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SARS病毒与集权体制的病毒


"非典型性肺炎"(SARS)自去年十一月首见于广东佛山、河源一带,传播迅速。但直至2月间的羊年春节消息,疫情才被公布,据广东省卫生厅官员答记者问时说,当初是怕引起社会恐慌才封锁消息,而现在公布"是因为已经引起了社会恐慌"。这种思维是十足的极权体制模式,就是视政治稳定为优先,"安定团结"重于人民的生命安全。

况且,广东省政府对人民"公布疫情",数据十分可疑。因为春节期间首次发布死亡数字仅为五人;而SARS传到香港不过才半个月就有10余市民病毙,莫非大陆人的淋巴抗体就是要比香港人强?果不其然,广东省政府在三月份再次公布新死亡数字,是三十多人,不过一再强调疫情己得到控制。现在看来,受到"控制"的只是真实信息,而非SARS病毒。因为非典型性肺炎迅速向世界蔓延,以致港、台、新加坡都谈病色变,不得不动用行政手段(如学校停课和疑染病者不得离家外出等等)加以监控。在信息自由的地区,媒体当然密集报道。殊不知,这却引起不习惯新闻自由的国内官员之不悦。譬如,中国大陆官员龙永图说,香港这样报导疫情,会"吓怕"了外国人,影响经济和旅游。他认为,香港才三百多人被传染,何须庸人自扰?如龙官员所言,大陆病患者只怕上万甚至上10万了吧?到底是多少?外间委实难以知晓。

难怪,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要"全球隔离中国",或许这等措辞会令在美华人不快,但它并无"政治隔离"和"围堵"的意思,而是批评中国政府对世界卫生组织隐瞒疫情,把非典型肺炎消息又一次"扫到地毯底下"(上一次是禁止报道中国民众输血感染爱滋病的案情)。

华尔街日报社论指出:"中国拒绝对这种疾病发布警告,这是明显的玩忽职守;它又对自己的公民封锁相关信息,也不愿请求外国帮忙找出病源。即使到了疫情汹汹的今天,它仍不让世界卫生组织得到必要的信息。"

该报社论呼吁,所有国家的公民都应取消前往中国的旅行,直到中国实施公开透明的公共卫生政策为止。华尔街日报还说,隔离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当然会对该国造成经济损失,比如香港,学校已经关闭,商店和餐馆门可罗雀……迄今香港已损失数十亿美元。可是,不这么做的代价是不是更高?这是所有人都必须面对的严峻问题。

无独有偶,英国《泰晤士报》也猛烈批评北京政府草菅人命之卫生政策。它抖落出三个月前SARS初现广东时,大陆当局因怕有损广州形象和旅游商贸而刻意隐瞒真相,以致延误了国际间采取有效行动防止传染病扩散的时机。中国政府之所作所为,已备受西方医学界批评。

《泰晤士报》还指出,早在疫情显露的一月间,驻粤西方外交官已经接到医疗界朋友的警告,但他们对当局发出询问时,却被告知天下太平,疫情绝对在控制之中。连大陆记者也对泰晤士报透露记者:中共宣传部门禁止媒体报导传染病扩散的事实……这种唯党独尊,惧政治失控重于疫情失控的心态,正是中国药石无效的顽固病灶!

(RFA)(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