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危險怪病持續擴散 人人聞SARS色變


中央社記者張聲肇紐約七日專電 紐約時報今天繼續以大篇幅報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持續擴散,人人「聞SARS色變」,並詳述最初發病者及傳染到全世界的關鍵發展。

報導說,香港等地控制病疫上週起似有進展,可是衛生專家表示,SARS會不會因此就冷卻下來,或仍有可能演變成全球性的野火,現在仍言之過早。

報導說,去年十一月廣東佛山一名生意人因為非尋常的肺炎住院,醫師找不出致病的病菌,接著四名治療他的醫護人員得到同樣的疾病,嚴重病倒。

如今回顧起來,科學家認為,這名生意人是最早罹患SARS的人,可說是這次全球傳染病的根源人物。

報導指出,SARS肆虐廣東好幾個月,中國政府卻遲至今年二月才開始通報世界衛生組織(WHO)。而世人知道該商人「初發病」事跡,還是上個禮拜中國政府終於翻開病例和治療記錄,給國際專家看之後的事。

報導表示,這個生意人自己倒是康復了,可是中國官員仍不透露治療他的人怎麼了,連他當初怎麼得病或從何處感染,也都一概諱莫如深。

紐約時報刊登在科學版的這篇報導,持續過去幾天來的論調,說中國官方起初掩蓋事實、隱瞞消息,助長了疫病的擴散。

它說,去年十一月和十二月,這個神秘疾病在廣東省中山、廣州等都市不斷出現,到了一月,地方醫師開始相信,他們面對的是一種「非典型肺炎」。可是,中國政府和國家控制的媒體卻連續好幾個月,對這種正在民間擴散、演變的恐慌隻字不提,外界只有透過「小眾媒體」如電話和手機或口耳相傳,模糊知道「事有蹊蹺」。二月九日,WHO終於接到中國政府第一個報告。

到了二月底,香港和河內已經發現不少病例。三月,一名被感染的香港旅客引爆傳染,造成七死一百五十疑似案例--多屬這兩大都市的醫療人員。

三月中旬,這種高度傳染性疾病竄遍全球的態勢已經很明顯,WHO官員明白,他們必須採取激烈的行動--不管這項行動是否會重創亞洲的經濟。

三月十五日,WHO發布全球衛生警告,這項極不尋常的步驟,就是上述「激烈的行動」。

上週,WHO的專家小組終於獲准前往廣東,實地考察研究。可是,兩個禮拜之前,中國的衛生官員不但不願意和外界分享有關資料,還否認肆虐廣東已經四個月的肺炎和SARS有任何關連。

報導說,中國不和外界合作,「大大阻礙了調查工作」,以致疾病發展為世界性的衛生危機。「很明顯的,中國醫師在這種疾病被正式取名為SARS之前,在它越過中國邊境之前,就已經對SARS知道的很多,偏偏就好幾個月不分享有關資訊」。

報導舉例,今年一月,廣州一名肺病專家寫信告訴朋友,所有會議他都不能參加了,因為他正在對付神秘肺炎,實在忙不過來。

二月三日,中山市第三醫院接收一名因肺炎緊急住院的十歲男童,後來,這男孩得到「毒皇帝」的綽號。醫院的一名醫師說,兩週後,六名醫護人員受到感染,其中兩人病死,一個是醫師,另一個是救護車駕駛。

大約同時,廣州市郊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重病到中山第二醫院求診,到了月中,醫院一整個病房區滿是被這名男子感染的醫師和護士--醫病人者,變成病人。

WHO專家如今相信,許多SARS病患可能是少數「超級傳播者(superspreaders)」傳染有以致之。

廣東許多醫院自己實行嚴格的隔離等防護措施,醫護人員也戴口罩、手套、穿防護衣鞋套等,的確有助降低疫情,可是「中國不和世界其他地方分享這些知識,也任病人繼續旅遊」。

紐時說,這些任意旅遊的帶病者中,有一位是中山第二醫院的醫師,他於二月底到了香港。報導說,「他顯然就是超級傳播者」,香港爆發疫病就是他引起的。三月,他死了,可是在他死之前,一般相信就已經傳染了他所住的「京華國際酒店(MetropoleHotel)」同樓的八個人,以及--如今衛生官員相信--別處更多的人。

到了三月中旬,SARS已經在全球流竄,中國再也紙包不住火,兩個禮拜前,中國開始和WHO一個專家小組合作--也就是現在在廣州的那個小組。

報導說,突然間,連國家控制的中國媒體也在討論SARS,並提出防治之道,「可是,要贏回外商、觀光客和一般中國人的信心,將需要一段時間」。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