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为枪杆子政治加冕的盛会 ——十届人大没有改变实质性的黑箱因袭


两会闭幕,中共高层的人事换届终于尘埃落定。从十六大的换届开始,中共为了凸现跨世纪交接班的平稳和成功,特意安排了一种固定的程序,即在宣布选举结果后,一定要让新任和前任同时出现,让两人面带微笑地热烈握手,新任也要在就职演说中赞美和感激前任,并向代表们鞠躬致谢。胡锦涛之于江泽民,温家宝之于朱镕基,吴邦国之于李鹏,贾庆林之于李瑞环,吴官正之于尉健行,莫不如此。然而,表面的微笑握手,并不能粉饰黑箱运作和人治权争的恶习。

对两会善意期待落空

在我看来,此前关于两会的种种善意期待,随着早已导演好的大戏的收场而一一落空:最受关注的权力交接班的制度化,在仍然是人治的黑箱操作中化为乌有。即便是降低标准,只要求任人唯贤的选拔官员的标准,也随着贾庆林出任政协主席和黄菊成为常务副总理而变成笑话。尽管十六大已经确立了江太上皇体制,但是人们仍然不甘心,盼着此届人大将出现太上皇体制终结的奇迹,但随着江泽民的挥手而灰飞烟灭。还有被炒得火热的政治改革,也就是皮毛的“行政三分制”,而非触动筋骨的切实政改。最反讽的笑话是老作家巴金,虽然他即将活成百岁泰斗,但早已成为病床上的植物人,却仍然在党的钦定下,荣幸地再次当选为“国家领导人”--政协副主席--可见党的胃口很贪婪,即便是植物人,也决不会放弃泰斗级花瓶。如果说江泽民的连任军头,是为全体国人准备了恐怖政治的枪杆子的话,那幺巴金的再次当选,就是用植物人表演的政治小品来嘲笑满堂名流的弱智了。

更令人失望的是,从十六大后就开始持续炒作的“胡温新政”,也随着《21世纪环球报道》等多家媒体被整肃而再次变得疑窦丛生且杀气腾腾。李锐老人在接受该报的独家专访时说:“现在提出政治文明,值得关注。政治文明首先要遵守宪法,要有言论自由。”“中央领导谈宪法,是个信号。《炎黄春秋》没有挨批评,反受到称赞,希望这也是一个信号,言论有了点自由的信号。”而恰恰是敢于发表李锐专访的报纸,被中宣部勒令暂停整顿;最早发表李锐的“政改建言”的《炎黄春秋》月刊,其社长杜导正也受到警告。这就是中共治下的制度性无诚信,高官的承诺绝不能当真,所谓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就尤为可疑。每次新官上任都会说点动听的话,也会适当地做出一些改革姿态,但是这些承诺给民间带来的希望,至多维持在巩固权力的短暂时期,而最终大都沦为对民意的玩弄和亵渎。

江泽民挥手 胡锦涛鞠躬

此届人大最富戏剧性的场面,发生在三月十五日的人大选举中,江泽民挥手和胡锦涛等人鞠躬之间的鲜明反差,再次凸现了江泽民的权力傲慢,以及中共体制对这种傲慢的纵容。选举结果公布后,当选的几巨头胡锦涛、吴邦国、曾庆红、江泽民的不同亮相方式,画龙点睛地凸出了此次换届的最大赢家,像前不久的十六大一样,非江泽民莫属。胡、吴、曾三人都向代表们三鞠躬,以示感激之情。在十六日选举中当上总理的温家宝,其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的起身、鞠躬的动作和面部表情,都有种毫不掩饰又颇为人性的激动。不管四人的鞠躬是作秀表演还是真心诚意,起码表现了对代表们的尊重和为政者的谦虚。而唯独江泽民一人,毫不掩饰自己与其它四人的区别,非但没有向代表们鞠躬致谢,反而以居高临下接见代表们的姿态,挺直腰板,高举手臂,缓慢挥动,显示著作为太上皇的权力傲慢--我老江怎幺可以与儿皇帝和大臣们同日而语!

这种挥手和鞠躬的不同动作,成了此次两会的另一模式。在十八日上午的闭幕式上,胡锦涛的讲话由一连串“感激”组成,除了感激代表和人民的信任,还突出了对江泽民的吹捧和感激,其形体动作仍然是鞠躬致谢。再看被感激的江泽民,仍然一如既往地挥手致意。这挥手,与其说是以自己的方式向代表们致意,不如说是在向满堂文武做着手语:众爱卿平身!

那些曾经为江泽民的恋权弄权寻找开脱理由的海外媒体,现在又该以怎样的巧舌如簧来解释这样的场面。曾几何时,为了平息各界的不满,在江泽民当选中央军委主席之后,海外某些媒体不断放出消息说:江泽民只是短暂地过度一下,等到十届人大政府换届时,他将把两主席的位置一起交给胡锦涛。而在江泽民连任国家军委主席已成定局之后,又有媒体放风说:江泽民本人早有全退之意且几次提出,但碍于胡锦涛和军队多数将领的一再挽留,他才不得不以党内多数的意愿为重,以党的利益、国家利益和维持稳定为重,牺牲了想过悠闲晚年的个人意愿,肩负起稳定大局的重任:不但要把胡锦涛“扶上马”,还要“送一程”。比如,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报道说:江泽民的连任是因为多名将军的执意挽留。另外,某些中文媒体也报道说:据接近胡锦涛的人说,“新任党总书记胡锦涛在过去一年来,一直极力要求江泽民继续留任中央军委主席”。而在我看来,胡锦涛作为政治局常委的时间与江泽民基本相当,而且在选举中的民意支持也高于江泽民,难道还用得着江来保驾护航!同样,没有任何军方资历的江泽民,将军们凭什幺非要他来掌舵!

江谋求做太上皇的部署

实际上,从十五大之后江泽民的一系列动作看,他谋求做太上皇的部署早已开始。而且,从江泽民上台十三年的作为看,他执意连任军头的主要动机,乃基于他对权力的贪婪和对失去权力的恐惧。那幺喜欢搞个人崇拜和自封“大国领袖”的江核心,怎幺能忍受大权旁落的失落感?在各类大场面上习惯了“表演作秀”的江戏子,怎幺能忍受无人观看无人鼓掌的清冷?江氏家族及其亲信的巨大既得利益,也会使他谋求连任。他的亲属显贵于官商两道,本来就民怨颇深,一旦失去权力,很容易遭到清算:如果新一代当权者要树立自己的威望,即便仅仅出于争取民意的考虑,就有可能放出反腐败的杀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