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舉隱瞞SARS疫情痛批中共官場文化


(中央社記者張聲肇紐約四日專電)紐約時報今天報導,今年三月初,一個神秘怪病傳遍全球的時候,中國的衛生官員默默旁觀,彷彿事不關己。

時報發自北京的這則報導,題為「中國很不願意地拿出神秘疾病的資料。」

那時候,報導說,中國爆發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已經四個月,中國官員後來承認在世界各地到處亂竄的怪病就是同一個疾病。

可是,中國官員堅稱他們已經把病情完全控制住,絕不和別人分享手頭的資料,也拒絕參加國際調查,報導說。

現在,面對強大的國際壓力了,中國官方才把可貴的資料交給世界衛生組織的科學家。而這些科學家直到數週前,才獲准進入中國,報導說。

這個禮拜,中國政府宣布三月份增加的感染病例,並說出總感染人數達一千一百九十人,其中四十六人死亡--不論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居世界之冠。

中國政府並宣布讓世衛組織的專家小組到病疫發源地暨擴散中心廣州。「又一次,中國為了政治目的掩埋壞消息,操控統計數字的做法,無謂的增加了人命的痛苦」,報導說。

紐時引述歷史家的估計,五零年代末、六零年代初,毛澤東發動慘絕人寰的「大躍進」集體農耕制的實驗,造成「數以千萬計」的農民餓死。

這個政策所以能夠持續,未受到牽制,是因為地方官急於討好北京的大官,每年都假報豐收,報導說。

今天,報導指出,SARS也讓同樣的官吏在兩大選項當中做選擇--要救人民?還是救老闆的面子?他們顯然選擇後者。

報導繼續指出,今年一月,廣東省的醫師已經相當瞭解這怪病的傳染途徑,也知道如何抑制病情的擴散。「如果三個月前,他們願意和別人分享經驗,或讓國際專家前去積極尋找病源菌,今天還會有那麼多人在加拿大或越南死掉嗎?」

報導說,很多中國人也對政府隱瞞統計數字感到失望--這種做法,三十年前,毛澤東時代的中國這麼幹,還說得過去,現在是幾世紀了?報導引述北京人民大學公共行政專家毛壽龍(MaoShoulong)的話說,「在這麼大的國際壓力下,我以為政府會很快就公布更多有關資訊--他們對國際壓力是很敏感--可是,這回他們還是太慢了。」

他說,「政府對公開資訊的一般態度是,出了問題,除非有一條規定要求公開資訊,否則就不要講話。」

SARS是新的疾病,當然沒有規定要有關部門定期回報。

報導說,在中國,玩數字遊戲是家常便飯:經濟數據一貫是經過灌水的,疾病的案例或抗議人次則一貫縮水。

報導引述專家的話說,這次SARS疫情不公開,更令人百思不解,因為中國官方這個禮拜所公布的數字,從許多方面看其實是令人鼓舞的數字。例如,廣東省三月份感染人數不斷下降,表示疫情已經自己消減了下來。「可是,積習難改,中國官員有關敏感的衛生事項偷偷摸摸的態度,部分來自長久以來強調不要造成人民恐慌、社會紊亂的官場傳統。地方和省級官員不想在自己任內有壞消息,因為他們陞官發財完全看上級長官的高興。為達此目的,統計數字如果看起來是負面的話,通常都會被動手腳」,報導說。

報導說,由於資訊是專供服務政治之用,有些問題的嚴重性,被否認多年之後才浮現:一九七五年一場淮河大水災淹死好幾萬人,因為水壩工程太爛,根本擋不住水,這災難消息最近才為世人所知。大家最近才知道,省級官員為了隱瞞災情,不想讓年邁的毛主席傷心或生氣,特地把飛機路線改道,以免有人看到往上報。

當然,報導說,中國大陸現在到處都是行動電話和電腦,要完全壓抑壞消息越來越困難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