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微子:BBC(「巴格達廣播公司」):伊拉克人民的敵人 ──倒薩救伊之戰第二週致BBC中文網記者躍生


【看中國報導專稿】「伊拉克自由」之戰第二週形勢如下:薩達姆的所謂「精銳」──「共和國衛隊」在英美聯軍空、陸兩路強大火力的打擊下東躲西藏、不堪一擊,其中麥地那師和巴格達師在數小時內即遭擊潰;殘餘的三個半師亦各自為守、近乎分崩離析,顯示聯軍對薩達姆等人的外科手術式精確打擊很可能已使薩達姆政權陷入了驚惶震畏之中;聯軍主力奪獲數座大橋,裝甲鐵流渡過兩河,尖刀部隊已達巴格達近四英里處,併進攻巴格達近郊薩達姆國際機場;美軍特種部隊除挫敗薩達姆部隊炸橋炸壩的企圖外,還成功地救出聯軍戰俘;與此同時,翁卡薩、那吉夫等地薩達姆復興黨總部被搗毀後,伊拉克群眾紛紛出面歡迎聯軍,而薩達姆政權高層家屬則倉惶出逃。

  伊拉克解放戰爭開戰以來,美軍三百英里大躍進,僅僅兩週就兵臨巴格達城下。

在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成功、最迅猛、勝方及平民死傷最少的戰事中,竊以為聯軍唯一的失策之處可能就是未及早擊毀各市鎮中薩達姆阿拉伯復興黨總部,讓薩達姆「敢死隊」得以盤踞其中繼續威嚇、屠殺周圍的伊拉克平民。

  擁有號稱世界第五強軍隊的薩達姆曾大言不慚:「朝鮮戰爭中北朝鮮擊敗了美國;我們強於北朝鮮數倍,當然更能擊敗美國。」西方左派媒體也始終以頌揚的口吻不斷報導伊拉克「精華部隊」「令人不可思議的強烈抵抗」。但事實證明這些西方左派媒體嘴裡的所謂伊拉克「精華」,不過是只會使用偽裝美軍殺自己士兵、假投降偷襲美軍、龜縮於己方醫院學校寺廟甚至平民家中、強迫自己平民做活人盾牌等鄙劣手段的一小撮懦夫而已!

  但這一切,卻不是中國大陸、阿拉伯獨裁國家以及相當大程度上歐洲民眾能從本國媒體上得到的印象。中國大陸和阿拉伯獨裁國家沒有言論出版新聞自由,殊不足奇,但歐洲法德英等民主國家為什麼也有類似的情況?以英國為例,英國卡羅林里斯女士一語道破其中奧妙:「BBC國際臺的報導極不公正,…每天聽到的就是狂轟濫炸、對戰爭的無休止的悲觀分析、伊拉克的頑強抵抗和盟軍對敵人反擊所作的錯誤判斷。 (BBC中文網記者躍生,《「巴格達的朋友」──倍受批評的BBC》)

  對此,BBC記者躍生本人很不服氣。其實,他的僱主BBC不僅已成為國際聞名的「巴格達的朋友」,而且已在國際上被重新命名為「巴格達廣播公司」(Baghdad Broadcasting Company )──不知他又作何想?

  遺憾的是,從BBC記者躍生在他上述文章裡東拉西扯囉哩囉嗦的自我辯解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他對觀眾批評的緣由根本是一頭霧水── he simply doesn't get it!

  在此,筆者想告訴BBC記者躍生、BBC政治事務主編馬爾、BBC駐巴格達記者奧馬爾等人:在你們宣布「這些批評是可笑的」之前,請先有點自知之明,因為你們遭到觀眾批評不是因為你們自稱的「以公正無偏作為自己工作準則」,而是因為──正如卡羅林里斯女士上面明白指出的──你們的報導恰恰離新聞工作者「公正無偏」的職業道德差得太遠!

  就拿奧馬爾「特別舉例」的「上星期三發生在巴格達的市場被炸事件」來說,儘管他說「他在巴格達見到的每一個人都不懷疑是聯軍的導彈造成了這次悲劇」不一定是撒謊,但奧馬爾據此就向世界宣布那是聯軍巡航導彈闖的禍,足以顯示出該記者的天真、無能和淺薄。

  他天真,因為他自以為被薩達姆當局領來領去的他能從普通巴格達人的嘴裡聽到實話,因為他忘記了薩達姆以割舌來剝奪伊拉克人民的言論自由的殘忍。他無能,因為他未能就爆炸之彈坑深淺、建築損傷、彈片成分來分析是否真的是聯軍導彈所致。他淺薄,因為他既未在報導中分析伊拉克防空導彈落入該市場的可能性,也未提及伊拉克干擾聯軍巡航導彈偏離航線的可能性,更未說明即使完全是聯軍巡航導彈闖的禍,也不說明聯軍刻意轟炸伊拉克非軍事目標,而且由於薩達姆當局首先違反國際法將軍隊佈置在平民區,聯軍因此攻擊這些平民區中的軍事目標所造成的平民傷亡,就完全應是薩達姆之罪!

奧馬爾在另一報導中還配著一位伊拉克婦女從窗台上小心撿起炸碎的玻璃的畫面旁白:「這個家庭正是聯軍希望通過這次戰爭解放的對象。」這純粹是無知記者的無稽之談,因為從古到今,沒有一次戰爭可以完全避免誤傷平民,更何況薩達姆的流氓部下還刻意傷害己方百姓,經常令聯軍無法保護伊拉克平民。少數平民誤傷,從來不代表絕大多數平民就未得到解放。所以,未涉及聯軍是否刻意轟炸平民這個
關鍵的上述奧馬爾牌報導,根本說明不了什麼問題,不僅新聞價值甚低,而且嚴重偏向薩達姆當局,誤導觀眾聽眾。而他自以為「一些事件的震撼本身就會產生效果」,

根本就是一廂情願的扭捏做作,不過貽笑大方耳。當然,如果報導時奧馬爾後腦頂著槍口所以不得不充當薩達姆當局的宣傳工具,那麼BBC主編馬爾及其主播們就有義務向觀眾指出;對此緘口不言就是欺騙觀眾,不可原諒。

  對此,BBC記者躍生卻指責「批評者本身對問題的看法具有強烈的傾向性,所以不願意接受不合自己胃口的報導」。希望記者先生也看足球,這裡以世界盃巴西痛擊中國大陸之役為例來說明該記者的荒謬所在:巴西輕鬆瀟灑地以4:0完勝中國大陸,你記者報導說「巴西『速戰速決的設想被證明過於大膽』,遭到中國大陸的『強烈抵抗』」,那麼說你報導有傾向、不公正就沒有錯,即使批判者是巴西球迷,因為你將一場一邊倒的比賽歪曲為勢均力敵的較量,怎麼能自稱「不偏不倚」?怎麼能自稱「公允」「平衡」?在這場伊拉克解放戰爭中如果BBC繼續其「巴格達廣播公司」的角色,記者躍生又怎能否認他和他BBC的同事們充當了伊拉克人民的敵人?!

  BBC記者躍生最後帶著不屑的語氣地說:「看來,對伊拉克戰爭問題的報導還將引發大量的爭議,而對BBC的批評也會繼續下去。」看來他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準備繼續無視觀眾憤怒的批評了。但是,躍生們的好景並不久長;正如聽眾遍及整個英語世界的WABC叩應節目(調幅770美東時間下午3至6點,全球網友最多的網路直播 http://www.wabcradio.com/listenlive.asp )主持人項.漢尼提( Sean Hannity )所言:「『自由左派』媒體由於報導嚴重偏向自己所好而變得無足輕重了!」

註:至本文發送時,美軍已基本控制了巴格達薩達姆國際機場。

寄自美國 ( [email protected];
http://bxgnanweizi.blogspot.com/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