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理:中国形象的非典型肺炎症


中国是非典型肺炎最初出现的国家之一,中国地方和中央政府却对该传染病的信息披露大加限制,这对防止非典型肺炎的传播,毫无帮助。中国在亚太地区乃至世界上的形象大打折扣。

  本来,中国坚决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在国际上形象高大光明,却因处理非典型肺炎不当,一下矮小暗淡下来。中国正面临1989年“六四”事件以来国际形象的最大损伤和挑战。

疾病初发的沉默

  早在2002年11月中,一种神秘的肺炎便在广东的佛山出现,后来在河源、中山、江门、深圳、肇庆5个城市蔓延。12月中,河源可能第一个向广东省卫生厅上报个案,称该病为具传染性原因不明肺炎。但是,广东政府对该病隐而不报。2003年1月下旬疫情开始在广州市蔓延。

  当时,在放春节长假,是到广东打工数百万民工回乡探亲的时候。广东政府除了劝民工不要集中春节离开返乡外,对非典型肺炎一字不提,因而错失了防止疾病扩散的重要时机,病情因民工回乡探亲而在中国传播开来。一直到2003年2月初,广东许多人根本对非典型肺炎一无所知。

  到2月初,互联网上纷纷披露流行病在广州传播严重时,中国的传播媒介才报道,甚至登载广东省人大代表的公开讲话。但不久,中国新闻记者得到上级指示,有关的消息要严格按照官方的口径进行报道,宣传非典型肺炎已经得到有效的控制,禁止发布其他有关消息。

  由于中国政府有意控制非典型肺炎方面的消息,许多地方的人,甚至连沿海发达地区的医务人员,对该病的症状也毫无了解。可以想像,许多受感染的中国人,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勇敢”地与朋友家人交往,出国旅游,导致更多人患病;许多中国的医务人员不知道该病的症状和传染性,大胆地与病人直接接触,既未能及时治愈病人,连自己也染病,把病传染给其他求医的病人。

改革多年仍不透明

  虽然中国在过去二十多年一直推动改革,在经济方面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在政府和共产党的透明度方面,却没有多大改进。自毛泽东以来,政府和执政党,一直把重大传染病,看成是国家机密,隐瞒不报。他们担心,重大传染病会造成人心惶惶,社会动荡,让敌视政府的人有可乘之机。

  重大传染病蔓延,会影响中国国际形象,影响投资者对中国的信心,吓走外来游客,影响中国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目标,甚至影响政权的稳定。于是,一口咬定传染病得到控制,变成了他们的护身符和杀手锏。

  在“社会稳定第一”的幌子下,官员行维护政权的形象和个人地位之实,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其实,这种“有病装健康、病终大曝光”拙劣的手法,最后是给自己抹黑。河南省和中国一些地方爱之病蔓延时,政府便控制信息,不及时向公众宣传防止方法,结果,爱之病在全国急速扩散。大陆以前流行的一首外国诗,改动一下,便可生动地反映政府官员的心态:“生命诚可贵,信息价确高。若为政权固,二者皆可抛。”

  不少香港媒体,批评香港政府在处理非典型肺炎时行动迟缓。一名以主张对外开放而著名的前中国政府官员,居然批评香港媒体小题大做和造成人心惶惶。中国卫生部一位官员,在回答香港记者的质询时,态度恶劣,活像一位街头打架的痞子。在强调透明度的现代社会,这种不问民众死活、冷对公众质询的官老爷心态,实在令人难以理解。多个香港议员认为,中港人流往来频繁,如果中国内地不能有效控制,香港的肺炎疫症仍无法避免。中国政府处理非典型肺炎的失策,既损害中央与香港的关系,又破坏中央政府在香港市民心目中的形象。

缺乏民意和舆论监督

  在国外舆论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呼吁下,中国政府才吞吞吐吐地披露有关病情。到3月26日,广东才宣布有792个得病,31人不治死亡。这是一个月以前向世界卫生组织透露的死亡人数的六倍多。但据互联网上传,公安部的内部数据是,2月初死亡人数已达280人。

  最近,一名中国医生估计,北京现在约有100名此类病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却在记者会上否认北京已出现这一疾病。正是中国官方不勇对事实的态度,让《华尔街日报》大呼:隔离中国,才能逼它正视非典型肺炎! 中国政府掩盖病情的做法,反而会让外国政府、组织、公司深信,中国病情不但严重,中国也缺乏控制疾病的勇气和能力。他们因而会减少对华来往。

  中国政府在爱之病和非典型肺炎事件上之所以隐瞒真相,是因为它缺乏民意和舆论的压力。相反,在香港、新加坡、加拿大等国家地区,政府要面临民意和舆论的监督,对非典型肺炎的处理,及时、果断和透明,提高了民众对疾病的了解,提高了他们的预防能力,大大减少了疾病传播的幅度。因此,只能强化民意和舆论的作用,中国政府才会在处理天灾人祸的时候,更加及时、负责和透明。

·作者在本地从事科研工作

(联合早报)(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