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小夏:美国出兵伊拉克的战略目的


《开放》编者按:作者长期研究美国的国际关系,本文回答如下问题:美国的中东外交有哪些错误?九一一之后的战略思维有何改变?为甚幺攻打伊拉克而不打沙特阿拉伯?攻伊战争有何得失? 

  美国攻打伊拉克的主要目的之一,是试图战后在伊拉克建立一个民主政权。这并不仅仅是白宫发动战争的冠冕堂皇的借口,而是体现了后冷战时代特别是九一一恐怖袭击之后主导美国对外政策的战略思维的重要转变。新的战略思维的要点之一,是将美国的国家安全、国家利益与民主制度在世界范围内的推进挂,因为九一一之后的美国认识到,只有民主制度才是美国国家利益最可靠的同盟与现代世界秩序最有力的保障。

美国冷战时的外交错误

  尽管美国自建国以来就一直以现代民主的“山颠之城”自居,但纵观二十世纪尤其是冷战时代的历史,美国政府却曾经不择手段地支持过世界上各种非共产党特别是反共的专制政权和独裁者,其中就包括伊拉克的萨达姆。曾几何时,萨达姆因为用他的铁腕血腥镇压了伊拉克的共产党而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青睐,中情局不但给予萨达姆各种津贴,而且对这个独裁者在伊拉克国内爬上了权力顶峰、在中东和西亚地区具有越来越大影响的事实毫无警惕。甚至在八十年代中期,萨达姆在两伊战争里对美国的敌人伊朗采用了残酷的化学武器,美国政府竟然也视而不见。一直到九○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美国才意识到萨达姆对邻国和对世界的威胁。然而,在九一年的海湾战争中,美国的战略目标并不是推翻萨达姆,而是维持中东地区的现存秩序,所以在收复科威特之后就不再乘胜进军。当时的决策智囊班子中甚至还有人担心,如果伊拉克解体,便会给美国的宿敌伊朗以坐大西亚的可乘之机。海湾战争之后留下萨达姆之举可以说是当年战略思维的产物。

九一一改变美国的战略思维

  九一一恐怖袭击在相当根本的程度上改变了美国的战略思维。美国意识到敌人的敌人不但不见得就是自己的朋友,而且还很可能是潜在的更凶恶的敌人。以萨达姆而论,他统治下的伊拉克由于大力推动世俗化运动,长期以来受到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的仇视。萨达姆本人也在许多年里被宗教狂列为伊斯兰世界的主要“邪恶叛教者”之一。的确,萨达姆在执政后多年里一直致力于打击宗教极端势力。只是到了最近几年,出于利益而非信仰的考虑,才不时将伊斯兰挂到了嘴边。如果美国在九一一之后将拉登一类以伊斯兰宗教极端主义为意识形态的恐怖份子看作是主要威胁的话,按照昔日的战略思维,美国就应该对萨达姆示好。

  然而,经历过冷战、也目睹了九一一悲剧的布殊政府的决策班子,对恐怖主义的产生有着更深一层的认识。他们看到,恐怖份子的产生也许有各种各样的个人的和偶然的原因,但恐怖主义能够形成一股威胁势力却是专制制度的产物。伊斯兰世界,特别是阿拉伯国家的专制、腐败、贫穷、闭塞等等,正是恐怖势力形成的温床。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这样的情形并没有由于这里的石油财富而改变,反而往往因为有了石油财富,而进一步延续甚至加剧了专制、腐败、闭塞。以出了十五名九一一劫机份子的沙特阿拉伯为例,虽然这个国家的地底下蕴藏了世界四分之一的石油财富,但是这些财富却掌握在极少数的王公贵族手中。历史发展到了二十一世纪,这个国家仍然没有宪法,仍然在实行着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制度,仍然允许男子娶四个妻子,仍然不许妇女在公众场合揭开面纱,更不用说和男子一样享受基本的公民权利了。这个国家的学校用《可兰经》来作为教育指南,教给年轻一代的男孩子去拒绝甚至仇恨任何非伊斯兰的事物。在这些男孩子长大之后,畸形的单一石油出口经济一面大量的依赖外来劳力,一面任凭本国百分之三、四十的年轻人依赖失业保证金生活。这个国家的政府专制而腐败,在推行严峻的伊斯兰法律的同时却违背着伊斯兰教义中最基本的道德守则,为社会中凡是有点道德感的人所不齿。试想,在这种国家里出现一个两个拉登这样的人物,又有甚幺可以奇怪的呢?

  当然,恐怖份子仇恨美国有着深层的意识形态原因。正如《纽约时报》著名的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形容的那样,美国是“多元文化的麦加”。那些以伊斯兰的麦加为人类唯一圣地的宗教狂,自然要以摧毁美国为己任。但是也必须看到,美国自从冷战开始以来,出于战略利益的考虑就一直坚定地支持给美国军队提供基地的沙特阿拉伯王室。于是,仇恨政府腐败的狂热份子自然也就将美国看作王室的联盟甚至后盾。对美国的恐怖袭击,在某种程度上,不能不说部份是美国为支持伊斯兰世界的专制政权所付出的代价。基于这一认识,美国政府的决策阶层在九一一之后作出了重要的决策:在伊斯兰世界大力推动民主,包括施加各种压力去推动沙特阿拉伯这类专制政府作宪政改革。只有这样,美国才能从根本上铲除恐怖主义,才能保证美国的国家安全与世界秩序的稳定。

萨达姆是最声名狼籍的政府

  既然如此,为甚幺美国不去攻打沙特阿拉伯,而是选择了伊拉克呢?道理很简单:在阿拉伯地区,伊拉克是美国唯一能够在国际上拿出说得过去的理由去攻打的国家。沙特阿拉伯或者其它专制腐败的阿拉伯王国,无论其子民中出了多少恐怖份子,毕竟是美国的盟国。哪怕是最终目的是为了推动民主改革,又哪里能有出兵攻打盟国的道理?伊拉克就不一样。萨达姆违反国际法使用化学武器以及强行吞并邻国科威特,已经使他在世界上获得了屠夫和侵略者的名声。自从上次海湾战争以来,伊拉克就一直受到联合国的制裁。自九八年伊拉克赶走了联合国武器核查人员之后,国际社会对伊拉克一片谴责之声。可以说,萨达姆政府是阿拉伯世界里最为声名狼藉的政权。在美国的布殊政府看来,攻打伊拉克绝对不应该有合法性的问题。美国希望,在推翻萨达姆政权之后能够以类似于二战后占领日本的模式,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从而推动阿拉伯世界发生多米诺式的民主变革。

  不过问题也就出在这里。谁也不会在一九四五年质疑美国将一部美式宪法加诸于日本的做法,但是在二○○三年世界上大多数人却都在质疑美国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这不能不说是布殊政府外交政策的严重失败。

  首先,无论萨达姆多幺专制,伊拉克却是个无可争议的主权国家。没有国际社会特别是联合国的认可就出兵攻打一个主权国家,这是世界大多数人不能够接受的。布殊曾经摆出强硬的姿态指出:伊拉克战争关系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当美国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至于伊拉克如何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布殊却语焉不详。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在联合国拿出了两方面的证据: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并且在暗中与拉登的基地恐怖组织眉来眼去。

  除了人云亦云的之外,相信伊拉克支持了基地组织的人并不多。明白人都清楚,伊拉克绝不是塔利班,萨达姆与拉登却是多年的宿敌。而且美国政府在联合国拿出的伊拉克支持恐怖组织的证据不管怎幺看都过于牵强。倒是拥有大杀伤力武器这点,伊拉克过去使用化学武器的记录以及九八年强行中断联合国武器检查的行为都令人生疑。因此,去年十一月由美国推动的联合国一四四一号决议也就得到了安理会的一致通过。事实上,在武检开始之后,世界普遍怀疑伊拉克接受武检的诚意。但是在伊拉克作出了一系列让步,包括销毁了违规导弹,而且武检小组报告认为伊拉克基本采取合作态度之后,美国及其盟国还一定要宣战,就让世界大多数人觉得没有道理了。

布殊政府失去了道德制高点

  说到底,布殊政府很难将攻打伊拉克的真正理由摆上桌面。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也好,推动中东政治改革也好,在目前这个世界上都无法替代甚至推翻二十世纪国际政治合法性中的一条金科玉律:国家主权。对于那些殖民地与非殖民化运动还仅仅是一、两代人的记忆的民族来说,这条金科玉律的宝贵无异于生命。对伊拉克的炮声一响,美国就失去了对伊拉克的道德制高点,起码在中东地区如此。

  冷战与九一一教会了美国去认识民主制度在国际政治中的永恒价值。也许布殊政府还应该从这些历史中发现另外的一个教训,就是占领道德制高点的重要。在冷战时期,美国尽管给予了第三世界国家以慷慨的援助,但是在争取人民特别是知识阶层的人心上,却经常输给苏联。到了后冷战阶段,在与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对峙中,有着强大的军事经济力量的美国,在穆斯林世界却被宗教狂或者萨达姆这种暴君抢占了道德制高点。这的确值得美国的决策人物与文明国家的有识之士深思。

龚小夏:哈佛博士、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主任)
--《开放》月刊2003年4月号(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