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中共在伊拉克危机的困窘


美绕联合国攻伊中共额手称庆

三月十八日,美国终于结束外交努力,决定绕过联合国,发动攻打伊拉克的战争。固然,俄国、法国和德国避免了与美国的外交冲突,尤其是俄法避免了动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否决权,使这三个大国没有与美国正面冲突。然而,真正额手称庆的是中共。中南海终于松了一口气,一来没有冒犯山姆大叔,二来避免了在世界外交舞台上再次出丑。如果美国和英国硬闯安理会,提出要求联合国授权攻打伊拉克的提案,中共将会被迫投弃权票。中共在安理会表决重大国际问题时几乎总是弃权,被国际外交界称为一贯投弃权票的常任理事国,因而被视为一个不负责任的大国。

中共在伊拉克问题上困窘异常。在国际政治形象上,中共一直试图扮演第三世界领导者角色,以弱国、小国和穷国代言人的面目出现。美国要攻打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在世界各国中引起极大争议,激起全球声势浩大的反战浪潮。如果中共同意美国出兵,就会戳穿它的所谓维护第三世界利益的假面具。如果中共反对,又得罪不起美国。毕竟,中共依赖美国的巨大出口市场、先进技术转让和巨额投资,这些都是中共发展经济所必需的。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早已丧失,只能依靠维持经济增长支撑其摇摇欲坠的一党专政。因此,在伊拉克问题上,中共不敢公开反美。

靠美国获稳定平价中东石油

中共在中东有重要的石油利益。它是仅次于美国和日本的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它的四分之三的石油进口来自中东。中国国内石油资源面临枯竭,产量日益下降。到二○一○年,中国对于进口石油的依赖度将达到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最终有可能取代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虽然中共正在俄国和中亚开辟新的油源,但进展缓慢,问题很多,改变不了依赖中东的局面。关键在于,中共自己无法保证中东石油供应,目前它需要依靠美国获得平价中东石油,将来也不得不依靠美国从中东长期稳定进口石油。因为只有美国才能维持中东安全稳定。中共对于中东国家的影响力很小。一旦它的石油利益受到威胁,由于海空军力量弱小,它无法投送自己的武装部队越洋至遥远的西亚北非。在这方面,中共甚至远远不及法国和俄国。

从长远上看,中华民族要获得可持续的发展,必须确保来自中东的长期稳定的进口石油。只有与美国友好合作,才能达到这个目标。但是,在意识形态、价值观念、政治架构和社会制度等方面,中共与美国截然对立。中共死抱其一党专政,抗拒世界民主潮流,拒绝融入现代国际社会。而美国不会容许专制独裁政权永远盘踞东方。在生死攸关的能源问题上,世界上残存的最大共产党国家和最大的民主国家能够长期合作吗?美国决意对伊拉克发动战争说明,她决不会听任独裁政权控制或掌握石油资源。

萨达姆有助中共摆脱困境

中共是否真的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仔细分析起来,恐怕未必。中共很可能暗中希望美国开战,企图利用伊拉克战争摆脱对自己不利的战略态势。

中共曾经利用一九九○年第一次波斯湾战争走出险恶的外交困境。六四屠城之后,世界各国严厉谴责中南海大规模野蛮屠杀本国人民的滔天罪行。中共政权在国际上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西方国家集体制裁中共,中断高层交往。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特别助理斯考克罗福特秘密访问北京会见邓小平时,邓建议美国邀请江泽民访问美国以便改善中美关系,但遭到老布殊总统拒绝。西方国家使节甚至拒绝到中共外交部去以及会见中共高级外交官员。

在一片愁云惨雾中,中共苦撑一年后,已经准备面对长期外交封锁。一九九○年八月萨达姆大军突然进侵科威特,救了中共一命。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寻求中共支持,以武力解决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九月钱其琛到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老布殊总统本来不愿会见任何中共高级官员,但为了争取中共不否决联合国授权攻打伊拉克的提案,他不得不礼貌性地见了一次。以此为开端,中共突破了西方国家领导人不会见中共高级官员的制裁措施。作为交换,中共对这一提案投了弃权票。

萨达姆深知中共既无心也无力帮助伊拉克,数年来他拒绝会见中共大使和特使。中共大使被迫屡屡寻找机会见萨达姆。去年十月伊拉克独立日国宴期间,萨达姆去洗手间,中共大使伺机尾随而至,才见了一面并握了一下手。由此可见,萨达姆根本就没把中共放在眼里。而且,他也看穿了中共的心计,中共力图把“美国这股祸水”向西引至伊拉克,以减轻对自己的压力。

中共愿美深陷战争泥潭

小布殊政府上台初期,把战略重点从欧洲移向亚洲,将中共定位为战略对手。在军事上,重新开启被克林顿政府冻结的战略导弹防御计划,在亚洲准备继续发展战区导弹防御体系,在关岛增加部署核潜艇和远程轰炸机等战略打击力量,矛头直指中共。在政治上,小布殊政府比克林顿政府更多地指责中共违反人权,批评中共政权对异见人士的镇压。二○○一年四月海南上空中美撞机事件表面上双方妥协解决,但明显地中共作了更大让步。此后,中共遭到了美国日益增长的军事政治压力。中共高层内部不断讨论:究竟是与美国公开对抗还是继续韬光养晦?就在中共不知所措之际,九一一事件发生,这才使得中共有机会喘息。随着小布殊政府打垮塔利班政权,继而急欲武力推翻萨达姆政权,把反恐作为战略重点,中共这个战略对手已经从直接变为潜在的了。

因而,中共不会真正阻挠美国攻打伊拉克。恰恰相反,它希望美国尽快卷进伊拉克战争,最好成为第二个越南战争,使美国深陷泥潭,并且陷入与伊斯兰世界的无止境战争之中,消耗美国的国力,拖垮美国的经济,从而减轻对中共的沉重压力,使中共一党专政得以苟延残喘。

中美达成秘密协议?

根据南韩“联合新闻通讯社”报道,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二月底访问北京时,曾与中共达成秘密协议:“中国默认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而“美国保证不对北韩核悬案采取先发制人攻击”。这个秘密协议与中共领导人就伊拉克危机发表的公开谈话精神是一致的。如果人们仔细注意,胡锦涛、江泽民新旧两位国家主席以及李肇星、唐家璇新旧两位外交部长,在谈论美国攻打伊拉克问题时,都是措词相当小心,从未使用“反对”二字。他们也没有像以往那样批评美国霸权主义,唯恐得罪这个超级大国。

中共领导人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希望和平,不要战争,在联合国架构内政治解决伊拉克危机。这些话没有任何新意,没有独到的想法和见解。在五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国英国决意主战,立场坚定;法国俄国坚决反战,旗帜鲜明。在两个阵线壁垒分明直接对立的形势下,中共的立场模棱两可,像一个跑龙套的配角。与法俄一再提出各种方案及议案积极促进伊拉克危机外交解决相比,中共没有提出什幺具体建议和措施,只是跟在法俄后面说些无关痛痒的话,同时加紧与美国暗中交易,这哪像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样子。在后冷战时代,中共曾经幻想形成一个一超多强的多极化国际体系,联合俄国法国制衡美国,以期摆脱自己孤立、受压的不利处境,但一直没有机会和条件。这次伊拉克危机倒是提供了一个良好契机,但中共把法国俄国推向与美国外交冲突的第一线,自己却摇摆不定,骑墙两面。中共的这种投机策略使法国俄国十分不满。更为重要的是,无论俄法与美国的分歧有多大,绝不会像中共那样与美国存在根本矛盾。

推翻独裁政权中共兔死狐悲

美国口口声声要以武力推翻萨达姆独裁政权,把伊拉克人民从暴政下解放出来,给伊拉克带来民主自由制度。这在中共听起来,有如寒天饮冰水,点点滴滴在心头。对于萨达姆政权的即将灭亡,中共颇有兔死狐悲之感。中共拒绝政治改革,企图以所谓韬光养晦实则机会主义来使自己的专制独裁政权苟延残喘,这个如意算盘恐怕打不响。如果美国攻下伊拉克,将来回师东进,收拾北韩,再来集中力量对付中共,中南海将如何应对?

--《争鸣》月刊2003年4月号
(4/4/2003 1:39)(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