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連日觀看伊拉克戰爭的隨想


一、這場仗打到現在,令我擔心的已經不是美國在今後的所謂擴張能力,我反而開始懷疑這種能力太不夠了.這種能力嚴重受制於民主制度受制於對個體權利的重視\受制於一切體現文明水準的行為方式.因為珍惜自己人的生命,指揮官不敢一將功成萬骨枯.為了減少對方的傷亡而不是為了增強殺傷力,他花掉高出幾千倍的昂貴軍費.因為不掠奪和徵用對方的人財物,他每天遠距離運輸平均一個師4000噸的物資.

  我現在相信,能夠征服世界的只可能是專制主義國家.因為任何專制政權都不需要這麼做.民主國家即便像美國這樣強大,他的軍隊也不可能橫掃世界,因為成本實在太高了.武器的先進和戰鬥力的下降是同步的.因為只有不要自己人的命更不要敵人的命的軍隊才最有戰鬥力,只有一切的花銷和需求依靠「敵人給我們造「的軍隊才最有戰鬥力.事實上,美國在軍事上的強大是在二戰的最危難關口奠定的.但這之前和之後,除了12年前那次海灣戰爭.美國歷史上幾乎就沒打過什麼重大的勝仗.

  美國只可能在一種情況下會對世界構成威脅,就是假如他的軍隊和他的國家力量被掌握在一個獨裁者手中的時候.可以想像那是任何一個獨裁者和君王夢寐以求的事情.所以我感到極度慶幸的是:

  這世界上最強大的一支軍隊最強大的暴力機器是在美國人民手上,而不是在其他任何一個國家.

  認真想,這是人類歷史上的僥倖.

  但我同時感到可悲的是,正因為如此,這場戰爭可能將持續較長的時間.這一點不免令人心寒.真正的人道主義的困境其實在這裡,不是打不打的問題,而是該怎麼打.又能怎麼打?就像丘吉爾當年為保住密碼不惜犧牲一個城鎮,羅斯福為結束戰爭不惜投下原子彈,該不該?這是真正的問題,但令人完全無法回答,也無法判斷.

  就像老婆如果當年問,我和你媽跳海裡,你只能救一個,你會救誰?能怎麼樣呢,只有慶幸自己不需要面對這樣的困境,慶幸上帝沒把自己擺到那個位置上去.
    
  二、
  
  有人說伊拉克人在為自由而戰。與其說部分伊拉克人殊死抵抗是在維護他們的自由,不如說是維護一種榮譽.他們寧願不自由,也要一種屬於民族主義的榮譽.他們不是為自由而死,是為一種在歷史上虛構出來但影響非常深遠的民族主義式的情感和榮譽而死.

  所以人類的歷史上,思想殺人,一直都比武器殺人更厲害.

  南北戰爭期間,為了某種榮譽寧願當奴隸而不願被解放的黑人,也有很多.所謂自由,離他們和他們的價值世界還相當遙遠.自由的價值是有實質內容的,並不是我想當奴隸就可以當奴隸,這就叫自由.

  一方面我們承認傳統的情感和價值(比如民族主義的)對一部分人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甚至超過了我們所珍惜的個人自由.一方面我們也認定個人的自由和平等是普世性的價值.這種價值終將戰勝虛構出來的和令人接受奴役地位的各種集體主義敘事.但怎麼才能改變呢.通過戰爭來改變的確是最壞的一種方式.但如果一場戰爭在起因上是具有合理性的,這戰爭在事實上對自由價值的傳播起到了推動的作用,對傳統民族主義情緒造成了削弱.那麼這個作用也就是我們可欲的一個好結果.

  所以我一開始強調,不是因為伊拉克是獨裁政府所以就打他.而是因為一個獨裁政府做了錯事對別國造成了傷害和威脅才去打他.當然一切相反的看法都出在對這個經驗事實的基本判斷上,即伊拉克是否做了讓美英去打他的錯事.

  因為獨裁政府是很容易做壞事的.不亂來獨裁還有什麼意思.所以想找個打他的理由也的確比較容易.打他的時候訴諸於對他獨裁性質的反對和對民主價值的弘揚,這只是一個策略.就像林肯宣稱解放黑奴是一個策略一樣.當年戰爭的實質是南方各州的自主退出權問題,這個問題如果成立,林肯說解放黑奴就和布希說解放伊拉人民一樣,我們在南方當奴隸當得好好的,誰要你來解放?但事實上解放奴隸這件事情的正義性,在歷史上成為了對戰爭合法性的一種事後的褒揚.林肯正是看到這一點才高舉這面大旗.而閉口不談什麼南方各州在聯邦制下的自主權.
  
  三、
  
   當然,對南北戰爭起事後追認效力的並不僅僅是解放奴隸的正義性,更主要的原因是戰爭打贏了,把分裂的兩個國家打成了一個國家.這和打伊拉克不一樣.但正因為打伊拉克不是以征服為目的,所以事後的合法性追認也可能更有說服力.誰知道呢,不征服,不掠奪,自己花錢,打贏了倒賠損失.這是歷史上沒有過的戰爭.在伊拉克的官方宣傳下,可以相信伊拉克人完全無法理解這場戰爭.什葉派也不理解這場戰爭並不是針對一個民族的征服和傷害.或者他們根本也不相信.他們也有理由不相信.所以英美既然已開戰,就必須打贏.必須要等到事後有了一個成功的例證才好說話.

  很奇怪的一點是,全世界只有反戰的,沒有勸降的.歐洲各國在戰爭已經打起來之後反戰是很糊塗的。難道因為戰爭在所謂程序上不合法,就必須停下來,等以後重新打一次嗎?這戰爭最好是不打,這話是在打之前說。既然已經打了。就必須打贏。叫英美停下來的意思就等於說伊拉克問題不解決了,不解決就是解決。他愛怎樣就怎樣吧。

  因為如果連一場由這世上最強大的國家進行的戰爭都無法解決伊拉克問題,今後哪裡還有可能會政治解決?法俄等國都是在裝瘋賣傻。戰爭的失敗就意味著伊拉克問題將永遠得不到解決。以後類似的問題也就休想得到解決。政治解決是一種國家間的妥協。妥協的前提條件就是最終的戰爭威脅。如果世界上絕不可能有戰爭,那也就決不可能有妥協。這道理再簡單不過了。這仗贏了,所謂聯合國框架還可以得到加強和改組的機會。這仗若是輸了,聯合國框架也就完了。

--轉自《新世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