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微子:BBC(“巴格达广播公司”):伊拉克人民的敌人 ──倒萨救伊之战第二周致BBC中文网记者跃生


【看中国报道专稿】“伊拉克自由”之战第二周形势如下:萨达姆的所谓“精锐”──“共和国卫队”在英美联军空、陆两路强大火力的打击下东躲西藏、不堪一击,其中麦地那师和巴格达师在数小时内即遭击溃;残余的三个半师亦各自为守、近乎分崩离析,显示联军对萨达姆等人的外科手术式精确打击很可能已使萨达姆政权陷入了惊惶震畏之中;联军主力夺获数座大桥,装甲铁流渡过两河,尖刀部队已达巴格达近四英里处,并进攻巴格达近郊萨达姆国际机场;美军特种部队除挫败萨达姆部队炸桥炸坝的企图外,还成功地救出联军战俘;与此同时,翁卡萨、那吉夫等地萨达姆复兴党总部被捣毁后,伊拉克群众纷纷出面欢迎联军,而萨达姆政权高层家属则仓惶出逃。

  伊拉克解放战争开战以来,美军三百英里大跃进,仅仅两周就兵临巴格达城下。

在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最迅猛、胜方及平民死伤最少的战事中,窃以为联军唯一的失策之处可能就是未及早击毁各市镇中萨达姆阿拉伯复兴党总部,让萨达姆“敢死队”得以盘踞其中继续威吓、屠杀周围的伊拉克平民。

  拥有号称世界第五强军队的萨达姆曾大言不惭:“朝鲜战争中北朝鲜击败了美国;我们强于北朝鲜数倍,当然更能击败美国。”西方左派媒体也始终以颂扬的口吻不断报导伊拉克“精华部队”“令人不可思议的强烈抵抗”。但事实证明这些西方左派媒体嘴里的所谓伊拉克“精华”,不过是只会使用伪装美军杀自己士兵、假投降偷袭美军、龟缩于己方医院学校寺庙甚至平民家中、强迫自己平民做活人盾牌等鄙劣手段的一小撮懦夫而已!

  但这一切,却不是中国大陆、阿拉伯独裁国家以及相当大程度上欧洲民众能从本国媒体上得到的印象。中国大陆和阿拉伯独裁国家没有言论出版新闻自由,殊不足奇,但欧洲法德英等民主国家为什么也有类似的情况?以英国为例,英国卡罗林里斯女士一语道破其中奥妙:“BBC国际台的报道极不公正,…每天听到的就是狂轰滥炸、对战争的无休止的悲观分析、伊拉克的顽强抵抗和盟军对敌人反击所作的错误判断。 (BBC中文网记者跃生,《“巴格达的朋友”──倍受批评的BBC》)

  对此,BBC记者跃生本人很不服气。其实,他的雇主BBC不仅已成为国际闻名的“巴格达的朋友”,而且已在国际上被重新命名为“巴格达广播公司”(Baghdad Broadcasting Company )──不知他又作何想?

  遗憾的是,从BBC记者跃生在他上述文章里东拉西扯罗里罗嗦的自我辩解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对观众批评的缘由根本是一头雾水── he simply doesn't get it!

  在此,笔者想告诉BBC记者跃生、BBC政治事务主编马尔、BBC驻巴格达记者奥马尔等人:在你们宣布“这些批评是可笑的”之前,请先有点自知之明,因为你们遭到观众批评不是因为你们自称的“以公正无偏作为自己工作准则”,而是因为──正如卡罗林里斯女士上面明白指出的──你们的报导恰恰离新闻工作者“公正无偏”的职业道德差得太远!

  就拿奥马尔“特别举例”的“上星期三发生在巴格达的市场被炸事件”来说,尽管他说“他在巴格达见到的每一个人都不怀疑是联军的导弹造成了这次悲剧”不一定是撒谎,但奥马尔据此就向世界宣布那是联军巡航导弹闯的祸,足以显示出该记者的天真、无能和浅薄。

  他天真,因为他自以为被萨达姆当局领来领去的他能从普通巴格达人的嘴里听到实话,因为他忘记了萨达姆以割舌来剥夺伊拉克人民的言论自由的残忍。他无能,因为他未能就爆炸之弹坑深浅、建筑损伤、弹片成分来分析是否真的是联军导弹所致。他浅薄,因为他既未在报导中分析伊拉克防空导弹落入该市场的可能性,也未提及伊拉克干扰联军巡航导弹偏离航线的可能性,更未说明即使完全是联军巡航导弹闯的祸,也不说明联军刻意轰炸伊拉克非军事目标,而且由于萨达姆当局首先违反国际法将军队布置在平民区,联军因此攻击这些平民区中的军事目标所造成的平民伤亡,就完全应是萨达姆之罪!

奥马尔在另一报道中还配着一位伊拉克妇女从窗台上小心捡起炸碎的玻璃的画面旁白:“这个家庭正是联军希望通过这次战争解放的对象。”这纯粹是无知记者的无稽之谈,因为从古到今,没有一次战争可以完全避免误伤平民,更何况萨达姆的流氓部下还刻意伤害己方百姓,经常令联军无法保护伊拉克平民。少数平民误伤,从来不代表绝大多数平民就未得到解放。所以,未涉及联军是否刻意轰炸平民这个
关键的上述奥马尔牌报导,根本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不仅新闻价值甚低,而且严重偏向萨达姆当局,误导观众听众。而他自以为“一些事件的震撼本身就会产生效果”,

根本就是一厢情愿的扭捏做作,不过贻笑大方耳。当然,如果报导时奥马尔后脑顶着枪口所以不得不充当萨达姆当局的宣传工具,那么BBC主编马尔及其主播们就有义务向观众指出;对此缄口不言就是欺骗观众,不可原谅。

  对此,BBC记者跃生却指责“批评者本身对问题的看法具有强烈的倾向性,所以不愿意接受不合自己胃口的报道”。希望记者先生也看足球,这里以世界杯巴西痛击中国大陆之役为例来说明该记者的荒谬所在:巴西轻松潇洒地以4:0完胜中国大陆,你记者报导说“巴西‘速战速决的设想被证明过于大胆’,遭到中国大陆的‘强烈抵抗’”,那么说你报导有倾向、不公正就没有错,即使批判者是巴西球迷,因为你将一场一边倒的比赛歪曲为势均力敌的较量,怎么能自称“不偏不倚”?怎么能自称“公允”“平衡”?在这场伊拉克解放战争中如果BBC继续其“巴格达广播公司”的角色,记者跃生又怎能否认他和他BBC的同事们充当了伊拉克人民的敌人?!

  BBC记者跃生最后带着不屑的语气地说:“看来,对伊拉克战争问题的报道还将引发大量的争议,而对BBC的批评也会继续下去。”看来他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准备继续无视观众愤怒的批评了。但是,跃生们的好景并不久长;正如听众遍及整个英语世界的WABC叩应节目(调幅770美东时间下午3至6点,全球网友最多的网络直播 http://www.wabcradio.com/listenlive.asp )主持人项·汉尼提( Sean Hannity )所言:“‘自由左派’媒体由于报导严重偏向自己所好而变得无足轻重了!”

注:至本文发送时,美军已基本控制了巴格达萨达姆国际机场。

寄自美国 ( [email protected];
http://bxgnanweizi.blogspot.com/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