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輝:胡溫變革的歷史契機


某些統計表,堆滿數字,可能使人望而生厭。但最近出現在報刊上的一組統計數字,卻具有政治魅力,引人入勝,這就是十屆人大對總理級以上人事選舉結果的統計。

人大對高層人事是沒有真正的決定權的。決定權在中共手裡。這次換屆人事在人大選舉之前已在中共二中全會安排好了,然後一如既往,讓人大用只有一個候選人、選舉人無可選擇的等額選舉方式「照單全收」。這樣的一個「選舉」程序,是一黨專政下的產物。因此,人大的選舉只是一場毫無吸引力的啞劇。但這次「選舉」卻有三點出人意表的新意:

一,權欲爆破、霸氣衝天、控選極嚴的江澤民,在他力圖戀棧的國家軍委主席選舉中,雖然過關,卻是「慘勝」:他的得票率僅為92.5%,低於上屆當選國家軍委主席所得票數。讓人驚訝的是棄權票過百(122),反對票近百(98),合起來是220。這是過去不可想像的事情。

二,驕橫跋扈、有恃無恐、蔑視民意的江親信,在「選舉」中也得不到原來設定的高票。誰要是想知道什幺人是江澤民親信,只要看看統計表,那些得反對、棄權票最多的,多數(不是全部)是江的「手足」。特別是江的第一謀臣曾慶紅,反對、棄權票多達367。其它親信包括黃菊、賈慶林、陳至立、華建敏等得反對、棄權票都特別偏高。

三,和江系人馬在「選舉」中獲反對、棄權高票的情況恰恰相反,當選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和當選總理的溫家寶,得票率都接近百分之百(胡99.8%、溫99.4%),他們的反對、棄權票前者分別為4、3,後者分別為3、10。和江澤民國家軍委主席得票率形成極大反差的是胡錦濤國家軍委副主席的得票率高達99.69%。反對票僅僅為1。比之江澤民上屆當國家軍委主席得票率(98.2%),也高出一個多百分點。這些數字說明什幺問題呢?

數字說明:儘管江家班對人大選舉監控嚴厲,人大內部還是有人敢違命抗旨,向江澤民說不道反,明示異見,其強烈程度,前所未見。

數字說明:江澤民,江家班,出現了從內部引發的統治危機,專政的穩定局面進一步打破。

數字說明:胡錦濤、溫家寶,雖然一時還看不到強勢領導的作風和遠離江澤民陰影的明顯跡象,但憑著他們高舉護憲求變(變革)、為國為民的旗幟,已經初步贏得了黨心民望。

一個有趣的問題:對江澤民們投不贊成票的是什幺人?

有兩條線索可以幫助人們探索真像。一,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華建敏,在人大選舉中反對票高達104,棄權票72,比聲望很差的賈慶林的79反對票還高出25票,這是由於黨內高層都知道華建敏是江澤民的親密而得力的助手(他曾是江的機要秘書)。由此可以想像,投票反對江澤民連任國家軍委主席的,極可能是黨內高層人士。二,江澤民過去一直討好、拉攏、抬舉甚至「收買」軍中將領,在爭取連任中央軍委主席時對某些軍頭更愛護有加,但一朝遂願就讓他們變成「下崗將軍」。因此軍中高層瀰漫怨氣,許多軍代表在人大選舉中就不賣江賬了。

事情很明白,江澤民在黨內軍中的支持度已經大幅度降低。如果人大的選舉方式是自由選舉,江澤民的國家軍委主席位子是很可能保不住的。如果把黨政軍高幹學習「三個代表」的敷衍態度也算進去,江澤民距離眾叛親離的警戒線不會有十萬八千里那幺遙遠了。

還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對江澤民他們投不信任票的人,他們的勇氣哪裡來?

第一,他們自信投的是正義之票,這是事實。第二,他們肯定江雖未倒,但中共核心層已顯現離心景象,江澤民時代將正式落幕。第三,由於各種社會危機加深,貪腐不治,因而民間對江的槍桿子統治積怨「與時俱進」。第四,江拒全退,還強把親信捧上高位,有伺機奪權之嫌,因而更犯眾怒。第五,對胡溫有所期望,相信政治改革的日子為期不遠。人能推動形勢,形勢能教育人,給人以精神力量,這就是敢於面對江澤民說「不」的勇氣來源。

總結上面的分析,得出一句話:江澤民的政治強勢正在向政治弱勢轉移。此外還有一句:胡溫目前正面對有利於推動新政和全方位改革的歷史契機。

當然,形勢還有另一面,就是江澤民、江家班是不甘心於大江東去了無痕的,他們一定要掙扎,要翻江倒海。大野心家江澤民要效法乾隆皇,在傳帝位給皇太子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