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 君子和流氓的遊戲


伊拉克戰爭已經進入第十天了。明眼人一望而知,以美英為代表的文明社會和以薩達姆政權為代表的野蠻勢力在伊拉克戰場的角逐非常像是一場君子與流氓的遊戲。

遊戲的君子一方遵守著既定的文明規則同時也指望對方遵守同一規則;與此相反,遊戲的流氓一方則盡情地玩弄那些遊戲規則,雖然它們從來不把文明規則放在眼裡,但是卻知道對方是遵守規則的,於是便盡量利用這一點來爭取對自己有利的結局。這一點不斷地被正在進行的戰爭中作戰雙方的表現所證明。

為了減少伊拉克的平民傷亡,美英聯軍盡量避免轟炸密集的平民住宅區;為了降低戰爭引發的人道災難,美英聯軍在敵方戰火的威脅下盡快地向伊拉克人民運送飲用水、食品和其它緊急救援物資;為了遵守日內瓦關於戰俘的國際公約,美英聯軍在給養運送極為困難的情況下盡力保障大批伊方俘虜的衣食和醫療。這樣做的結果,一方面是使得聯軍在軍事力量上的絕對優勢難以得到充分發揮;另一方面是使得他們自身的人力傷亡和物資成本大大增加。這是遵守遊戲規則的代價,是文明的代價。

與此同時,薩達姆政權則使用一切手段,盡量利用美英聯軍遵守遊戲規則這一特點來保存自己、打擊對方。他們冷酷無情地使用本國平民作為人肉盾牌,將指揮所建在平民區的地下掩體裡,甚至無恥地將彈藥匿藏在小學校的教室中;他們讓軍人佯裝平民詐降而利用美英聯軍對平民和俘虜的人道主義待遇而向對手發動自殺攻擊;他們布設水雷和地雷來阻擾國際社會對伊拉克人民的人道主義救援;他們不惜炸毀油田來阻擾伊拉克的戰後重建。

這場君子與流氓的遊戲並不是在伊拉克戰爭打響後才開始的,事實上這場遊戲在戰爭之前的國際外交舞臺角逐中一直沒有間斷過。自上次海灣戰爭以來的十二年裡,聯合國就伊拉克問題前後通過了十七個決議,要求流氓成性的薩達姆政權按照其承諾銷毀化學武器和其它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薩達姆政權則時而被迫表示接受決議,時而拒不執行決議,利用文明社會的忍耐玩弄國際社會於股掌之中,並形成了世界恐怖主義的一個策源地。這也正是使得形勢發展到今天這場戰爭的一個重要原因。

與人類所從事的任何體育和娛樂遊戲完全不同,在這場君子與流氓的遊戲中,遺憾的是沒有一個合法而有效的裁判能夠維護遊戲規則,尤其是懲罰違反遊戲規則的流氓。這一方面固然是因為流氓對規則的藐視,同時也更是因為現存的國際組織的無能。流氓之所以是流氓,就在於他們從來就是藐視規則的,人們對這一點不應該感到任何奇怪。但是國際社會的無能,卻的確使得文明社會有正義感的人們感到失望。目前美英聯軍所作的,無異與在一個沒有秩序的社會裏,善良的人們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只得將執行法律和和伸張正義的權利掌控在自己手中。對此,沒有人有權利進行指責。

對君子而言,與流氓遊戲實在是迫不得已。問題在於,許多人沒有認識到,這場鬥爭是不可能也不需要裁判的。流氓是不會受任何裁判的制約的;而只制約君子而不制約流氓的裁判就不成其為真正的裁判了。希望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們能夠清楚地認識到這一點,不要被那些實際上在拉偏架的而又自封為裁判的偽君子所迷惑。

現在,不少自告奮勇地出來充當裁判角色的人十分懂得充分利用文明社會的規則,尤其是利用大肆渲染戰爭引起的平民傷亡和人道危機來譴責這場戰爭。但是,聯想到他們長期以來姑息縱恿薩達姆政權對內屠殺本國人民、對外縱恿恐怖主義的表現,尤其是他們多年來阻擾國際社會有效防止和制裁薩達姆政權研製和擴散大規模殺傷武器的表現,人們有理由對他們的真實意圖產生懷疑。在我看來,他們從來就沒有真正同情過被薩達姆政權殺戮的數以百萬計的伊拉克普通民眾,他們當前所作的只不過是利用人類的同情,將伊拉克人民作為保護薩達姆政權的盾牌罷了。他們沒有任何權利充當這場遊戲的裁判。這些佯裝成中立者的人實際上是站在薩達姆一邊的。

(RFA)(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