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 凤凰卫视


现代文明世界中,有一些规定和禁忌属通行法则。如杀人、强奸、抢劫有罪,这是无论任何民族、社会制度的国家都应在道德良知上认同,法规上所遵守的。此即谓之公理。禁止武装儿童,将其送上战场杀人和被屠杀。这便是国际战争法中显明昭彰的一条公理,稍有人性和头脑正常的人都不会加以怀疑的。但有一种人例外,那便是奇利斯马型的领袖人物、残暴专制的统治者。他们可以调动一切手段,用民族和人民的名义,爱国主义的名义,宗教信仰的名义,蒙骗驱使其治下的子民去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以达到巩固他的权力宝座,维护统治集团的利益。所以萨达姆可以用飞弹攻打伊朗、科威特,用化学武器剿灭本国的库尔德人,用金钱去收买做人肉炸弹的恐怖分子。因此,在媒体上得知萨达姆将13岁--16岁的伊拉克儿童武装训练成“萨达姆幼狮“部队,就不足为怪了。所幸的是,这场“倒萨“之战进行了十多天,还未见有“幼狮“战场作战的报道,萨达姆的战略战术恐还未达到这一步。可令人骇怪的是,魔王暂时还忌惮的事,已经有人在为他预先开脱罪责和铺路了。不信你请听凤凰卫视3.29播出的“时事辩论会“上的几位中国学者的高论。辩论的题目正是“儿童可否上战场参战“?我以为,答案肯定是“不能”!可经几位高人从军事政治、和平战争的角度绕着弯子说,如此这般的摇唇鼓舌一番,简直就把人弄糊涂了。一位戴眼镜的先生说,“按国际公法儿童是不应送上战场参战的,但是,我们要弄清楚的是这些儿童是自愿还是被强迫?“言外之意很明白,如是“自愿“,情况就不同了。我实在不懂这位先生的“自愿“是一种什么样的说法。如果你或我的小儿子被人唆使干了错事甚至丢了命,而那教唆犯以小孩“自愿“为由,公然不受法律惩治,你我作父母的能同意吗?我们成人社会能认同吗?常识告诉我们,未成年人判识能力不成熟,不具备行为的责任能力,因此,儿童的自愿和被强迫、被诱惑没有多大区别。辩论会上另一位先生察觉其漏洞赶紧补台说道:“这就牵涉到平民是否可参战的问题?“此偷换命题术太拙劣又荒唐,连我这样的榆木脑袋都一眼看出。战争状态,平民当然可以用各种形式参加,但平民不等于儿童,正如父亲不等于儿子,爷爷不等于孙子一样。诸位乃处庙堂之高的专家学者,犯这种小儿科的错误,不怕在江湖以远的小百姓笑掉大牙?第三位论者出场话锋直逼主题:“西方及美国媒体有关伊拉克境内30个“萨达姆幼狮“训练营的报道,我认为是在为英美联军以后杀死伊拉克儿童鸣锣开道。如有伊拉克儿童上战场,罪责在英美!“这位先生也真能替萨达姆想得周到。萨达姆送儿童打仗,死伤越多,英美联军的罪责越大,萨达姆你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伊拉克全国的儿童都可以成为“幼狮“为你送死。精英的两片嘴唇,轻巧的吐出一串诛心的污血珠子,喷在别人身上,元凶加教唆犯萨达姆就被洗雪得一清二白了。这是一场精心组织的脱口秀节目,至于辩题“儿童可否上战场参战“,精英论者们皆避免正面回答。他们用心良苦,让观众在其语言暗示下,自己来推翻公理则更为巧妙。
凤凰卫视组织的辩论会中还有一个“三英战吕布“的场景也很有意思。三位中国反战人士联手对一美国人马一龙先生,场面汹汹,口舌间刀光剑影,碰撞相闻,颇有些文革批斗会激烈气氛。三位显然是错把普通美国人马一龙当成美国政府、美国军队的象征和靶子来对待了。说到伊拉克军队的抵抗,其中一位长发先生尤为激烈,二目炯炯,臂挥使指作刀劈状,质问马一龙:“你以为你们美国人到伊拉克,伊拉克人会用鲜花、还有女人的肉来欢迎你们吗?“马一龙平和的回答:“这是你心中所想的“!看到这儿,我越发怀疑这场辩论会的宗旨是反战还是反美?是有知识的文明人在进行国际政治的学理讨论还是市井泼妇的跳脚骂街?说下流话不是这位先生的强项,更不能拿到千百万人瞩目的电视辩论会上来过口瘾,这道理就如不能在公众场合随地大小便一样简单。我想提醒凤凰卫视的组织者注意语言卫生的问题,这实在关乎贵台的形象和收视率,据说贵台是民营电视台,为了坚持民间立场,也应该扮演得尽量客观、公正、高雅一些。
这场使世界瞩目的“倒萨“之战才刚刚开始,关乎其正义与邪恶、是与非的争论,还会随战争的深入变化而继续下去。世界上确有许多爱和平反对战争的真诚之士,他们在一种宽松自由的环境中有权利发出与政府不同的声音。但他们的反战决不会导致去拥护专制,更不会为暴君充当马前卒为其开脱罪行。不像某些老猾的所谓知识精英,在可以反对的地方反对,在必须拥护的地方拥护;把专制与民主,斗争与妥协搞得内外有别,表里不一。投机实用的伪和平主义人士可以休矣!

03.3.31 成都
女刁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