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名民工被西安一派出所扣留 挨餓受凍20多小時


中國青年報報導:3月20日晚上,董軍鎖等32名民工被警察帶到該分局所轄的長樂中路派出所,並被滯留達20多小時,一直到了第二天晚上才放回。

  「那一天一夜可受了大罪了」,提起當時的遭遇,一名民工至今心有餘悸。

  民工們說,他們大部分是那一天的中午和下午才到西安的,由於勞累,晚上不到8時就上床睡覺了。剛入睡不久,一名身穿警服和5名身穿便衣的人進來,稱自己是公安局的(但沒出示任何證件),讓所有民工到外面集合。民工們不敢違抗,都乖乖地從被窩裡爬起來。在院子裡集合好之後,他們按照警察的命令排著隊被帶到了長樂中路派出所。在派出所裡,他們又被要求排成三行,蹲在地上。隨後,按每次3個人的數量被輪番帶到一間辦公室,民警在詢問他們的姓名和戶口之後,就讓他們直接在筆錄上簽字。

  據民工說,這樣的過程一直進行到凌晨4時。當時外面已經很冷,很多民工被帶走時因為慌亂還穿著秋衣秋褲,有的光腳穿著塑料拖鞋,一個個凍得直打哆嗦。其間,在外面蹲著的民工,有的實在凍得受不了便站起來跺腳,遭到看守民警的訓斥。凌晨4時後,所有民工都做完了筆錄,在一名工長多次要求下,民工們才被允許進入到一間大的辦公室,但依然有人看守,上廁所都要打報告。天亮以後,他們再次被要求站到院子裡,一直到21日晚上才被釋放。

  民工們說,他們至始至終都沒有被告知到底是為什麼事情?犯了什麼法?第二天白天才從老闆嘴裡知道是暫住證的事兒。按照有關規定,辦理暫住證的限期是到達3天以後,而他們大多數是當天才到西安的,有個別人先一天到達,也都在3天之內。但就是再委屈,民工們也不敢違抗民警的命令。

  雇佣這批民工的某工程隊一名負責人對記者說,派出所在把民工帶走以後,幾次讓工長和他們聯繫。工程隊也先後3次派人到派出所交涉。民警聲稱,只要每人交200元罰款就行,否則全部送收容所。工程隊的人告訴警察,民工都是剛到西安,勞務合同還沒有填寫,暫住證可以辦,但交罰款沒道理,派出所就繼續扣著民工不放。工地無奈之下還先後托了3撥人說情,但都不起作用。

  第二天下午4時,媒體記者採訪時,派出所副所長韓西建稱將這些民工帶回來的目的是進行批評教育,組織學習,對拒絕辦理暫住證的進行罰款。但民工們告訴記者,根本就不存在學習教育,他們在派出所不是蹲,就是站,再就是做筆錄,甚至沒人向他們問起暫住證,暫住證和罰款都是警察對老闆說的。

  工地一負責人告訴記者,民工們在院子裡一直站到到下午6時多,又有幾個人再次被要求做筆錄簽字。派出所同時讓工地出具一份承認民工也有錯的證明,但被工地拒絕。到晚上9時以後,派出所終於由一名工作人員承認是他們有錯,才用車將民工分批送回。

  據瞭解,在被派出所扣留的一天一夜裡,衣衫單薄的民工們忍飢挨餓,毛衣和外套是聘用他們的老闆第二天上午送來的,到派出所的第一頓飯是21日中午由老鄉送來的一點兒干饃。有6名民工沒有吃上,一直餓到晚上,晚飯是老闆在外面買來麵條送到派出所的。

  一名民工告訴記者,他們在被派出所扣留的一天一夜裡,身體上是忍飢挨餓,精神上則極度壓抑恐懼、備感屈辱。被帶走時,他們是排著隊從工地走到派出所,街道上的人投來異樣的眼光,彷彿看賊一樣。到派出所後,讓蹲就蹲,讓站就站,還多次遭到訓斥,並被威脅要送到收容所。


  工地一名負責人告訴記者,有幾名民工已因驚慌過度在被放回來的第二天就跑回老家了。記者3月27日下午在工地採訪時,一位在當天同樣被扣留的工頭不願多說,連連向記者擺手:「事情已經過去了,不說了,我們還要在這兒幹活兒,不能得罪派出所。」


  一名民工很漠然地告訴記者,這沒啥,出門打工常遇見這樣的事情,他們已經習慣了。據該工地一名工長講,去年冬天,他們工地就有幾十個四川民工被長樂中路派出所叫到院子裡訓斥了一通。


  另一名民工則氣憤地說:為什麼民工沒有錯卻還要受到這樣的欺負?警察錯了只說聲「抓錯了」就完了?農民工受到的傷害誰來負責?工地停工整整一天的損失誰來補償?


  更有一名民工向記者質問:為什麼城裡人可以隨便到農村去,而農民到城裡打工卻必須辦暫住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