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由一個不對稱博弈模型看世界秩序的改變


沒有人懷疑,正在進行的伊拉克戰爭將是自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冷戰結束後國際秩序變化的一個轉折點。觸發這個轉折的最重要的事件是一年半以前發生的本拉登的追隨者發動的對紐約世貿中心大廈的恐怖主義襲擊。這個事件使得自由世界的人們開始對現存的國際秩序進行全方位的重新審視,因為他們第一次清楚的認識到,即使愛好和平的人民生活在當今經濟、軍事力量最強大的國家,現有的國際秩序也無法有效地保護他們的生命。

現有的國際秩序可以用一個簡單的不對稱博弈模型來說明。假定有對立的甲、乙兩方。甲的原則是不主動進攻對方,只是在遭到進攻後才還擊,而且還擊到對方沒有還手能力的時候便停止。而乙方則只是在認為自己沒有希望贏得衝突的時候才"韜光養晦",一旦自覺能力足夠是便會主動出擊,直到置對方於死地。鑒於雙方所遵循的不同原則,我們不妨稱甲方為騎士方,乙方為無賴方。顯然,在這個模型中,無論在什麼情況下無賴方永遠不會滅亡;與此相反,騎士方則有可能滅亡。騎士方保持不滅亡的條件是永遠保持強勢,從而使得無賴方無法消滅自己。

如果我們使得這個模型再複雜化一點,看看這種秩序對騎士、無賴雙方的人民的福利影響。假定騎士、無賴雙方的資源都分成兩種不同的用途,一種只能用於戰爭,另一種只能用於改善人民福利。由於無賴方的目的是消滅騎士方,所以它會在維持最基本的人民需求的情況下,儘可能地將資源投向戰爭準備;而騎士方也不得不保持其戰爭力量強大到足以威懾對手的水平,在這種情況下則不得不在人民的福利上作出犧牲。由此不難看到,這種秩序是一個持續地浪費資源和損失福利的秩序。

遺憾的是,像任何模型一樣,這個模型無法將複雜世界的所有相關因素都包括進去。它雖然可以幫助我們預測博弈的最終結果和博弈過程中的福利損失,卻無法幫助我們完全認定誰是騎士方誰是無賴方。對騎士和無賴的認定只能是模型以外的任務。

以國家為單位來判斷誰是騎士、誰是無賴並不不合適,因為一個國家政府的更迭可以改變該國的行為準則。有些國家在歷史上曾經擔當過無賴的角色,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逐漸在國際事務中擔當起了騎士的角色。因此,我們應該關注的是什麼樣性質的政府容易淪落為無賴,什麼樣性質的政府更有可能擔當騎士。

從歷史經驗來看,不受本國人民制約的政府常常成為無賴,而接受本國人民制約的政府則不大可能成為無賴。這個現象背後的道理不難理解:一個國家的大多數人民可能會在一個特定的時期犯十分愚蠢的錯誤,但是作為一個整體,人的天性和理性會使得他們認識到錯誤並改正錯誤。如果它們發現它們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政府,這個政府給他們帶來了福利損失甚至災難,如果他們有權利的話,他們會拋棄這個政府改正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但是,由少數人控制的、不受本國人民制約的政府則非常可能成為無賴。因為統治集團可以讓大多數人去承擔其錯誤政策的後果,他們自身則毫髮無損。

幸運的是,在人類的歷史長河中,雖然不斷有無賴出現,將它們本國的人民和世界人民推向災難。但是它們大都以失敗而告終。這一方面是由於世界上的騎士畢竟還是佔優勢,當騎士對無賴進行反擊的時候,在無賴壓制下的本國人民也會奮起反抗,奪會他們的權利。

但是,當人類進入二十世紀末期以來,由於科學技術的發展及其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方面的應用,使得騎士與無賴之間的博弈發生了一個根本性的變化。雖然騎士可以在總體上保持對無賴的優勢,但是只要無賴掌握了致命的殺傷性武器,它們便有可能通過一次性的進攻置騎士於死地。在這種情況下,包括經濟、道德、軍事力量等在內的所謂總體優勢,在某種程度上有可能成為非常脆弱的東西。"九一一"恐怖襲擊實際上是給世界上所有的騎士們發出的警告。在新的國際形勢下,那種對騎士不利的博弈的不對稱性必須改變。所謂對無賴的適可而止再也不是合理的規則了;騎士唯一生存的條件是徹底消滅無賴,掃除致命的威脅。(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