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明:天灾变人祸的故事


香港民间三月初爆发非典型肺炎疫病,董建华政府秘而不宣;患病者至少死了五人之后,他们还是秘而不宣,直到中文大学医学院披露事实,整栋大厦居民相继病倒,市民才知道疫情多么严重。

董建华政府瞒瞒瞒的原因,前中共外经贸副部长龙永图解释得很清楚:“香港是旅游、航运、交通和金融中心,人来得多,才能繁荣。现在香港报纸天天头版报道肺炎事件,谁还敢来?假如六百万人之中有五十万患病,恐慌还算有理,但现在才三百多个。”

怪不得新中国几乎从没有疫病,更怪不得香港生部长张文康、生福利局长杨永强先后宣布“大陆没有把肺炎病传到香港”、“大陆当局没有隐瞒疫情”。不过,世界生组织说,非典型肺炎去年十一月已在广东爆发,骎骎散播全国;要派专家往广东调查,却两度遭当局拒诸门外。

新中国的最高政治机密包括疫病。去年九月,北京市民万延海就因揭露大陆原来有千千万万爱滋病人,被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向境外泄漏国家机密”罪名拘捕。这是新中国扑灭爱滋、肺炎等最彻底的办法。反正疫病决不会传入永远和民众隔离的中南海。

香港非典型肺炎疫情只要能再瞒上三两个月,就应该可以像大陆一样彻底扑灭,办法当然是通过二十三条法案保障国家机密。香港六百万人口,死掉五十万,还有五百五十万。毛泽东说“打原子弹也不要慌张,打死一半,还有一半”,何况是民间小小疫疠。

唐朝代宗皇帝年间,关辅一带苦旱,河东租庸盐铁使裴谞入朝告急。代宗一见到他就问:“榷酤利岁出纳几何(官府专利卖酒,一年利润多少)?”裴谞不答。代宗再问,他才说:“臣有所思。”代宗问他想甚么,他说想不到皇帝最关心的不是民瘼:“臣自河东来,涉三百里,而农人愁叹,谷菽未种。诚谓陛下轸念元元,先访疾苦,而乃责臣以利!”代宗满面羞惭,承认过失(《新唐书.裴谞传》)。这是旧中国“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的政治哲学。

新中国则不然。香港出现疫病,生福利局长关心的是公布疫情“会打击旅游业”;大陆外交部最近不得已透露了一点疫情,强调的却还是“外国人来投资可以放心”。他们两眼只有一个利字。本可伐于萌芽的天灾,于是变成不可遏止的人祸。

(苹果日报)
(4/6/2003)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