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達功:共產黨的醬缸時代


毛澤東時代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的統治一直充滿了血腥,不僅全國人民生存在恐懼之中,就是所有的共產黨幹部也同樣在恐懼中。黨內所謂路線鬥爭的殘酷,讓所有經歷過的人不堪回首,令人毛骨悚然;一個接一個的政治運動,給所有的中國人不斷洗腦,彈撥階級鬥爭這根弦,人們在貧窮和恐懼中默默地承受。毛澤東時代的每屆共產黨大會和所謂人大、政協,黨和國家領導人走馬燈似的頻繁更換是以「反革命」、「反黨集團」的名義,伴隨著濃濃的火藥味和血腥氣,對生命和人性進行無情的迫害。想當年,除了毛澤東,誰敢確定共產黨內還有「好人」?人們不得不跟隨毛澤東去懷疑一切,鬥爭一切,打倒一切。劉少奇、鄧小平、彭德懷、林彪、陳伯達、康生,甚至毛澤東的妻子江青為首的「四人幫」,甚至周恩來、朱德等元老,幾乎無一倖免,按照毛澤東的觀點和權術,共產黨內哪裡還有好人?!就是鄧小平時代,黨內改革開放的代表人物胡耀邦、趙紫陽也成了壞人,只是在形式上沒有冠以「反黨集團」、沒有進行人身迫害而已,只是不像過去鬥爭那麼殘酷罷了。但江澤民時代不同了--中國共產黨進入了一個政治醬缸時代。

從廢黜趙紫陽以後的十多年,共產黨高層再也沒有看到「反黨集團」、「資產階級自由化代表」、「右傾分子」,也沒有毛澤東斷言的「過七八年來一次,牛鬼蛇神自己跳出來」,除了以經濟犯罪為理由根除的陳希同、成克傑這樣的並非權力中心人物的所謂黨和國家領導人之外,中共高層呈現出中共歷史上從未有過的一團和氣,中共製造的社會犬儒之風已經刮到了黨和國家領導層,所謂「黨性」、「原則」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妥協、包庇、遮掩,儘管暗中也許有過激烈鬥爭,但卻從沒有表面化和公開化。

今天,儘管人們還在津津樂道鐵面總理朱鎔基的「九十九口棺材」、「萬丈深淵」等豪言壯語,儘管人們還在眷戀李瑞環清廉、開明、務實的工作作風,但他們畢竟在醬缸中,沒有「出醬缸而不染」,難以脫離中共拙劣的政治遊戲,他們的沉默、忍讓、膽怯和懦弱在胡耀邦、趙紫陽面前顯得黯然失色。胡錦濤韜光養晦十幾年,換來的依然是「兒皇帝」的角色;在江澤民極其親信的牽制下,胡錦濤將繼續韜光養晦還是躡手躡腳小心行事?

十六大召開之前,人們幻想共產黨會依照鄧小平制定的新的遊戲規則行事,幻想江澤民會從高層全面退下,幻想新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會進行政治改革,對胡錦濤、溫家寶寄予厚望。但十六大和行將結束的十屆人大、政協會議,讓所有的人都大跌眼鏡:江澤民繼續擔任中共軍委主席和國家軍委主席,實行垂簾聽政;江澤民的親信被任命為新的中央常委和國家領導人,獨裁、專制和個人權力依然左右中國的政局。看著李瑞環與賈慶林雙手緊握在一起,看著吳邦國與李鵬的親熱,看著胡錦濤對江澤民表忠心,看著江澤民假惺惺支持以胡錦濤為首的黨中央,形式上這些大會還真的開成了「團結的大會」。

在毛澤東、鄧小平絕對的個人權威成為歷史之後,共產黨權力中心迎來了糨糊一盆、一盆糨糊的新格局,長時間發酵,已然釀成一個大醬缸。中國沒有出現戈爾巴喬夫,中國也沒有出現「北京之春」。對女學生劉荻(不鏽鋼老鼠)的關押,對法輪功學員更殘酷鎮壓迫害,對所謂「政治異見」分子的監控,對《二十一世紀環球報導》的停刊整頓,這些一系列發生在十六大和「兩會」期間的事件,表明共產黨將繼續推行專制制度,對此,我們還能抱有什麼幻想?

2003年3月16日

原載香港《爭鳴》雜誌2003年4月號(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