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连日观看伊拉克战争的随想


一、这场仗打到现在,令我担心的已经不是美国在今后的所谓扩张能力,我反而开始怀疑这种能力太不够了.这种能力严重受制于民主制度受制于对个体权利的重视\受制于一切体现文明水准的行为方式.因为珍惜自己人的生命,指挥官不敢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减少对方的伤亡而不是为了增强杀伤力,他花掉高出几千倍的昂贵军费.因为不掠夺和征用对方的人财物,他每天远距离运输平均一个师4000吨的物资.

  我现在相信,能够征服世界的只可能是专制主义国家.因为任何专制政权都不需要这么做.民主国家即便像美国这样强大,他的军队也不可能横扫世界,因为成本实在太高了.武器的先进和战斗力的下降是同步的.因为只有不要自己人的命更不要敌人的命的军队才最有战斗力,只有一切的花销和需求依靠“敌人给我们造“的军队才最有战斗力.事实上,美国在军事上的强大是在二战的最危难关口奠定的.但这之前和之后,除了12年前那次海湾战争.美国历史上几乎就没打过什么重大的胜仗.

  美国只可能在一种情况下会对世界构成威胁,就是假如他的军队和他的国家力量被掌握在一个独裁者手中的时候.可以想象那是任何一个独裁者和君王梦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我感到极度庆幸的是:

  这世界上最强大的一支军队最强大的暴力机器是在美国人民手上,而不是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

  认真想,这是人类历史上的侥幸.

  但我同时感到可悲的是,正因为如此,这场战争可能将持续较长的时间.这一点不免令人心寒.真正的人道主义的困境其实在这里,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该怎么打.又能怎么打?就像丘吉尔当年为保住密码不惜牺牲一个城镇,罗斯福为结束战争不惜投下原子弹,该不该?这是真正的问题,但令人完全无法回答,也无法判断.

  就像老婆如果当年问,我和你妈跳海里,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能怎么样呢,只有庆幸自己不需要面对这样的困境,庆幸上帝没把自己摆到那个位置上去.
    
  二、
  
  有人说伊拉克人在为自由而战。与其说部分伊拉克人殊死抵抗是在维护他们的自由,不如说是维护一种荣誉.他们宁愿不自由,也要一种属于民族主义的荣誉.他们不是为自由而死,是为一种在历史上虚构出来但影响非常深远的民族主义式的情感和荣誉而死.

  所以人类的历史上,思想杀人,一直都比武器杀人更厉害.

  南北战争期间,为了某种荣誉宁愿当奴隶而不愿被解放的黑人,也有很多.所谓自由,离他们和他们的价值世界还相当遥远.自由的价值是有实质内容的,并不是我想当奴隶就可以当奴隶,这就叫自由.

  一方面我们承认传统的情感和价值(比如民族主义的)对一部分人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甚至超过了我们所珍惜的个人自由.一方面我们也认定个人的自由和平等是普世性的价值.这种价值终将战胜虚构出来的和令人接受奴役地位的各种集体主义叙事.但怎么才能改变呢.通过战争来改变的确是最坏的一种方式.但如果一场战争在起因上是具有合理性的,这战争在事实上对自由价值的传播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对传统民族主义情绪造成了削弱.那么这个作用也就是我们可欲的一个好结果.

  所以我一开始强调,不是因为伊拉克是独裁政府所以就打他.而是因为一个独裁政府做了错事对别国造成了伤害和威胁才去打他.当然一切相反的看法都出在对这个经验事实的基本判断上,即伊拉克是否做了让美英去打他的错事.

  因为独裁政府是很容易做坏事的.不乱来独裁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想找个打他的理由也的确比较容易.打他的时候诉诸于对他独裁性质的反对和对民主价值的弘扬,这只是一个策略.就像林肯宣称解放黑奴是一个策略一样.当年战争的实质是南方各州的自主退出权问题,这个问题如果成立,林肯说解放黑奴就和布什说解放伊拉人民一样,我们在南方当奴隶当得好好的,谁要你来解放?但事实上解放奴隶这件事情的正义性,在历史上成为了对战争合法性的一种事后的褒扬.林肯正是看到这一点才高举这面大旗.而闭口不谈什么南方各州在联邦制下的自主权.
  
  三、
  
   当然,对南北战争起事后追认效力的并不仅仅是解放奴隶的正义性,更主要的原因是战争打赢了,把分裂的两个国家打成了一个国家.这和打伊拉克不一样.但正因为打伊拉克不是以征服为目的,所以事后的合法性追认也可能更有说服力.谁知道呢,不征服,不掠夺,自己花钱,打赢了倒赔损失.这是历史上没有过的战争.在伊拉克的官方宣传下,可以相信伊拉克人完全无法理解这场战争.什叶派也不理解这场战争并不是针对一个民族的征服和伤害.或者他们根本也不相信.他们也有理由不相信.所以英美既然已开战,就必须打赢.必须要等到事后有了一个成功的例证才好说话.

  很奇怪的一点是,全世界只有反战的,没有劝降的.欧洲各国在战争已经打起来之后反战是很糊涂的。难道因为战争在所谓程序上不合法,就必须停下来,等以后重新打一次吗?这战争最好是不打,这话是在打之前说。既然已经打了。就必须打赢。叫英美停下来的意思就等于说伊拉克问题不解决了,不解决就是解决。他爱怎样就怎样吧。

  因为如果连一场由这世上最强大的国家进行的战争都无法解决伊拉克问题,今后哪里还有可能会政治解决?法俄等国都是在装疯卖傻。战争的失败就意味着伊拉克问题将永远得不到解决。以后类似的问题也就休想得到解决。政治解决是一种国家间的妥协。妥协的前提条件就是最终的战争威胁。如果世界上绝不可能有战争,那也就决不可能有妥协。这道理再简单不过了。这仗赢了,所谓联合国框架还可以得到加强和改组的机会。这仗若是输了,联合国框架也就完了。

--转自《新世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