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由一个不对称博弈模型看世界秩序的改变


没有人怀疑,正在进行的伊拉克战争将是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冷战结束后国际秩序变化的一个转折点。触发这个转折的最重要的事件是一年半以前发生的本拉登的追随者发动的对纽约世贸中心大厦的恐怖主义袭击。这个事件使得自由世界的人们开始对现存的国际秩序进行全方位的重新审视,因为他们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即使爱好和平的人民生活在当今经济、军事力量最强大的国家,现有的国际秩序也无法有效地保护他们的生命。

现有的国际秩序可以用一个简单的不对称博弈模型来说明。假定有对立的甲、乙两方。甲的原则是不主动进攻对方,只是在遭到进攻后才还击,而且还击到对方没有还手能力的时候便停止。而乙方则只是在认为自己没有希望赢得冲突的时候才"韬光养晦",一旦自觉能力足够是便会主动出击,直到置对方于死地。鉴于双方所遵循的不同原则,我们不妨称甲方为骑士方,乙方为无赖方。显然,在这个模型中,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无赖方永远不会灭亡;与此相反,骑士方则有可能灭亡。骑士方保持不灭亡的条件是永远保持强势,从而使得无赖方无法消灭自己。

如果我们使得这个模型再复杂化一点,看看这种秩序对骑士、无赖双方的人民的福利影响。假定骑士、无赖双方的资源都分成两种不同的用途,一种只能用于战争,另一种只能用于改善人民福利。由于无赖方的目的是消灭骑士方,所以它会在维持最基本的人民需求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将资源投向战争准备;而骑士方也不得不保持其战争力量强大到足以威慑对手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则不得不在人民的福利上作出牺牲。由此不难看到,这种秩序是一个持续地浪费资源和损失福利的秩序。

遗憾的是,象任何模型一样,这个模型无法将复杂世界的所有相关因素都包括进去。它虽然可以帮助我们预测博弈的最终结果和博弈过程中的福利损失,却无法帮助我们完全认定谁是骑士方谁是无赖方。对骑士和无赖的认定只能是模型以外的任务。

以国家为单位来判断谁是骑士、谁是无赖并不不合适,因为一个国家政府的更迭可以改变该国的行为准则。有些国家在历史上曾经担当过无赖的角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逐渐在国际事务中担当起了骑士的角色。因此,我们应该关注的是什么样性质的政府容易沦落为无赖,什么样性质的政府更有可能担当骑士。

从历史经验来看,不受本国人民制约的政府常常成为无赖,而接受本国人民制约的政府则不大可能成为无赖。这个现象背后的道理不难理解:一个国家的大多数人民可能会在一个特定的时期犯十分愚蠢的错误,但是作为一个整体,人的天性和理性会使得他们认识到错误并改正错误。如果它们发现它们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政府,这个政府给他们带来了福利损失甚至灾难,如果他们有权利的话,他们会抛弃这个政府改正自己过去犯下的错误。但是,由少数人控制的、不受本国人民制约的政府则非常可能成为无赖。因为统治集团可以让大多数人去承担其错误政策的后果,他们自身则毫发无损。

幸运的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虽然不断有无赖出现,将它们本国的人民和世界人民推向灾难。但是它们大都以失败而告终。这一方面是由于世界上的骑士毕竟还是占优势,当骑士对无赖进行反击的时候,在无赖压制下的本国人民也会奋起反抗,夺会他们的权利。

但是,当人类进入二十世纪末期以来,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方面的应用,使得骑士与无赖之间的博弈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虽然骑士可以在总体上保持对无赖的优势,但是只要无赖掌握了致命的杀伤性武器,它们便有可能通过一次性的进攻置骑士于死地。在这种情况下,包括经济、道德、军事力量等在内的所谓总体优势,在某种程度上有可能成为非常脆弱的东西。"九一一"恐怖袭击实际上是给世界上所有的骑士们发出的警告。在新的国际形势下,那种对骑士不利的博弈的不对称性必须改变。所谓对无赖的适可而止再也不是合理的规则了;骑士唯一生存的条件是彻底消灭无赖,扫除致命的威胁。(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