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做个乞丐吧


有一次和一朋友聊天,她忽然语出惊人,说很想去做个收破烂、拾垃圾的人,我就一本正经瞎扯说,那还不如做丐帮弟子来得自由痛快.
其实仔细想想这并不完全是哗众的胡说,俗语说:“三年要饭,给知县都不干。”何况在杭州这个人间天堂,乞丐可算得是个逍遥而快乐的职业。这样说并没有鼓励懒惰提倡不劳而获的意思,乞丐的劳苦绝非常人可以忍受。人们把乞丐比作社会的寄生虫,话是没有错,可社会上白白胖胖冠冕堂皇实则以各种见不得太阳的寄生方式寄生着的虫们多了,乞丐这一族还是排在最末的吧,依我看,他们的寄生方式倒还算得光明正大天地可鉴的。
乞丐这一职业的好处却是大大的。首先,无拘无束,不受任何时间限制,更无签到请假之烦,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什么时候收工就什么时候收工;其二,褴褛的衣着蓬乱的头发是他们的形象特点,永不过时,永远不追赶在时髦后面,还经常被世界级的服装设计大师和美发大师们借鉴引用,甚至可以说是引领时尚潮流呢。乞丐们也宽厚得可以,从来没有人跳出来提出知识产权或者专利保护的难题以谋取私利的,乐得看自己的专利发扬光大惠及大众。其三,不必看人脸色过活,他只有苦脸,从不陪笑脸,你爱给不给,世间的变化与他无干,富贵于他譬如浮云,金钱于他犹如朝露,今天去了明天还来的,他真的是世界上唯一无牵无挂四大皆空的自由人。
乞丐似乎上不得大雅之堂,可你千万不能小瞧了他们,从古至今,乞丐当中可是名人倍出。最为楷模的当数大圣贤孔老夫子,他老人家年轻时曾混充街头打击乐乐手以求果腹,实与乞丐无异,后来周游列国又怀才不遇时,还实实在在讨过饭的。战国时期乞丐业最为繁荣,各国王公都以收养乞丐为创立大业之基础,这众多乞丐中还真是人才辈出名垂青史,其中勇刺暴秦的荆轲就一直红到了现在。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沉溺于二泉印月的瞎子阿邴和一代相声大师侯宝林也是乞丐出身。
想必以前的辰光做乞丐不如现在容易,所以才有乞丐发奋图强最终功成名就,现在一定是安逸舒适多了,所以不求上进碌碌无为的占了绝大多数。别的地方我不敢说,至少在杭州这样的人间天堂里,乞丐实在是个快活自在的行当。
杭州的乞丐按年龄层可以分老青少三种,按谋生手段分也大致可以分作三类型。
第一类是畸肢残体型,多是些青壮男人,在菜市场附近,或离闹市不远的巷口,总之是在人流密集地,要么示威样的举着那惨不卒看的残疾的肢体,要么面无表情的展览着或盲或斜或歪或裂的五官,似乎这些足以做他不劳而获的理由,口里含混不清不住的念叨:好心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可怜可怜啊。猛一听很可能产生错觉,恍惚以为自己哪门亲戚沦落到此,恻隐之心难免油然而生,再看他的模样,恶鬼邪魔似的,还不赶快奉上些碎银,一来以求良心安稳,二来也算为社会福利救济事业略尽绵力吧。
第二类是将雏扶幼型,多是年轻女人,拖儿带女的,流连在居民小区里,仿佛真是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她们的招牌行话是:可怜可怜给两块钱吧,孩子两天没吃饭了。年轻的母亲顾不得自己滴水未进,一心只想着孩子的温饱,这伟大的母爱不能不让人鼻子发酸,等你摸出口袋里的零钱递给那妈妈,还有些羞愧于自己的捐献怕不够那一群孩子糊口时,你自然会把仁慈的目光投向那些睁着无邪的眼睛的孩子们,他们一个个肮脏却胖鼓鼓的小脸上,分明透着照足阳光的苹果般的红,比城里喝惯了贝贝血宝和葡萄糖酸钙的孩子健康强壮得多。看来什么高级的补品也没有这百家饭养人啊。
第三类是颐养天年型,这是最有趣的也是最令人羡慕的一类。杭州这人间天堂自然是最适合人颐养天年了,多多少少的外地人不惜重金来杭抢购房子以备将来养老,害得杭州的房价疯涨不止,这其中有没有乞丐们一份功劳,是我时常会冒出在脑子里的问题。你可别笑话这是没有根据的猜测,如今这大千世界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的。
颐养天年,顾名思义,当然是年事较高的乞丐群了。白天,他们多半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也许安闲的坐在什么巷口里弄享受着春花秋雨,或者在什么逍遥居所里安然大梦。他们的工作时间多在傍晚到半夜之间,地点是环境幽雅空气清新的风景区,特别是西湖四周的曲径小道上、草木花丛中。大凡在杭州谈过恋爱的人都见识过他们,因为以上所列时间和地点都是情人幽会的绝妙时空。
当一对亲密恋人正于花丛中相依相偎,卿卿我我,整个世界都已经在身旁消失时,面前忽然无声无息的钻出个勾头缩脑的老太婆老头子来,真是要吓煞鸳鸯们的。他们也不管你爱不爱听,操着一口浓郁的乡音有气无力的咕哝着令人哭笑不得的吉利话儿,还当自己大大的添风景来了。这时候先生们十有八九会立刻掏出些钱快快打发他们走人,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平时对乞丐视若无睹的,也不能在女朋友面前显小气了惹得女孩子不高兴,多少破费些以求清净。
所以,若是晚上约了女朋友去湖边吹风,不要以为湖光山色明月清风是免费的晚餐,千万得在口袋里准备足够的零钱,晚上公园里的管理员下班回家后,那块风水宝地就被那丐帮接管了,而且你还得准备极好的耐心,因为丐帮管理员可个个尽心尽责,每一个都会轮番巡视,不漏过每一个角落,一个晚上下来碰上五、六个甚至十来个,花去五、六块钱甚至十来块钱也不算多。
这对恋人们来说,区区几块钱也许不算什么,可在那些老花子手里却是一笔大财富。西湖边上有多少石凳石板就有多少乞丐们的衣食父母,乞丐们每天吃了晚饭漫步出来,沿着西湖散步一周,既呼吸了新鲜空气又享受了夜色美景,还看尽了人间春色,金银满钵好象只是顺便的收获罢了。在第二天某个热闹的菜市场,你也许会和昨晚的某位不期而遇,而他手里正拎着一只刚退了毛的鸭子或者活蹦乱跳的鱼,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与你擦肩而过时,你千万不要惊奇!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人感慨了:唉!不如做个乞丐吧!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