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臺:SARS病毒與集權體制的病毒


"非典型性肺炎"(SARS)自去年十一月首見於廣東佛山、河源一帶,傳播迅速。但直至2月間的羊年春節消息,疫情才被公布,據廣東省衛生廳官員答記者問時說,當初是怕引起社會恐慌才封鎖消息,而現在公布"是因為已經引起了社會恐慌"。這種思維是十足的極權體制模式,就是視政治穩定為優先,"安定團結"重於人民的生命安全。

況且,廣東省政府對人民"公布疫情",數據十分可疑。因為春節期間首次發布死亡數字僅為五人;而SARS傳到香港不過才半個月就有10餘市民病斃,莫非大陸人的淋巴抗體就是要比香港人強?果不其然,廣東省政府在三月份再次公布新死亡數字,是三十多人,不過一再強調疫情己得到控制。現在看來,受到"控制"的只是真實信息,而非SARS病毒。因為非典型性肺炎迅速向世界蔓延,以致港、臺、新加坡都談病色變,不得不動用行政手段(如學校停課和疑染病者不得離家外出等等)加以監控。在信息自由的地區,媒體當然密集報導。殊不知,這卻引起不習慣新聞自由的國內官員之不悅。譬如,中國大陸官員龍永圖說,香港這樣報導疫情,會"嚇怕"了外國人,影響經濟和旅遊。他認為,香港才三百多人被傳染,何須庸人自擾?如龍官員所言,大陸病患者只怕上萬甚至上10萬了吧?到底是多少?外間委實難以知曉。

難怪,美國《華爾街日報》發表社論,要"全球隔離中國",或許這等措辭會令在美華人不快,但它並無"政治隔離"和"圍堵"的意思,而是批評中國政府對世界衛生組織隱瞞疫情,把非典型肺炎消息又一次"掃到地毯底下"(上一次是禁止報導中國民眾輸血感染愛滋病的案情)。

華爾街日報社論指出:"中國拒絕對這種疾病發布警告,這是明顯的玩忽職守;它又對自己的公民封鎖相關信息,也不願請求外國幫忙找出病源。即使到了疫情洶洶的今天,它仍不讓世界衛生組織得到必要的信息。"

該報社論呼籲,所有國家的公民都應取消前往中國的旅行,直到中國實施公開透明的公共衛生政策為止。華爾街日報還說,隔離中國這麼大的國家,當然會對該國造成經濟損失,比如香港,學校已經關閉,商店和餐館門可羅雀……迄今香港已損失數十億美元。可是,不這麼做的代價是不是更高?這是所有人都必須面對的嚴峻問題。

無獨有偶,英國《泰晤士報》也猛烈批評北京政府草菅人命之衛生政策。它抖落出三個月前SARS初現廣東時,大陸當局因怕有損廣州形象和旅遊商貿而刻意隱瞞真相,以致延誤了國際間採取有效行動防止傳染病擴散的時機。中國政府之所作所為,已備受西方醫學界批評。

《泰晤士報》還指出,早在疫情顯露的一月間,駐粵西方外交官已經接到醫療界朋友的警告,但他們對當局發出詢問時,卻被告知天下太平,疫情絕對在控制之中。連大陸記者也對泰晤士報透露記者:中共宣傳部門禁止媒體報導傳染病擴散的事實……這種唯黨獨尊,懼政治失控重於疫情失控的心態,正是中國藥石無效的頑固病灶!

(RFA)(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