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見不平,拔腿就跑」的中國男人

2003-04-04 20:06 作者: 翟羽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陝西綏德一農村,兩名歹徒光天化日之下,闖入學校,將一名青年女教師輪姦。而眾多的學生家長、村幹部、學校老師及領導竟然圍觀了一個多小時。從孔孟之鄉濟寧發往文明城市青島的長途客車上,搶劫得逞的暴徒眾目暌暌之下將一名女青年強姦。更為可氣的是,某地派出所門前,多名歹徒將一農村人打得頭破血流,幾位警察竟呆呆地觀看,而無一人制止。當受害人要求嚴懲歹徒時,在場的警察卻要受害人找兩個以上的群眾證人。

這一幕幕看客們的表演,真可謂「陽光下的罪惡」。

古人講:「人眾則食狼,狼眾則食人。」然而不幸的是,隨著社會敵對分子的力量和暴行的不斷增長,我們抗暴的激情非但沒有隨著罪惡的增長而增長,反而隨著罪惡的增長而大大下降了。儘管為非作歹畢竟是極具冒險性格的極少數人的罪惡,但是懦弱的、沉默的 好人 ,卻佔據了我們中的大多數,成了繁衍罪惡的沃土。

並非歹人天生膽大包天,倒是我們對惡勢力心太軟,該出手時卻縮手,才使得原本膽怯的壞人氣焰囂張,不可一世。更有不少人,面對殘暴,患得患失,希望和期待著禍及它人而自己倖免,看到他人不幸再踏上一腳,拿冷酷、無情、冷面、鐵血、無棱角、不陰不陽、不人不鬼、難得糊塗作為明哲保身的處世哲學,把忍氣吞生、逆來順受、能忍自安、轉嫁災禍和一時的倖免作為養晦自全的最大的本領。這是多麼的懦弱和愚劣的表現,而懦弱和愚劣只能養虎為患,為虎作悵,孕育更大的罪惡。

奧爾森認為:「就每個人而言,鬥爭的成功雖然對他有利,但鬥爭意味著他必須靠犧牲自己利益的代價去爭取,這時最 理性 的方式是別的和他一樣的身份的人去犧牲去鬥爭,成功了他必然可以可以同樣的身份得到同樣的利益。然而,麻煩的是當大家都太聰明、太理智地充當寄生的看客,等待別人去爭取時,結果經常是這樣的人群俞大,行動俞容易癱瘓。」

古人云:「哀莫大於心死。」假若我們以做寄生偷巧的看客為能事,以躲避和放任暴虐為得計,以對罪惡隔岸觀火為智慧,以軟弱、無血性、人性為為人處世的上上之策的話,人人都抱有的看客之心,寄生之態,把秉持正義看著僅僅是大家的事而與己無關,那麼,我們就是正義的敵人和自己幸福的敵人。梁啟超先生言看客為旁觀者,稱,天下最可惡、最可恨、最卑鄙的人,莫過於旁觀者。

荀子說:「事之彌順,其侵愈甚。」對於強暴,只有增強抗暴的底氣和信心,以拚死的決心作生死較量,各種暴虐才會收斂。如果人人抱著 惹不起躲得起 的心態,一味忍讓,罪惡就俞坐俞大。柏楊說: 每個人都全身遠害,結果雖然並全不了身,遠不了害,但卻養成了中華民族特有的淡漠和冷酷。 猶如一首歌唱的那樣「因為畏縮與忍讓,人家驕氣日盛。」

然而,時至今日, 閑談莫議人國事 出門莫管閑事 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等寄生的看客國粹在國人中大有市場,腐蝕和麻醉著一代又一代人的靈魂,塑造和培育出一批又一批深於世故、明哲保身、加緊尾巴、毫無棱角的偽君子。

人們陶醉於「我是一棵隨風的『小草』」,「春風把我吹綠」「陽光把我照耀」「大地把我擁抱」。一旦陷入困境,像武俠小說上寫得哪樣「濟貧自有飛仙劍,爾等安心做奴才」, 期待出個大救星 ,卻又不願為改造和建立良好的生存環境和空間作絲毫努力。責任感、同情心、時代精神、公共意識的缺乏,已成為社會問題。深思之後,不免愴然。

誠然,中國自古就有見不平,拔刀相助,除暴安民,秉持大義, 扶大廈將傾 的英雄。他們勇於義而果於德,寧玉碎不瓦全,他們不當時代的看客。孟子曰:「如欲治國平天下,當今之世,舍我其誰也!」顧炎武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東漢末年,黨禍橫起,在野的士人紛紛批評和攻擊宦官的結黨營私的貪污政治。宦官們便不斷逮捕他們,而他們逃亡到哪裡,哪裡的老百姓,冒著被株連的危險,紛紛支持和收留他們,這就是「望門投止」。水滸好漢 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神州 的替天行道的精神代代傳,就是明證。清代譚嗣同臨危不逃,說:各國變法,無不從流血而成,今日中國未聞有變法而流血者,此國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請自嗣同始。文革時的張九蓮女士,在「非君者誅」「同情敵人就是徹頭徹尾的反革命」的年代裡,贊同劉少奇,揭露毛澤東。

可見,舍己為人,捨身取義,救困扶危,堅持正義,無論過去、現在還是將來,其高尚的情操和義舉都為世人所稱頌,他們是正義的希望,是民族的脊樑。

大路不平眾人踩。幫助別人其實也是幫助自己,替別人解圍,也是為自己解困。不剷除為惡的環境和土壤,惡就會不斷滋生和蔓延;對惡勢力坐視不管,無益於引火燒身。因為大火決不會只燒鄰居不燒自家。

正是我們平時對罪惡的冷漠,才導致罪惡的盛行。正是我們這種東郭先生式的愚昧,我們寬容了他們的惡棍,像寓言《農夫和蛇》的農夫一樣,把快要凍僵的蛇讓他們融入我們懷抱。但是,他們中間的多數人並不領我們的情,他們拒絕我們對他們的原諒,反而犯下了更多令人髮指罪惡。

俗話說:「鄰居失火,不救自危。」看看文革的歷史,看看那些緊跟的、亦跟亦不跟的幹部,又有幾人沒有遭文革的清算?!美國波士頓的猶太大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德國神父馬丁的一句名言:「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不說話;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說話;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請讓我來幫助你,就像幫助我自己;請讓我們關心你,就像關心我自己,這世界會變得更美麗。 但願這首兒歌喚起兒童善良的同時,也能喚回看客們久久失落的良心和道義。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