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乞丐生活幸福:白天收入丰厚 晚上吃喝嫖赌


闹市中众多乞丐沿街乞讨,这对于许多广西柳州人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事。看着那些断手断脚又脏兮兮的乞丐,许多路人总会往乞丐面前施舍一二,以表同情。

  但据南国今报报道,善良的市民中又有多少人会想到,这些乞丐中的许多人一到晚上就会回到自己所住的旅社,大鱼大肉,抽烟喝酒,有的人甚至还与暗娼鬼混,人们的“爱心”便在他们的吃喝玩乐中被肆意亵渎。

  日前,一名知情者报料称,在龙城路上乞讨的乞丐大多住在火车站附近的两个旅社,他们每天经常能讨到上百元,有些人在周六周日时一天有四五百元的“收入”。晚上多聚在旅社打牌喝酒,甚至找“小姐”风流,日子比普通人还过得“快活”。

  白日:可怜兮兮

  3月29日早上9时,店铺纷纷开始营业,几个每天都在龙城路上讨钱的乞丐这时也纷纷选好了人流较多的“黄金地段”,并将讨钱用的塑料袋或者破铁罐摆在面前。由于此时过往的人不多,所以几个乞丐都只是懒洋洋地坐在路中间,很机械地喊些“可怜可怜”之类的话,他们面前也只摆着几元钱。

  中午人流最密集的时候,笔者又来到了龙城路。这时乞丐们的“生意”明显比早上好了许多,一个自称“沈XX”、双腿都被截断的中年残疾人在龙城路西侧一栋大楼前,用粉笔写了自己的“痛苦历程”,并且口中还念念有词,许多路人不断地往他面前的黄色塑料袋放钱。笔者旁观的十几分钟内,“沈”就已经收获了不下20元钱。

  笔者注意到,黄色塑料袋里的钱大约放满到三分之二,“沈”就会把钱放到上衣的口袋里,他的两个口袋已经塞满了钞票。在工贸大厦门口,则有一个双腿残疾的中年人拿着一个破铁罐边爬边乞讨,几个小朋友在妈妈的授意下也往他的破铁罐内放下了几枚1元硬币。而在龙城路的天桥转角处,一个断臂中年残疾人面前的黑色塑料袋则摆满了一张张一元的人民币,他则很舒服地抽着烟。

  17时左右,当笔者再次来到龙城路时,这些乞丐大多已经散去,只在天桥上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乞丐。报料人对笔者说,那些乞丐早就打辆三轮车或者“摩的”回自己所住的旅社了。

  夜间:吃喝嫖赌

  在报料人的指引下,笔者29日20时许来到了柳州火车站附近一条巷子内的XX旅社。刚走到巷子口,就看见下午在工贸门口拿破铁罐讨钱的那个中年残疾人,正和一个朋友在露天大排档喝酒,桌上摆着四盘菜,看来他的晚餐相当“丰盛”。

  笔者借机与巷口一家糖烟店的老板聊了起来。在攀谈中,老板告诉笔者,这个巷子有两家旅社住着几十个乞丐,是附近人尽皆知的“乞丐大本营”。这些乞丐晚上回来大多会到巷口大排档喝酒,还会跑来他这里买烟,而且都是买5元钱以上的好烟,他笑言“这些人活得比我们一般人都要好”。老板还说,XX旅社内有几个暗娼,专做另一家旅社那些残疾人的“生意”,有时侯甚至会出现几个暗娼抢一个残疾人的情况。


  为了不打草惊蛇,笔者到了XX旅社对面的一栋居民楼观察。一上楼梯,阵阵麻将声就从旅社传到这边来,顺着声音看过去,赫然看见下午在天桥上那个断了一只手的中年残疾人正在一间客房内与人打麻将,他旁边还坐着一个断了一只脚的中年人。房间内烟雾弥漫,一个大约20岁的年轻女子还走进房内,坐到“一只手”的大腿上,亲昵地看着“一只手”打麻将。可能是赢了钱的缘故,“一只手”塞给年轻女人一张钞票,年轻女人马上出去了。

  不久,笔者又看见了“沈XX”在四楼的一间客房内出现,他正坐在床上数钱,床上的钱足有一大堆,但看不清楚大概有多少钱。

  观察了半个小时后,笔者决定到旅社内看一看。但是走到XX旅社门口,就被老板挡住了去路。老板很警觉:“我这里住满了,你到别处去吧!”

  在准备离开时,笔者身后XX旅社又传来了麻将声,里面还隐隐约约夹杂着“一只手”粗鲁的叫骂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