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辉:胡温变革的历史契机


某些统计表,堆满数字,可能使人望而生厌。但最近出现在报刊上的一组统计数字,却具有政治魅力,引人入胜,这就是十届人大对总理级以上人事选举结果的统计。

人大对高层人事是没有真正的决定权的。决定权在中共手里。这次换届人事在人大选举之前已在中共二中全会安排好了,然后一如既往,让人大用只有一个候选人、选举人无可选择的等额选举方式“照单全收”。这样的一个“选举”程序,是一党专政下的产物。因此,人大的选举只是一场毫无吸引力的哑剧。但这次“选举”却有三点出人意表的新意:

一,权欲爆破、霸气冲天、控选极严的江泽民,在他力图恋栈的国家军委主席选举中,虽然过关,却是“惨胜”:他的得票率仅为92.5%,低于上届当选国家军委主席所得票数。让人惊讶的是弃权票过百(122),反对票近百(98),合起来是220。这是过去不可想象的事情。

二,骄横跋扈、有恃无恐、蔑视民意的江亲信,在“选举”中也得不到原来设定的高票。谁要是想知道什幺人是江泽民亲信,只要看看统计表,那些得反对、弃权票最多的,多数(不是全部)是江的“手足”。特别是江的第一谋臣曾庆红,反对、弃权票多达367。其它亲信包括黄菊、贾庆林、陈至立、华建敏等得反对、弃权票都特别偏高。

三,和江系人马在“选举”中获反对、弃权高票的情况恰恰相反,当选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和当选总理的温家宝,得票率都接近百分之百(胡99.8%、温99.4%),他们的反对、弃权票前者分别为4、3,后者分别为3、10。和江泽民国家军委主席得票率形成极大反差的是胡锦涛国家军委副主席的得票率高达99.69%。反对票仅仅为1。比之江泽民上届当国家军委主席得票率(98.2%),也高出一个多百分点。这些数字说明什幺问题呢?

数字说明:尽管江家班对人大选举监控严厉,人大内部还是有人敢违命抗旨,向江泽民说不道反,明示异见,其强烈程度,前所未见。

数字说明:江泽民,江家班,出现了从内部引发的统治危机,专政的稳定局面进一步打破。

数字说明:胡锦涛、温家宝,虽然一时还看不到强势领导的作风和远离江泽民阴影的明显迹象,但凭着他们高举护宪求变(变革)、为国为民的旗帜,已经初步赢得了党心民望。

一个有趣的问题:对江泽民们投不赞成票的是什幺人?

有两条线索可以帮助人们探索真象。一,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华建敏,在人大选举中反对票高达104,弃权票72,比声望很差的贾庆林的79反对票还高出25票,这是由于党内高层都知道华建敏是江泽民的亲密而得力的助手(他曾是江的机要秘书)。由此可以想象,投票反对江泽民连任国家军委主席的,极可能是党内高层人士。二,江泽民过去一直讨好、拉拢、抬举甚至“收买”军中将领,在争取连任中央军委主席时对某些军头更爱护有加,但一朝遂愿就让他们变成“下岗将军”。因此军中高层弥漫怨气,许多军代表在人大选举中就不卖江账了。

事情很明白,江泽民在党内军中的支持度已经大幅度降低。如果人大的选举方式是自由选举,江泽民的国家军委主席位子是很可能保不住的。如果把党政军高干学习“三个代表”的敷衍态度也算进去,江泽民距离众叛亲离的警戒线不会有十万八千里那幺遥远了。

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对江泽民他们投不信任票的人,他们的勇气哪里来?

第一,他们自信投的是正义之票,这是事实。第二,他们肯定江虽未倒,但中共核心层已显现离心景象,江泽民时代将正式落幕。第三,由于各种社会危机加深,贪腐不治,因而民间对江的枪杆子统治积怨“与时俱进”。第四,江拒全退,还强把亲信捧上高位,有伺机夺权之嫌,因而更犯众怒。第五,对胡温有所期望,相信政治改革的日子为期不远。人能推动形势,形势能教育人,给人以精神力量,这就是敢于面对江泽民说“不”的勇气来源。

总结上面的分析,得出一句话:江泽民的政治强势正在向政治弱势转移。此外还有一句:胡温目前正面对有利于推动新政和全方位改革的历史契机。

当然,形势还有另一面,就是江泽民、江家班是不甘心于大江东去了无痕的,他们一定要挣扎,要翻江倒海。大野心家江泽民要效法乾隆皇,在传帝位给皇太子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