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名民工被西安一派出所扣留 挨饿受冻20多小时


中国青年报报道:3月20日晚上,董军锁等32名民工被警察带到该分局所辖的长乐中路派出所,并被滞留达20多小时,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才放回。

  “那一天一夜可受了大罪了”,提起当时的遭遇,一名民工至今心有余悸。

  民工们说,他们大部分是那一天的中午和下午才到西安的,由于劳累,晚上不到8时就上床睡觉了。刚入睡不久,一名身穿警服和5名身穿便衣的人进来,称自己是公安局的(但没出示任何证件),让所有民工到外面集合。民工们不敢违抗,都乖乖地从被窝里爬起来。在院子里集合好之后,他们按照警察的命令排着队被带到了长乐中路派出所。在派出所里,他们又被要求排成三行,蹲在地上。随后,按每次3个人的数量被轮番带到一间办公室,民警在询问他们的姓名和户口之后,就让他们直接在笔录上签字。

  据民工说,这样的过程一直进行到凌晨4时。当时外面已经很冷,很多民工被带走时因为慌乱还穿着秋衣秋裤,有的光脚穿着塑料拖鞋,一个个冻得直打哆嗦。其间,在外面蹲着的民工,有的实在冻得受不了便站起来跺脚,遭到看守民警的训斥。凌晨4时后,所有民工都做完了笔录,在一名工长多次要求下,民工们才被允许进入到一间大的办公室,但依然有人看守,上厕所都要打报告。天亮以后,他们再次被要求站到院子里,一直到21日晚上才被释放。

  民工们说,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有被告知到底是为什么事情?犯了什么法?第二天白天才从老板嘴里知道是暂住证的事儿。按照有关规定,办理暂住证的限期是到达3天以后,而他们大多数是当天才到西安的,有个别人先一天到达,也都在3天之内。但就是再委屈,民工们也不敢违抗民警的命令。

  雇佣这批民工的某工程队一名负责人对记者说,派出所在把民工带走以后,几次让工长和他们联系。工程队也先后3次派人到派出所交涉。民警声称,只要每人交200元罚款就行,否则全部送收容所。工程队的人告诉警察,民工都是刚到西安,劳务合同还没有填写,暂住证可以办,但交罚款没道理,派出所就继续扣着民工不放。工地无奈之下还先后托了3拨人说情,但都不起作用。

  第二天下午4时,媒体记者采访时,派出所副所长韩西建称将这些民工带回来的目的是进行批评教育,组织学习,对拒绝办理暂住证的进行罚款。但民工们告诉记者,根本就不存在学习教育,他们在派出所不是蹲,就是站,再就是做笔录,甚至没人向他们问起暂住证,暂住证和罚款都是警察对老板说的。

  工地一负责人告诉记者,民工们在院子里一直站到到下午6时多,又有几个人再次被要求做笔录签字。派出所同时让工地出具一份承认民工也有错的证明,但被工地拒绝。到晚上9时以后,派出所终于由一名工作人员承认是他们有错,才用车将民工分批送回。

  据了解,在被派出所扣留的一天一夜里,衣衫单薄的民工们忍饥挨饿,毛衣和外套是聘用他们的老板第二天上午送来的,到派出所的第一顿饭是21日中午由老乡送来的一点儿干馍。有6名民工没有吃上,一直饿到晚上,晚饭是老板在外面买来面条送到派出所的。

  一名民工告诉记者,他们在被派出所扣留的一天一夜里,身体上是忍饥挨饿,精神上则极度压抑恐惧、备感屈辱。被带走时,他们是排着队从工地走到派出所,街道上的人投来异样的眼光,仿佛看贼一样。到派出所后,让蹲就蹲,让站就站,还多次遭到训斥,并被威胁要送到收容所。


  工地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有几名民工已因惊慌过度在被放回来的第二天就跑回老家了。记者3月27日下午在工地采访时,一位在当天同样被扣留的工头不愿多说,连连向记者摆手:“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说了,我们还要在这儿干活儿,不能得罪派出所。”


  一名民工很漠然地告诉记者,这没啥,出门打工常遇见这样的事情,他们已经习惯了。据该工地一名工长讲,去年冬天,他们工地就有几十个四川民工被长乐中路派出所叫到院子里训斥了一通。


  另一名民工则气愤地说:为什么民工没有错却还要受到这样的欺负?警察错了只说声“抓错了”就完了?农民工受到的伤害谁来负责?工地停工整整一天的损失谁来补偿?


  更有一名民工向记者质问:为什么城里人可以随便到农村去,而农民到城里打工却必须办暂住证?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