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见不平,拔腿就跑”的中国男人

2003-04-04 20:06 作者: 翟羽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陕西绥德一农村,两名歹徒光天化日之下,闯入学校,将一名青年女教师轮奸。而众多的学生家长、村干部、学校老师及领导竟然围观了一个多小时。从孔孟之乡济宁发往文明城市青岛的长途客车上,抢劫得逞的暴徒众目暌暌之下将一名女青年强奸。更为可气的是,某地派出所门前,多名歹徒将一农村人打得头破血流,几位警察竟呆呆地观看,而无一人制止。当受害人要求严惩歹徒时,在场的警察却要受害人找两个以上的群众证人。

这一幕幕看客们的表演,真可谓“阳光下的罪恶”。

古人讲:“人众则食狼,狼众则食人。”然而不幸的是,随着社会敌对分子的力量和暴行的不断增长,我们抗暴的激情非但没有随着罪恶的增长而增长,反而随着罪恶的增长而大大下降了。尽管为非作歹毕竟是极具冒险性格的极少数人的罪恶,但是懦弱的、沉默的 好人 ,却占据了我们中的大多数,成了繁衍罪恶的沃土。

并非歹人天生胆大包天,倒是我们对恶势力心太软,该出手时却缩手,才使得原本胆怯的坏人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更有不少人,面对残暴,患得患失,希望和期待着祸及它人而自己幸免,看到他人不幸再踏上一脚,拿冷酷、无情、冷面、铁血、无棱角、不阴不阳、不人不鬼、难得糊涂作为明哲保身的处世哲学,把忍气吞生、逆来顺受、能忍自安、转嫁灾祸和一时的幸免作为养晦自全的最大的本领。这是多么的懦弱和愚劣的表现,而懦弱和愚劣只能养虎为患,为虎作怅,孕育更大的罪恶。

奥尔森认为:“就每个人而言,斗争的成功虽然对他有利,但斗争意味着他必须靠牺牲自己利益的代价去争取,这时最 理性 的方式是别的和他一样的身份的人去牺牲去斗争,成功了他必然可以可以同样的身份得到同样的利益。然而,麻烦的是当大家都太聪明、太理智地充当寄生的看客,等待别人去争取时,结果经常是这样的人群俞大,行动俞容易瘫痪。”

古人云:“哀莫大于心死。”假若我们以做寄生偷巧的看客为能事,以躲避和放任暴虐为得计,以对罪恶隔岸观火为智慧,以软弱、无血性、人性为为人处世的上上之策的话,人人都抱有的看客之心,寄生之态,把秉持正义看着仅仅是大家的事而与己无关,那么,我们就是正义的敌人和自己幸福的敌人。梁启超先生言看客为旁观者,称,天下最可恶、最可恨、最卑鄙的人,莫过于旁观者。

荀子说:“事之弥顺,其侵愈甚。”对于强暴,只有增强抗暴的底气和信心,以拼死的决心作生死较量,各种暴虐才会收敛。如果人人抱着 惹不起躲得起 的心态,一味忍让,罪恶就俞坐俞大。柏杨说: 每个人都全身远害,结果虽然并全不了身,远不了害,但却养成了中华民族特有的淡漠和冷酷。 犹如一首歌唱的那样“因为畏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

然而,时至今日, 闲谈莫议人国事 出门莫管闲事 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等寄生的看客国粹在国人中大有市场,腐蚀和麻醉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灵魂,塑造和培育出一批又一批深于世故、明哲保身、加紧尾巴、毫无棱角的伪君子。

人们陶醉于“我是一棵随风的‘小草’”,“春风把我吹绿”“阳光把我照耀”“大地把我拥抱”。一旦陷入困境,象武侠小说上写得哪样“济贫自有飞仙剑,尔等安心做奴才”, 期待出个大救星 ,却又不愿为改造和建立良好的生存环境和空间作丝毫努力。责任感、同情心、时代精神、公共意识的缺乏,已成为社会问题。深思之后,不免怆然。

诚然,中国自古就有见不平,拔刀相助,除暴安民,秉持大义, 扶大厦将倾 的英雄。他们勇于义而果于德,宁玉碎不瓦全,他们不当时代的看客。孟子曰:“如欲治国平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东汉末年,党祸横起,在野的士人纷纷批评和攻击宦官的结党营私的贪污政治。宦官们便不断逮捕他们,而他们逃亡到哪里,哪里的老百姓,冒着被株连的危险,纷纷支持和收留他们,这就是“望门投止”。水浒好汉 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神州 的替天行道的精神代代传,就是明证。清代谭嗣同临危不逃,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文革时的张九莲女士,在“非君者诛”“同情敌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反革命”的年代里,赞同刘少奇,揭露毛泽东。

可见,舍己为人,舍身取义,救困扶危,坚持正义,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其高尚的情操和义举都为世人所称颂,他们是正义的希望,是民族的脊梁。

大路不平众人踩。帮助别人其实也是帮助自己,替别人解围,也是为自己解困。不铲除为恶的环境和土壤,恶就会不断滋生和蔓延;对恶势力坐视不管,无益于引火烧身。因为大火决不会只烧邻居不烧自家。

正是我们平时对罪恶的冷漠,才导致罪恶的盛行。正是我们这种东郭先生式的愚昧,我们宽容了他们的恶棍,像寓言《农夫和蛇》的农夫一样,把快要冻僵的蛇让他们融入我们怀抱。但是,他们中间的多数人并不领我们的情,他们拒绝我们对他们的原谅,反而犯下了更多令人发指罪恶。

俗话说:“邻居失火,不救自危。”看看文革的历史,看看那些紧跟的、亦跟亦不跟的干部,又有几人没有遭文革的清算?!美国波士顿的犹太大屠杀纪念碑上铭刻着德国神父马丁的一句名言:“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请让我来帮助你,就象帮助我自己;请让我们关心你,就象关心我自己,这世界会变得更美丽。 但愿这首儿歌唤起儿童善良的同时,也能唤回看客们久久失落的良心和道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