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 鳳凰衛視


現代文明世界中,有一些規定和禁忌屬通行法則。如殺人、強姦、搶劫有罪,這是無論任何民族、社會制度的國家都應在道德良知上認同,法規上所遵守的。此即謂之公理。禁止武裝兒童,將其送上戰場殺人和被屠殺。這便是國際戰爭法中顯明昭彰的一條公理,稍有人性和頭腦正常的人都不會加以懷疑的。但有一種人例外,那便是奇利斯馬型的領袖人物、殘暴專制的統治者。他們可以調動一切手段,用民族和人民的名義,愛國主義的名義,宗教信仰的名義,矇騙驅使其治下的子民去做任何傷天害理的事,以達到鞏固他的權力寶座,維護統治集團的利益。所以薩達姆可以用飛彈攻打伊朗、科威特,用化學武器剿滅本國的庫爾德人,用金錢去收買做人肉炸彈的恐怖份子。因此,在媒體上得知薩達姆將13歲--16歲的伊拉克兒童武裝訓練成「薩達姆幼獅「部隊,就不足為怪了。所幸的是,這場「倒薩「之戰進行了十多天,還未見有「幼獅「戰場作戰的報導,薩達姆的戰略戰術恐還未達到這一步。可令人駭怪的是,魔王暫時還忌憚的事,已經有人在為他預先開脫罪責和鋪路了。不信你請聽鳳凰衛視3.29播出的「時事辯論會「上的幾位中國學者的高論。辯論的題目正是「兒童可否上戰場參戰「?我以為,答案肯定是「不能」!可經幾位高人從軍事政治、和平戰爭的角度繞著彎子說,如此這般的搖唇鼓舌一番,簡直就把人弄糊塗了。一位戴眼鏡的先生說,「按國際公法兒童是不應送上戰場參戰的,但是,我們要弄清楚的是這些兒童是自願還是被強迫?「言外之意很明白,如是「自願「,情況就不同了。我實在不懂這位先生的「自願「是一種什麼樣的說法。如果你或我的小兒子被人唆使干了錯事甚至丟了命,而那教唆犯以小孩「自願「為由,公然不受法律懲治,你我作父母的能同意嗎?我們成人社會能認同嗎?常識告訴我們,未成年人判識能力不成熟,不具備行為的責任能力,因此,兒童的自願和被強迫、被誘惑沒有多大區別。辯論會上另一位先生察覺其漏洞趕緊補臺說道:「這就牽涉到平民是否可參戰的問題?「此偷換命題術太拙劣又荒唐,連我這樣的榆木腦袋都一眼看出。戰爭狀態,平民當然可以用各種形式參加,但平民不等於兒童,正如父親不等於兒子,爺爺不等於孫子一樣。諸位乃處廟堂之高的專家學者,犯這種小兒科的錯誤,不怕在江湖以遠的小百姓笑掉大牙?第三位論者出場話鋒直逼主題:「西方及美國媒體有關伊拉克境內30個「薩達姆幼獅「訓練營的報導,我認為是在為英美聯軍以後殺死伊拉克兒童鳴鑼開道。如有伊拉克兒童上戰場,罪責在英美!「這位先生也真能替薩達姆想得週到。薩達姆送兒童打仗,死傷越多,英美聯軍的罪責越大,薩達姆你還有什麼可顧忌的呢?伊拉克全國的兒童都可以成為「幼獅「為你送死。精英的兩片嘴唇,輕巧的吐出一串誅心的污血珠子,噴在別人身上,元凶加教唆犯薩達姆就被洗雪得一清二白了。這是一場精心組織的脫口秀節目,至於辯題「兒童可否上戰場參戰「,精英論者們皆避免正面回答。他們用心良苦,讓觀眾在其語言暗示下,自己來推翻公理則更為巧妙。
鳳凰衛視組織的辯論會中還有一個「三英戰呂布「的場景也很有意思。三位中國反戰人士聯手對一美國人馬一龍先生,場面洶洶,口舌間刀光劍影,碰撞相聞,頗有些文革批鬥會激烈氣氛。三位顯然是錯把普通美國人馬一龍當成美國政府、美國軍隊的象徵和靶子來對待了。說到伊拉克軍隊的抵抗,其中一位長發先生尤為激烈,二目炯炯,臂揮使指作刀劈狀,質問馬一龍:「你以為你們美國人到伊拉克,伊拉克人會用鮮花、還有女人的肉來歡迎你們嗎?「馬一龍平和的回答:「這是你心中所想的「!看到這兒,我越發懷疑這場辯論會的宗旨是反戰還是反美?是有知識的文明人在進行國際政治的學理討論還是市井潑婦的跳腳罵街?說下流話不是這位先生的強項,更不能拿到千百萬人矚目的電視辯論會上來過口癮,這道理就如不能在公眾場合隨地大小便一樣簡單。我想提醒鳳凰衛視的組織者注意語言衛生的問題,這實在關乎貴臺的形象和收視率,據說貴臺是民營電視臺,為了堅持民間立場,也應該扮演得盡量客觀、公正、高雅一些。
這場使世界矚目的「倒薩「之戰才剛剛開始,關乎其正義與邪惡、是與非的爭論,還會隨戰爭的深入變化而繼續下去。世界上確有許多愛和平反對戰爭的真誠之士,他們在一種寬鬆自由的環境中有權利發出與政府不同的聲音。但他們的反戰決不會導致去擁護專制,更不會為暴君充當馬前卒為其開脫罪行。不像某些老猾的所謂知識精英,在可以反對的地方反對,在必須擁護的地方擁護;把專制與民主,鬥爭與妥協搞得內外有別,表裡不一。投機實用的偽和平主義人士可以休矣!

03.3.31 成都
女刁民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