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為槍桿子政治加冕的盛會 ——十屆人大沒有改變實質性的黑箱因襲


兩會閉幕,中共高層的人事換屆終於塵埃落定。從十六大的換屆開始,中共為了凸現跨世紀交接班的平穩和成功,特意安排了一種固定的程序,即在宣布選舉結果後,一定要讓新任和前任同時出現,讓兩人面帶微笑地熱烈握手,新任也要在就職演說中讚美和感激前任,並向代表們鞠躬致謝。胡錦濤之於江澤民,溫家寶之於朱鎔基,吳邦國之於李鵬,賈慶林之於李瑞環,吳官正之於尉健行,莫不如此。然而,表面的微笑握手,並不能粉飾黑箱運作和人治權爭的惡習。

對兩會善意期待落空

在我看來,此前關於兩會的種種善意期待,隨著早已導演好的大戲的收場而一一落空:最受關注的權力交接班的制度化,在仍然是人治的黑箱操作中化為烏有。即便是降低標準,只要求任人唯賢的選拔官員的標準,也隨著賈慶林出任政協主席和黃菊成為常務副總理而變成笑話。儘管十六大已經確立了江太上皇體制,但是人們仍然不甘心,盼著此屆人大將出現太上皇體制終結的奇蹟,但隨著江澤民的揮手而灰飛煙滅。還有被炒得火熱的政治改革,也就是皮毛的「行政三分制」,而非觸動筋骨的切實政改。最反諷的笑話是老作家巴金,雖然他即將活成百歲泰鬥,但早已成為病床上的植物人,卻仍然在黨的欽定下,榮幸地再次當選為「國家領導人」--政協副主席--可見黨的胃口很貪婪,即便是植物人,也決不會放棄泰斗級花瓶。如果說江澤民的連任軍頭,是為全體國人準備了恐怖政治的槍桿子的話,那幺巴金的再次當選,就是用植物人表演的政治小品來嘲笑滿堂名流的弱智了。

更令人失望的是,從十六大後就開始持續炒作的「胡溫新政」,也隨著《21世紀環球報導》等多家媒體被整肅而再次變得疑竇叢生且殺氣騰騰。李銳老人在接受該報的獨家專訪時說:「現在提出政治文明,值得關注。政治文明首先要遵守憲法,要有言論自由。」「中央領導談憲法,是個信號。《炎黃春秋》沒有挨批評,反受到稱讚,希望這也是一個信號,言論有了點自由的信號。」而恰恰是敢於發表李銳專訪的報紙,被中宣部勒令暫停整頓;最早發表李銳的「政改建言」的《炎黃春秋》月刊,其社長杜導正也受到警告。這就是中共治下的制度性無誠信,高官的承諾絕不能當真,所謂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就尤為可疑。每次新官上任都會說點動聽的話,也會適當地做出一些改革姿態,但是這些承諾給民間帶來的希望,至多維持在鞏固權力的短暫時期,而最終大都淪為對民意的玩弄和褻瀆。

江澤民揮手 胡錦濤鞠躬

此屆人大最富戲劇性的場面,發生在三月十五日的人大選舉中,江澤民揮手和胡錦濤等人鞠躬之間的鮮明反差,再次凸現了江澤民的權力傲慢,以及中共體制對這種傲慢的縱容。選舉結果公布後,當選的幾巨頭胡錦濤、吳邦國、曾慶紅、江澤民的不同亮相方式,畫龍點睛地凸出了此次換屆的最大贏家,像前不久的十六大一樣,非江澤民莫屬。胡、吳、曾三人都向代表們三鞠躬,以示感激之情。在十六日選舉中當上總理的溫家寶,其欣喜之情溢於言表,他的起身、鞠躬的動作和面部表情,都有種毫不掩飾又頗為人性的激動。不管四人的鞠躬是作秀表演還是真心誠意,起碼表現了對代表們的尊重和為政者的謙虛。而唯獨江澤民一人,毫不掩飾自己與其它四人的區別,非但沒有向代表們鞠躬致謝,反而以居高臨下接見代表們的姿態,挺直腰板,高舉手臂,緩慢揮動,顯示著作為太上皇的權力傲慢--我老江怎幺可以與兒皇帝和大臣們同日而語!

這種揮手和鞠躬的不同動作,成了此次兩會的另一模式。在十八日上午的閉幕式上,胡錦濤的講話由一連串「感激」組成,除了感激代表和人民的信任,還突出了對江澤民的吹捧和感激,其形體動作仍然是鞠躬致謝。再看被感激的江澤民,仍然一如既往地揮手致意。這揮手,與其說是以自己的方式向代表們致意,不如說是在向滿堂文武做著手語:眾愛卿平身!

那些曾經為江澤民的戀權弄權尋找開脫理由的海外媒體,現在又該以怎樣的巧舌如簧來解釋這樣的場面。曾幾何時,為了平息各界的不滿,在江澤民當選中央軍委主席之後,海外某些媒體不斷放出消息說:江澤民只是短暫地過度一下,等到十屆人大政府換屆時,他將把兩主席的位置一起交給胡錦濤。而在江澤民連任國家軍委主席已成定局之後,又有媒體放風說:江澤民本人早有全退之意且幾次提出,但礙於胡錦濤和軍隊多數將領的一再挽留,他才不得不以黨內多數的意願為重,以黨的利益、國家利益和維持穩定為重,犧牲了想過悠閑晚年的個人意願,肩負起穩定大局的重任:不但要把胡錦濤「扶上馬」,還要「送一程」。比如,中共在香港的喉舌報導說:江澤民的連任是因為多名將軍的執意挽留。另外,某些中文媒體也報導說:據接近胡錦濤的人說,「新任黨總書記胡錦濤在過去一年來,一直極力要求江澤民繼續留任中央軍委主席」。而在我看來,胡錦濤作為政治局常委的時間與江澤民基本相當,而且在選舉中的民意支持也高於江澤民,難道還用得著江來保駕護航!同樣,沒有任何軍方資歷的江澤民,將軍們憑什幺非要他來掌舵!

江謀求做太上皇的部署

實際上,從十五大之後江澤民的一系列動作看,他謀求做太上皇的部署早已開始。而且,從江澤民上臺十三年的作為看,他執意連任軍頭的主要動機,乃基於他對權力的貪婪和對失去權力的恐懼。那幺喜歡搞個人崇拜和自封「大國領袖」的江核心,怎幺能忍受大權旁落的失落感?在各類大場面上習慣了「表演作秀」的江戲子,怎幺能忍受無人觀看無人鼓掌的清冷?江氏家族及其親信的巨大既得利益,也會使他謀求連任。他的親屬顯貴於官商兩道,本來就民怨頗深,一旦失去權力,很容易遭到清算:如果新一代當權者要樹立自己的威望,即便僅僅出於爭取民意的考慮,就有可能放出反腐敗的殺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