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晴: 胡锦涛治江猛出三招


中共有个理论是“党领导一切” 、“党指挥枪”,中共还有个理论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谁拥有军事指挥权,谁就拥有最高政权。

十六大,江泽民的军委主席是利用枪指挥党、用枪镇压了“党”的声音才得到的。他并不象毛邓那样真正拥有军事指挥权、拥有威望,而是用许愿、拉拢、利诱、腐蚀等卑劣的手段让拥有军事指挥权的军头为他服务。江越大量提拔军队干部,越说明他在军方的地位不稳固,毛邓从未用这种方法来巩固自己的地位,因为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需要。

江泽民五条指示曝野心

最近北京政坛传出一则政治笑话:查来查去江泽民是满族,姓是叶赫那拉。这显然是挖苦江泽民要重操叶赫那拉氏慈禧太后垂廉听政的手段,想把胡锦涛当成傀儡皇帝光绪。

十六大一中全会上,江泽民对九名新常委谈了五条。

第一条是:“从你们这届起不设核心。胡锦涛同志也不是核心,要集体领导。”

这短短一句话把江泽民按捺不住的妒嫉宣泄得淋漓尽致,也把他想独裁独霸的丑恶嘴脸勾画到几近完全的地步。最妙的是胡锦涛的插话:“江泽民同志的核心地位不变。”普通党员江泽民的司马昭之心被胡锦涛一语点破。

第二条是:“日常工作,你们九个人商量就可以定了。军事、外交、对台工作上的大事,由锦涛同志和庆红同志找我汇报。”

曾庆红这一汇报不要紧,干出的事尽挨骂,造成了人大上选票极低的结果;胡锦涛没汇报而高举树宪大旗,人大上得票率百分之九十九点八;看实践结果,要想得人心,还是离江泽民越远越好。

第三条是:“政治体制改革不要操之过急,你们要聚精会神搞建设。”

胡锦涛插话说:“对,对,聚精会神搞建设。”搞建设要有法治啊,所以胡锦涛搞了个树宪大会,以法治国。江泽民只会听声不会听音,所以得意了半天还是让胡锦涛给绕进去了。

第四条是:“军委主席这个职务,不是我恋栈,我想调,但军队同志坚决挽留我,为了稳定,我只好接下去干。”

据可靠消息,江泽民的贴身警卫无意中听到江泽民与夫人王冶坪在屋内的激烈争吵。江泽民对夫人大叫:“军委主席,他们不让我干,你也不让我干。老子偏要干!能把老子怎么办!”

人前人后两副嘴脸,怪不得有人担忧让江泽民这种品德极低、历史不清的人掌握国家的核按钮实在是太危险了!

第五条则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央过去已有结论的,不要更改。”

江泽民下台了,还怕给六四平反,可见他对这个血案有应负的直接责任。要真翻起案来,得把事情从梢挖到根,江泽民若没在根上,这么得民心的事,他不会不做的。

胡锦涛对付江泽民的三招儿

胡锦涛当选总书记后已有三项政治举措。

第一,他到革命老区西柏坡视察。此举内涵重大,胡通过三大官方媒体及海外媒体的转载向全世界表明他已正式就任中共总书记,并以此身份视察,言外之意是提醒那些假装糊涂的江氏嫡亲媒体:江泽民已经下台了,已经没有江“核心”了。

胡锦涛的第二项举措是重申“党指挥枪,绝不允许枪指挥党”的原则。此举是警告那些要搞两个中心的军区领导人,凡追随江搞军事迫范、发动政变、制造混乱、祸国殃民的,无论以任何事件为由都是非法的,是必须铲除的。

胡锦涛第三项举措是在宪法座谈会上的重要发言。他明确重申党、军、各机关、高级干部都要在宪法制约之下,不许违宪。这是一把最锐利的武器,让江泽民和江家帮胆战心惊。

十六大选举内幕最有戏剧性

江泽民为了自己和亲信能够在十六大当选,所用的手段是卑鄙的,所下的功夫是惊人的。

江泽民是怎样做的呢?

要害在于他操纵了选举过程,选举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分成两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是选票集中送到江办清点

差额选举这个阶段对于不得人心的江氏人马最危险。

据《前哨》4月刊透露,差额选举前,江召开各省代表团团长会议,要求团长作好本省党代表工作,保证每张选票与中央的选举意图一致,出了错找团长追究责任。差额选举不在人民大会堂统一进行,而在各代表团所住宾馆分别举行,不当众点票。这样严密监控选举,江还是不放心,命令各省代表团长把选票集中送到江办清点。各省代表并不知道差额选举的结果。有些被差下来的人在江办又给补上了票数;有些当选了的人因江不喜欢此人,又被差下来了。

第二阶段是上了保险的等额选举阶段

差额“选举”秘密进行,等额选举公开进行。差额“选”“举”出来的人在第二阶段进行公开的统一在人民大会堂进行等额选举,如果第一轮进行公开、统一的差额选举,那江氏人马一个也选不上,都得差下去。中国各民主党派及名人就曾联名上书中央,表示不欢迎贾庆林到全国政协担任主席。这曾一度让江恐慌,因为贾庆林一旦失职,就会马上被追查,而贾的案里有江泽民的贪腐问题,江保贾实质上是为了保自己。

十六大上两击重锤

十六大有两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把江泽民整得够呛,一个是最高人民法院原院长郑天翔,一个是毛泽东的秘书李锐。郑、李两人是特邀代表。

江泽民最没想到的是,郑天翔在会上出人意料地散发了他个人署名的一封信,信中不赞成把三个代表写入党章。他说江的十六大报告使党改变了性质,共产党成了全民党和小康党。

李锐在会上散发了他个人署名的一封信,信中要求给“六四”平反。

这两击重锤让江极不高兴,但他拿这两位党内元老也没有办法。

看来江泽民并不象有些人认为得那么强大,遇到真硬的,他就软了。

(人民报)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