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共产党的酱缸时代


毛泽东时代共产党在中国大陆的统治一直充满了血腥,不仅全国人民生存在恐惧之中,就是所有的共产党干部也同样在恐惧中。党内所谓路线斗争的残酷,让所有经历过的人不堪回首,令人毛骨悚然;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给所有的中国人不断洗脑,弹拨阶级斗争这根弦,人们在贫穷和恐惧中默默地承受。毛泽东时代的每届共产党大会和所谓人大、政协,党和国家领导人走马灯似的频繁更换是以“反革命”、“反党集团”的名义,伴随着浓浓的火药味和血腥气,对生命和人性进行无情的迫害。想当年,除了毛泽东,谁敢确定共产党内还有“好人”?人们不得不跟随毛泽东去怀疑一切,斗争一切,打倒一切。刘少奇、邓小平、彭德怀、林彪、陈伯达、康生,甚至毛泽东的妻子江青为首的“四人帮”,甚至周恩来、朱德等元老,几乎无一幸免,按照毛泽东的观点和权术,共产党内哪里还有好人?!就是邓小平时代,党内改革开放的代表人物胡耀邦、赵紫阳也成了坏人,只是在形式上没有冠以“反党集团”、没有进行人身迫害而已,只是不像过去斗争那么残酷罢了。但江泽民时代不同了--中国共产党进入了一个政治酱缸时代。

从废黜赵紫阳以后的十多年,共产党高层再也没有看到“反党集团”、“资产阶级自由化代表”、“右倾分子”,也没有毛泽东断言的“过七八年来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来”,除了以经济犯罪为理由根除的陈希同、成克杰这样的并非权力中心人物的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外,中共高层呈现出中共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团和气,中共制造的社会犬儒之风已经刮到了党和国家领导层,所谓“党性”、“原则”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妥协、包庇、遮掩,尽管暗中也许有过激烈斗争,但却从没有表面化和公开化。

今天,尽管人们还在津津乐道铁面总理朱容基的“九十九口棺材”、“万丈深渊”等豪言壮语,尽管人们还在眷恋李瑞环清廉、开明、务实的工作作风,但他们毕竟在酱缸中,没有“出酱缸而不染”,难以脱离中共拙劣的政治游戏,他们的沉默、忍让、胆怯和懦弱在胡耀邦、赵紫阳面前显得黯然失色。胡锦涛韬光养晦十几年,换来的依然是“儿皇帝”的角色;在江泽民极其亲信的牵制下,胡锦涛将继续韬光养晦还是蹑手蹑脚小心行事?

十六大召开之前,人们幻想共产党会依照邓小平制定的新的游戏规则行事,幻想江泽民会从高层全面退下,幻想新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会进行政治改革,对胡锦涛、温家宝寄予厚望。但十六大和行将结束的十届人大、政协会议,让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镜:江泽民继续担任中共军委主席和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垂帘听政;江泽民的亲信被任命为新的中央常委和国家领导人,独裁、专制和个人权力依然左右中国的政局。看着李瑞环与贾庆林双手紧握在一起,看着吴邦国与李鹏的亲热,看着胡锦涛对江泽民表忠心,看着江泽民假惺惺支持以胡锦涛为首的党中央,形式上这些大会还真的开成了“团结的大会”。

在毛泽东、邓小平绝对的个人权威成为历史之后,共产党权力中心迎来了糨糊一盆、一盆糨糊的新格局,长时间发酵,已然酿成一个大酱缸。中国没有出现戈尔巴乔夫,中国也没有出现“北京之春”。对女学生刘荻(不锈钢老鼠)的关押,对法轮功学员更残酷镇压迫害,对所谓“政治异见”分子的监控,对《二十一世纪环球报道》的停刊整顿,这些一系列发生在十六大和“两会”期间的事件,表明共产党将继续推行专制制度,对此,我们还能抱有什么幻想?

2003年3月16日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03年4月号(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