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淳亮:评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


中共“大家长”江泽民一如多数人预期地继续担任了中国国家军委主席。我们不知道他续任军委主席是否源自激烈的权力斗争。但中共人治大于法治、权大于法,都在此刻找到了一个新的注脚。

对于江泽民的任命案,可用两句话加以概括:其一是军队领导人江泽民是中国的实际最高领导人;其二是中国实际的最高领导人江泽民是由军队所推举产生的。前一句从“垂帘听政”四个字就能理解,人们也已耳熟能详;后一句则要从江泽民人事案的酝酿过程谈起。

早在去年底即有传闻,称中共政治局已达成江泽民全退的结论;但16大召开时,共军将领却提出“特别动议”,打翻了此一党政高层共识。15日江泽民正式当选后,香港《文汇报》访问了北海舰队副政委于常启少将。后者称,去年中共16大前,江泽民就曾表示辞意,但“军队将领们都不同意,希望他留任”。此一报导佐证了传言的真实性,即江泽民的续任军委主席,是军方将领的决定。这个决定既不是基于中共党政精英的理性选择,也不是基于制度的需要,不是基于国际因素,更不是基于人民的支持。

江泽民的任命案,已使中国大陆的政治面貌变得更像是缅甸那样的军人干政、军队领导人独裁的国家,而不是一个改革开放的经济宝地。由于理解到此一任命案的负面冲击,220位中国人大代表才以弃权或反对票表示了他们的愤怒不满。也是知道此种负面冲击,中共才一直对此一任命案遮遮掩掩、躲躲藏藏。新华社更直到3月14日报导候选人已定,也仍对“候选人”为谁三缄其口。也是知道此种负面冲击,较具改革精神的大陆报章,才大规模地对朱熔基赞扬歌颂,而对江泽民的续任报以三缄其口的沈默。也是知道此种负面冲击,乃至于曾被视为御用学者的经济学家胡鞍钢,竟在《亚洲周刊》批评称此举“倒退到1987年”,而1987之后的两年,是中国大陆政治极为动荡的两年。

一些人提出现在国际局势不宁,或者“有利接班稳定”的观点,希望为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一事开脱。然而,如果国际局势真的严峻,“人大”可以不开;但既然顺利召开,可见多数人也都同意至少对中国大陆而言,并没有受到国际局势的负面冲击。

当然,在美国还没有把总统只能连任一次写进宪法之前,小罗斯福也当了10来年的总统;大陆的国家军委主席一职也没有任期限制,当然也不能期待江泽民会乖乖地退休。不过,既然干部年轻化、连任限制是中共的既定政策,那么江泽民怎能天真地无视于此?而明知此举将招致一片骂声而仍执意如此,执意如此却换来人们的冷眼睥睨,真不知江泽民所为何来。

问题还不仅在于江泽民个人;如果多数政治精英认识到军委主席一职应该也受到连任的限制,则江泽民也不至于甘犯此一众人的信念。但虽然220位人大代表表示了反对与保留的意见,多数人仍然服从权威、被动地接受了此一“中央”的决定。于是退与不退就在江泽民的一念之间,“制度”对此莫可奈何。这也就更加显示了中共政治与现代民主国家的民主法治要求,相距是何其遥远。

江泽民的续任军委主席,确实是中国改革路途上的挫折。220位有独立精神的人大代表、以及许许多多具有改革精神的知识份子,也已对江泽民发出不屑的嘘声。台湾顺利地民主化,使人容易忘记改革必须有压力、民主不会自然产生;而江泽民续任军委主席,恰可提醒我们改革与民主之途的艰难。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