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乞丐生活幸福:白天收入豐厚 晚上吃喝嫖賭


鬧市中眾多乞丐沿街乞討,這對於許多廣西柳州人來說已是司空見慣的事。看著那些斷手斷腳又髒兮兮的乞丐,許多路人總會往乞丐面前施舍一二,以表同情。

  但據南國今報報導,善良的市民中又有多少人會想到,這些乞丐中的許多人一到晚上就會回到自己所住的旅社,大魚大肉,抽煙喝酒,有的人甚至還與暗娼鬼混,人們的「愛心」便在他們的吃喝玩樂中被肆意褻瀆。

  日前,一名知情者報料稱,在龍城路上乞討的乞丐大多住在火車站附近的兩個旅社,他們每天經常能討到上百元,有些人在週六週日時一天有四五百元的「收入」。晚上多聚在旅社打牌喝酒,甚至找「小姐」風流,日子比普通人還過得「快活」。

  白日:可憐兮兮

  3月29日早上9時,店舖紛紛開始營業,幾個每天都在龍城路上討錢的乞丐這時也紛紛選好了人流較多的「黃金地段」,並將討錢用的塑料袋或者破鐵罐擺在面前。由於此時過往的人不多,所以幾個乞丐都只是懶洋洋地坐在路中間,很機械地喊些「可憐可憐」之類的話,他們面前也只擺著幾元錢。

  中午人流最密集的時候,筆者又來到了龍城路。這時乞丐們的「生意」明顯比早上好了許多,一個自稱「瀋XX」、雙腿都被截斷的中年殘疾人在龍城路西側一棟大樓前,用粉筆寫了自己的「痛苦歷程」,並且口中還唸唸有詞,許多路人不斷地往他面前的黃色塑料袋放錢。筆者旁觀的十幾分鐘內,「瀋」就已經收穫了不下20元錢。

  筆者注意到,黃色塑料袋裡的錢大約放滿到三分之二,「瀋」就會把錢放到上衣的口袋裡,他的兩個口袋已經塞滿了鈔票。在工貿大廈門口,則有一個雙腿殘疾的中年人拿著一個破鐵罐邊爬邊乞討,幾個小朋友在媽媽的授意下也往他的破鐵罐內放下了幾枚1元硬幣。而在龍城路的天橋轉角處,一個斷臂中年殘疾人面前的黑色塑料袋則擺滿了一張張一元的人民幣,他則很舒服地抽著煙。

  17時左右,當筆者再次來到龍城路時,這些乞丐大多已經散去,只在天橋上有幾個白髮蒼蒼的老乞丐。報料人對筆者說,那些乞丐早就打輛三輪車或者「摩的」回自己所住的旅社了。

  夜間:吃喝嫖賭

  在報料人的指引下,筆者29日20時許來到了柳州火車站附近一條巷子內的XX旅社。剛走到巷子口,就看見下午在工貿門口拿破鐵罐討錢的那個中年殘疾人,正和一個朋友在露天大排檔喝酒,桌上擺著四盤菜,看來他的晚餐相當「豐盛」。

  筆者藉機與巷口一家糖煙店的老闆聊了起來。在攀談中,老闆告訴筆者,這個巷子有兩家旅社住著幾十個乞丐,是附近人盡皆知的「乞丐大本營」。這些乞丐晚上回來大多會到巷口大排檔喝酒,還會跑來他這裡買煙,而且都是買5元錢以上的好煙,他笑言「這些人活得比我們一般人都要好」。老闆還說,XX旅社內有幾個暗娼,專做另一家旅社那些殘疾人的「生意」,有時侯甚至會出現幾個暗娼搶一個殘疾人的情況。


  為了不打草驚蛇,筆者到了XX旅社對面的一棟居民樓觀察。一上樓梯,陣陣麻將聲就從旅社傳到這邊來,順著聲音看過去,赫然看見下午在天橋上那個斷了一隻手的中年殘疾人正在一間客房內與人打麻將,他旁邊還坐著一個斷了一隻腳的中年人。房間內煙霧瀰漫,一個大約20歲的年輕女子還走進房內,坐到「一隻手」的大腿上,親昵地看著「一隻手」打麻將。可能是贏了錢的緣故,「一隻手」塞給年輕女人一張鈔票,年輕女人馬上出去了。

  不久,筆者又看見了「瀋XX」在四樓的一間客房內出現,他正坐在床上數錢,床上的錢足有一大堆,但看不清楚大概有多少錢。

  觀察了半個小時後,筆者決定到旅社內看一看。但是走到XX旅社門口,就被老闆擋住了去路。老闆很警覺:「我這裡住滿了,你到別處去吧!」

  在準備離開時,筆者身後XX旅社又傳來了麻將聲,裡面還隱隱約約夾雜著「一隻手」粗魯的叫罵聲……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