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危险怪病持续扩散 人人闻SARS色变


中央社记者张声肇纽约七日专电 纽约时报今天继续以大篇幅报导“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持续扩散,人人“闻SARS色变”,并详述最初发病者及传染到全世界的关键发展。

报导说,香港等地控制病疫上周起似有进展,可是卫生专家表示,SARS会不会因此就冷却下来,或仍有可能演变成全球性的野火,现在仍言之过早。

报导说,去年十一月广东佛山一名生意人因为非寻常的肺炎住院,医师找不出致病的病菌,接着四名治疗他的医护人员得到同样的疾病,严重病倒。

如今回顾起来,科学家认为,这名生意人是最早罹患SARS的人,可说是这次全球传染病的根源人物。

报导指出,SARS肆虐广东好几个月,中国政府却迟至今年二月才开始通报世界卫生组织(WHO)。而世人知道该商人“初发病”事迹,还是上个礼拜中国政府终于翻开病例和治疗记录,给国际专家看之后的事。

报导表示,这个生意人自己倒是康复了,可是中国官员仍不透露治疗他的人怎么了,连他当初怎么得病或从何处感染,也都一概讳莫如深。

纽约时报刊登在科学版的这篇报导,持续过去几天来的论调,说中国官方起初掩盖事实、隐瞒消息,助长了疫病的扩散。

它说,去年十一月和十二月,这个神秘疾病在广东省中山、广州等都市不断出现,到了一月,地方医师开始相信,他们面对的是一种“非典型肺炎”。可是,中国政府和国家控制的媒体却连续好几个月,对这种正在民间扩散、演变的恐慌只字不提,外界只有透过“小众媒体”如电话和手机或口耳相传,模糊知道“事有蹊跷”。二月九日,WHO终于接到中国政府第一个报告。

到了二月底,香港和河内已经发现不少病例。三月,一名被感染的香港旅客引爆传染,造成七死一百五十疑似案例--多属这两大都市的医疗人员。

三月中旬,这种高度传染性疾病窜遍全球的态势已经很明显,WHO官员明白,他们必须采取激烈的行动--不管这项行动是否会重创亚洲的经济。

三月十五日,WHO发布全球卫生警告,这项极不寻常的步骤,就是上述“激烈的行动”。

上周,WHO的专家小组终于获准前往广东,实地考察研究。可是,两个礼拜之前,中国的卫生官员不但不愿意和外界分享有关资料,还否认肆虐广东已经四个月的肺炎和SARS有任何关连。

报导说,中国不和外界合作,“大大阻碍了调查工作”,以致疾病发展为世界性的卫生危机。“很明显的,中国医师在这种疾病被正式取名为SARS之前,在它越过中国边境之前,就已经对SARS知道的很多,偏偏就好几个月不分享有关资讯”。

报导举例,今年一月,广州一名肺病专家写信告诉朋友,所有会议他都不能参加了,因为他正在对付神秘肺炎,实在忙不过来。

二月三日,中山市第三医院接收一名因肺炎紧急住院的十岁男童,后来,这男孩得到“毒皇帝”的绰号。医院的一名医师说,两周后,六名医护人员受到感染,其中两人病死,一个是医师,另一个是救护车驾驶。

大约同时,广州市郊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重病到中山第二医院求诊,到了月中,医院一整个病房区满是被这名男子感染的医师和护士--医病人者,变成病人。

WHO专家如今相信,许多SARS病患可能是少数“超级传播者(superspreaders)”传染有以致之。

广东许多医院自己实行严格的隔离等防护措施,医护人员也戴口罩、手套、穿防护衣鞋套等,的确有助降低疫情,可是“中国不和世界其他地方分享这些知识,也任病人继续旅游”。

纽时说,这些任意旅游的带病者中,有一位是中山第二医院的医师,他于二月底到了香港。报导说,“他显然就是超级传播者”,香港爆发疫病就是他引起的。三月,他死了,可是在他死之前,一般相信就已经传染了他所住的“京华国际酒店(MetropoleHotel)”同楼的八个人,以及--如今卫生官员相信--别处更多的人。

到了三月中旬,SARS已经在全球流窜,中国再也纸包不住火,两个礼拜前,中国开始和WHO一个专家小组合作--也就是现在在广州的那个小组。

报导说,突然间,连国家控制的中国媒体也在讨论SARS,并提出防治之道,“可是,要赢回外商、观光客和一般中国人的信心,将需要一段时间”。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