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竹:中共在伊拉克危機的困窘


美繞聯合國攻伊中共額手稱慶

三月十八日,美國終於結束外交努力,決定繞過聯合國,發動攻打伊拉克的戰爭。固然,俄國、法國和德國避免了與美國的外交衝突,尤其是俄法避免了動用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使這三個大國沒有與美國正面衝突。然而,真正額手稱慶的是中共。中南海終於鬆了一口氣,一來沒有冒犯山姆大叔,二來避免了在世界外交舞台上再次出醜。如果美國和英國硬闖安理會,提出要求聯合國授權攻打伊拉克的提案,中共將會被迫投棄權票。中共在安理會表決重大國際問題時幾乎總是棄權,被國際外交界稱為一貫投棄權票的常任理事國,因而被視為一個不負責任的大國。

中共在伊拉克問題上困窘異常。在國際政治形象上,中共一直試圖扮演第三世界領導者角色,以弱國、小國和窮國代言人的面目出現。美國要攻打伊拉克,推翻薩達姆政權,在世界各國中引起極大爭議,激起全球聲勢浩大的反戰浪潮。如果中共同意美國出兵,就會戳穿它的所謂維護第三世界利益的假面具。如果中共反對,又得罪不起美國。畢竟,中共依賴美國的巨大出口市場、先進技術轉讓和巨額投資,這些都是中共發展經濟所必需的。中共政權的合法性早已喪失,只能依靠維持經濟增長支撐其搖搖欲墜的一黨專政。因此,在伊拉克問題上,中共不敢公開反美。

靠美國獲穩定平價中東石油

中共在中東有重要的石油利益。它是僅次於美國和日本的第三大石油進口國。它的四分之三的石油進口來自中東。中國國內石油資源面臨枯竭,產量日益下降。到二○一○年,中國對於進口石油的依賴度將達到百分之六十到八十,最終有可能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雖然中共正在俄國和中亞開闢新的油源,但進展緩慢,問題很多,改變不了依賴中東的局面。關鍵在於,中共自己無法保證中東石油供應,目前它需要依靠美國獲得平價中東石油,將來也不得不依靠美國從中東長期穩定進口石油。因為只有美國才能維持中東安全穩定。中共對於中東國家的影響力很小。一旦它的石油利益受到威脅,由於海空軍力量弱小,它無法投送自己的武裝部隊越洋至遙遠的西亞北非。在這方面,中共甚至遠遠不及法國和俄國。

從長遠上看,中華民族要獲得可持續的發展,必須確保來自中東的長期穩定的進口石油。只有與美國友好合作,才能達到這個目標。但是,在意識形態、價值觀念、政治架構和社會制度等方面,中共與美國截然對立。中共死抱其一黨專政,抗拒世界民主潮流,拒絕融入現代國際社會。而美國不會容許專制獨裁政權永遠盤踞東方。在生死攸關的能源問題上,世界上殘存的最大共產黨國家和最大的民主國家能夠長期合作嗎?美國決意對伊拉克發動戰爭說明,她決不會聽任獨裁政權控制或掌握石油資源。

薩達姆有助中共擺脫困境

中共是否真的反對美國攻打伊拉克?仔細分析起來,恐怕未必。中共很可能暗中希望美國開戰,企圖利用伊拉克戰爭擺脫對自己不利的戰略態勢。

中共曾經利用一九九○年第一次波斯灣戰爭走出險惡的外交困境。六四屠城之後,世界各國嚴厲譴責中南海大規模野蠻屠殺本國人民的滔天罪行。中共政權在國際上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西方國家集體制裁中共,中斷高層交往。當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特別助理斯考克羅福特秘密訪問北京會見鄧小平時,鄧建議美國邀請江澤民訪問美國以便改善中美關係,但遭到老布希總統拒絕。西方國家使節甚至拒絕到中共外交部去以及會見中共高級外交官員。

在一片愁雲慘霧中,中共苦撐一年後,已經準備面對長期外交封鎖。一九九○年八月薩達姆大軍突然進侵科威特,救了中共一命。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尋求中共支持,以武力解決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九月錢其琛到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老布希總統本來不願會見任何中共高級官員,但為了爭取中共不否決聯合國授權攻打伊拉克的提案,他不得不禮貌性地見了一次。以此為開端,中共突破了西方國家領導人不會見中共高級官員的制裁措施。作為交換,中共對這一提案投了棄權票。

薩達姆深知中共既無心也無力幫助伊拉克,數年來他拒絕會見中共大使和特使。中共大使被迫屢屢尋找機會見薩達姆。去年十月伊拉克獨立日國宴期間,薩達姆去洗手間,中共大使伺機尾隨而至,才見了一面並握了一下手。由此可見,薩達姆根本就沒把中共放在眼裡。而且,他也看穿了中共的心計,中共力圖把「美國這股禍水」向西引至伊拉克,以減輕對自己的壓力。

中共願美深陷戰爭泥潭

小布希政府上臺初期,把戰略重點從歐洲移向亞洲,將中共定位為戰略對手。在軍事上,重新開啟被克林頓政府凍結的戰略導彈防禦計畫,在亞洲準備繼續發展戰區導彈防禦體系,在關島增加部署核潛艇和遠程轟炸機等戰略打擊力量,矛頭直指中共。在政治上,小布希政府比克林頓政府更多地指責中共違反人權,批評中共政權對異見人士的鎮壓。二○○一年四月海南上空中美撞機事件表面上雙方妥協解決,但明顯地中共作了更大讓步。此後,中共遭到了美國日益增長的軍事政治壓力。中共高層內部不斷討論:究竟是與美國公開對抗還是繼續韜光養晦?就在中共不知所措之際,九一一事件發生,這才使得中共有機會喘息。隨著小布希政府打垮塔利班政權,繼而急欲武力推翻薩達姆政權,把反恐作為戰略重點,中共這個戰略對手已經從直接變為潛在的了。

因而,中共不會真正阻撓美國攻打伊拉克。恰恰相反,它希望美國盡快捲進伊拉克戰爭,最好成為第二個越南戰爭,使美國深陷泥潭,並且陷入與伊斯蘭世界的無止境戰爭之中,消耗美國的國力,拖垮美國的經濟,從而減輕對中共的沈重壓力,使中共一黨專政得以苟延殘喘。

中美達成秘密協議?

根據南韓「聯合新聞通訊社」報導,美國國務卿鮑威爾二月底訪問北京時,曾與中共達成秘密協議:「中國默認美國對伊拉克發動戰爭」,而「美國保證不對北韓核懸案採取先發制人攻擊」。這個秘密協議與中共領導人就伊拉克危機發表的公開談話精神是一致的。如果人們仔細注意,胡錦濤、江澤民新舊兩位國家主席以及李肇星、唐家璇新舊兩位外交部長,在談論美國攻打伊拉克問題時,都是措詞相當小心,從未使用「反對」二字。他們也沒有像以往那樣批評美國霸權主義,唯恐得罪這個超級大國。

中共領導人翻來覆去,就是那幾句話:希望和平,不要戰爭,在聯合國架構內政治解決伊拉克危機。這些話沒有任何新意,沒有獨到的想法和見解。在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美國英國決意主戰,立場堅定;法國俄國堅決反戰,旗幟鮮明。在兩個陣線壁壘分明直接對立的形勢下,中共的立場模棱兩可,像一個跑龍套的配角。與法俄一再提出各種方案及議案積極促進伊拉克危機外交解決相比,中共沒有提出什幺具體建議和措施,只是跟在法俄後面說些無關痛痒的話,同時加緊與美國暗中交易,這哪像一個負責任的大國的樣子。在後冷戰時代,中共曾經幻想形成一個一超多強的多極化國際體系,聯合俄國法國制衡美國,以期擺脫自己孤立、受壓的不利處境,但一直沒有機會和條件。這次伊拉克危機倒是提供了一個良好契機,但中共把法國俄國推向與美國外交衝突的第一線,自己卻搖擺不定,騎牆兩面。中共的這種投機策略使法國俄國十分不滿。更為重要的是,無論俄法與美國的分歧有多大,絕不會像中共那樣與美國存在根本矛盾。

推翻獨裁政權中共兔死狐悲

美國口口聲聲要以武力推翻薩達姆獨裁政權,把伊拉克人民從暴政下解放出來,給伊拉克帶來民主自由制度。這在中共聽起來,有如寒天飲冰水,點點滴滴在心頭。對於薩達姆政權的即將滅亡,中共頗有兔死狐悲之感。中共拒絕政治改革,企圖以所謂韜光養晦實則機會主義來使自己的專制獨裁政權苟延殘喘,這個如意算盤恐怕打不響。如果美國攻下伊拉克,將來回師東進,收拾北韓,再來集中力量對付中共,中南海將如何應對?

--《爭鳴》月刊2003年4月號
(4/4/2003 1:39)(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