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举隐瞒SARS疫情痛批中共官场文化


(中央社记者张声肇纽约四日专电)纽约时报今天报导,今年三月初,一个神秘怪病传遍全球的时候,中国的卫生官员默默旁观,仿佛事不关己。

时报发自北京的这则报导,题为“中国很不愿意地拿出神秘疾病的资料。”

那时候,报导说,中国爆发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已经四个月,中国官员后来承认在世界各地到处乱窜的怪病就是同一个疾病。

可是,中国官员坚称他们已经把病情完全控制住,绝不和别人分享手头的资料,也拒绝参加国际调查,报导说。

现在,面对强大的国际压力了,中国官方才把可贵的资料交给世界卫生组织的科学家。而这些科学家直到数周前,才获准进入中国,报导说。

这个礼拜,中国政府宣布三月份增加的感染病例,并说出总感染人数达一千一百九十人,其中四十六人死亡--不论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都居世界之冠。

中国政府并宣布让世卫组织的专家小组到病疫发源地暨扩散中心广州。“又一次,中国为了政治目的掩埋坏消息,操控统计数字的做法,无谓的增加了人命的痛苦”,报导说。

纽时引述历史家的估计,五零年代末、六零年代初,毛泽东发动惨绝人寰的“大跃进”集体农耕制的实验,造成“数以千万计”的农民饿死。

这个政策所以能够持续,未受到牵制,是因为地方官急于讨好北京的大官,每年都假报丰收,报导说。

今天,报导指出,SARS也让同样的官吏在两大选项当中做选择--要救人民?还是救老板的面子?他们显然选择后者。

报导继续指出,今年一月,广东省的医师已经相当了解这怪病的传染途径,也知道如何抑制病情的扩散。“如果三个月前,他们愿意和别人分享经验,或让国际专家前去积极寻找病源菌,今天还会有那么多人在加拿大或越南死掉吗?”

报导说,很多中国人也对政府隐瞒统计数字感到失望--这种做法,三十年前,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这么干,还说得过去,现在是几世纪了?报导引述北京人民大学公共行政专家毛寿龙(MaoShoulong)的话说,“在这么大的国际压力下,我以为政府会很快就公布更多有关资讯--他们对国际压力是很敏感--可是,这回他们还是太慢了。”

他说,“政府对公开资讯的一般态度是,出了问题,除非有一条规定要求公开资讯,否则就不要讲话。”

SARS是新的疾病,当然没有规定要有关部门定期回报。

报导说,在中国,玩数字游戏是家常便饭:经济数据一贯是经过灌水的,疾病的案例或抗议人次则一贯缩水。

报导引述专家的话说,这次SARS疫情不公开,更令人百思不解,因为中国官方这个礼拜所公布的数字,从许多方面看其实是令人鼓舞的数字。例如,广东省三月份感染人数不断下降,表示疫情已经自己消减了下来。“可是,积习难改,中国官员有关敏感的卫生事项偷偷摸摸的态度,部份来自长久以来强调不要造成人民恐慌、社会紊乱的官场传统。地方和省级官员不想在自己任内有坏消息,因为他们升官发财完全看上级长官的高兴。为达此目的,统计数字如果看起来是负面的话,通常都会被动手脚”,报导说。

报导说,由于资讯是专供服务政治之用,有些问题的严重性,被否认多年之后才浮现:一九七五年一场淮河大水灾淹死好几万人,因为水坝工程太烂,根本挡不住水,这灾难消息最近才为世人所知。大家最近才知道,省级官员为了隐瞒灾情,不想让年迈的毛主席伤心或生气,特地把飞机路线改道,以免有人看到往上报。

当然,报导说,中国大陆现在到处都是行动电话和电脑,要完全压抑坏消息越来越困难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