失望。目前美英联军所作的,无异与在一个没有秩序的社会里,善良的人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只得将执行法律和和伸张正义的权利掌控在自己手中。对此,没有人有权利进行指责。

对君子而言,与流氓游戏实在是迫不得已。问题在于,许多人没有认识到,这场斗争是不可能也不需要裁判的。流氓是不会受任何裁判的制约的;而只制约君子而不制约流氓的裁判就不成其为真正的裁判了。希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够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不要被那些实际上在拉偏架的而又自封为裁判的伪君子所迷惑。

现在,不少自告奋勇地出来充当裁判角色的人十分懂得充分利用文明社会的规则,尤其是利用大肆渲染战争引起的平民伤亡和人道危机来谴责这场战争。但是,联想到他们长期以来姑息纵恿萨达姆政权对内屠杀本国人民、对外纵恿恐怖主义的表现,尤其是他们多年来阻扰国际社会有效防止和制裁萨达姆政权研制和扩散大规模杀伤武器的表现,人们有理由对他们的真实意图产生怀疑。在我看来,他们从来就没有真正同情过被萨达姆政权杀戮的数以百万计的伊拉克普通民众,他们当前所作的只不过是利用人类的同情,将伊拉克人民作为保护萨达姆政权的盾牌罢了。他们没有任何权利充当这场游戏的裁判。这些佯装成中立者的人实际上是站在萨达姆一边的。

(RFA)(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