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做個乞丐吧


有一次和一朋友聊天,她忽然語出驚人,說很想去做個收破爛、拾垃圾的人,我就一本正經瞎扯說,那還不如做丐幫弟子來得自由痛快.
其實仔細想想這並不完全是嘩眾的胡說,俗語說:「三年要飯,給知縣都不干。」何況在杭州這個人間天堂,乞丐可算得是個逍遙而快樂的職業。這樣說並沒有鼓勵懶惰提倡不勞而獲的意思,乞丐的勞苦絕非常人可以忍受。人們把乞丐比作社會的寄生蟲,話是沒有錯,可社會上白白胖胖冠冕堂皇實則以各種見不得太陽的寄生方式寄生著的蟲們多了,乞丐這一族還是排在最末的吧,依我看,他們的寄生方式倒還算得光明正大天地可鑒的。
乞丐這一職業的好處卻是大大的。首先,無拘無束,不受任何時間限制,更無簽到請假之煩,想去哪兒就去哪兒,想什麼時候收工就什麼時候收工;其二,襤褸的衣著蓬亂的頭髮是他們的形象特點,永不過時,永遠不追趕在時髦後面,還經常被世界級的服裝設計大師和美發大師們借鑒引用,甚至可以說是引領時尚潮流呢。乞丐們也寬厚得可以,從來沒有人跳出來提出知識產權或者專利保護的難題以謀取私利的,樂得看自己的專利發揚光大惠及大眾。其三,不必看人臉色過活,他只有苦臉,從不陪笑臉,你愛給不給,世間的變化與他無干,富貴於他譬如浮雲,金錢於他猶如朝露,今天去了明天還來的,他真的是世界上唯一無牽無挂四大皆空的自由人。
乞丐似乎上不得大雅之堂,可你千萬不能小瞧了他們,從古至今,乞丐當中可是名人倍出。最為楷模的當數大聖賢孔老夫子,他老人家年輕時曾混充街頭打擊樂樂手以求果腹,實與乞丐無異,後來周遊列國又懷才不遇時,還實實在在討過飯的。戰國時期乞丐業最為繁榮,各國王公都以收養乞丐為創立大業之基礎,這眾多乞丐中還真是人才輩出名垂青史,其中勇刺暴秦的荊軻就一直紅到了現在。遠的不說,就說近的,沉溺於二泉印月的瞎子阿邴和一代相聲大師侯寶林也是乞丐出身。
想必以前的辰光做乞丐不如現在容易,所以才有乞丐發奮圖強最終功成名就,現在一定是安逸舒適多了,所以不求上進碌碌無為的佔了絕大多數。別的地方我不敢說,至少在杭州這樣的人間天堂裡,乞丐實在是個快活自在的行當。
杭州的乞丐按年齡層可以分老青少三種,按謀生手段分也大致可以分作三類型。
第一類是畸肢殘體型,多是些青壯男人,在菜市場附近,或離鬧市不遠的巷口,總之是在人流密集地,要麼示威樣的舉著那慘不卒看的殘疾的肢體,要麼面無表情的展覽著或盲或斜或歪或裂的五官,似乎這些足以做他不勞而獲的理由,口裡含混不清不住的念叨:好心的爺爺奶奶叔叔阿姨,可憐可憐啊。猛一聽很可能產生錯覺,恍惚以為自己哪門親戚淪落到此,惻隱之心難免油然而生,再看他的模樣,惡鬼邪魔似的,還不趕快奉上些碎銀,一來以求良心安穩,二來也算為社會福利救濟事業略盡綿力吧。
第二類是將雛扶幼型,多是年輕女人,拖兒帶女的,流連在居民小區裡,彷彿真是到了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地步,她們的招牌行話是:可憐可憐給兩塊錢吧,孩子兩天沒吃飯了。年輕的母親顧不得自己滴水未進,一心只想著孩子的溫飽,這偉大的母愛不能不讓人鼻子發酸,等你摸出口袋裡的零錢遞給那媽媽,還有些羞愧於自己的捐獻怕不夠那一群孩子餬口時,你自然會把仁慈的目光投向那些睜著無邪的眼睛的孩子們,他們一個個骯髒卻胖鼓鼓的小臉上,分明透著照足陽光的蘋果般的紅,比城裡喝慣了貝貝血寶和葡萄糖酸鈣的孩子健康強壯得多。看來什麼高級的補品也沒有這百家飯養人啊。
第三類是頤養天年型,這是最有趣的也是最令人羨慕的一類。杭州這人間天堂自然是最適合人頤養天年了,多多少少的外地人不惜重金來杭搶購房子以備將來養老,害得杭州的房價瘋漲不止,這其中有沒有乞丐們一份功勞,是我時常會冒出在腦子裡的問題。你可別笑話這是沒有根據的猜測,如今這大千世界是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
頤養天年,顧名思義,當然是年事較高的乞丐群了。白天,他們多半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也許安閑的坐在什麼巷口裡弄享受著春花秋雨,或者在什麼逍遙居所裡安然大夢。他們的工作時間多在傍晚到半夜之間,地點是環境幽雅空氣清新的風景區,特別是西湖四周的曲逕小道上、草木花叢中。大凡在杭州談過戀愛的人都見識過他們,因為以上所列時間和地點都是情人幽會的絕妙時空。
當一對親密戀人正於花叢中相依相偎,卿卿我我,整個世界都已經在身旁消失時,面前忽然無聲無息的鑽出個勾頭縮腦的老太婆老頭子來,真是要嚇煞鴛鴦們的。他們也不管你愛不愛聽,操著一口濃郁的鄉音有氣無力的咕噥著令人哭笑不得的吉利話兒,還當自己大大的添風景來了。這時候先生們十有八九會立刻掏出些錢快快打發他們走人,就算有那麼一兩個平時對乞丐視若無睹的,也不能在女朋友面前顯小氣了惹得女孩子不高興,多少破費些以求清淨。
所以,若是晚上約了女朋友去湖邊吹風,不要以為湖光山色明月清風是免費的晚餐,千萬得在口袋裡準備足夠的零錢,晚上公園裡的管理員下班回家後,那塊風水寶地就被那丐幫接管了,而且你還得準備極好的耐心,因為丐幫管理員可個個盡心盡責,每一個都會輪番巡視,不漏過每一個角落,一個晚上下來碰上五、六個甚至十來個,花去五、六塊錢甚至十來塊錢也不算多。
這對戀人們來說,區區幾塊錢也許不算什麼,可在那些老花子手裡卻是一筆大財富。西湖邊上有多少石凳石板就有多少乞丐們的衣食父母,乞丐們每天吃了晚飯漫步出來,沿著西湖散步一週,既呼吸了新鮮空氣又享受了夜色美景,還看盡了人間春色,金銀滿缽好像只是順便的收穫罷了。在第二天某個熱鬧的菜市場,你也許會和昨晚的某位不期而遇,而他手裡正拎著一隻剛退了毛的鴨子或者活蹦亂跳的魚,面色紅潤,精神矍鑠的與你擦肩而過時,你千萬不要驚奇!
說到這裡,一定會有人感慨了:唉!不如做個乞丐吧!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