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明:天災變人禍的故事


香港民間三月初爆發非典型肺炎疫病,董建華政府秘而不宣;患病者至少死了五人之後,他們還是秘而不宣,直到中文大學醫學院披露事實,整棟大廈居民相繼病倒,市民才知道疫情多麼嚴重。

董建華政府瞞瞞瞞的原因,前中共外經貿副部長龍永圖解釋得很清楚:「香港是旅遊、航運、交通和金融中心,人來得多,才能繁榮。現在香港報紙天天頭版報導肺炎事件,誰還敢來?假如六百萬人之中有五十萬患病,恐慌還算有理,但現在才三百多個。」

怪不得新中國幾乎從沒有疫病,更怪不得香港生部長張文康、生福利局長楊永強先後宣布「大陸沒有把肺炎病傳到香港」、「大陸當局沒有隱瞞疫情」。不過,世界生組織說,非典型肺炎去年十一月已在廣東爆發,駸駸散播全國;要派專家往廣東調查,卻兩度遭當局拒諸門外。

新中國的最高政治機密包括疫病。去年九月,北京市民萬延海就因揭露大陸原來有千千萬萬愛滋病人,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向境外泄漏國家機密」罪名拘捕。這是新中國扑滅愛滋、肺炎等最徹底的辦法。反正疫病決不會傳入永遠和民眾隔離的中南海。

香港非典型肺炎疫情只要能再瞞上三兩個月,就應該可以像大陸一樣徹底扑滅,辦法當然是通過二十三條法案保障國家機密。香港六百萬人口,死掉五十萬,還有五百五十萬。毛澤東說「打原子彈也不要慌張,打死一半,還有一半」,何況是民間小小疫癘。

唐朝代宗皇帝年間,關輔一帶苦旱,河東租庸鹽鐵使裴諝入朝告急。代宗一見到他就問:「榷酤利歲出納幾何(官府專利賣酒,一年利潤多少)?」裴諝不答。代宗再問,他才說:「臣有所思。」代宗問他想甚麼,他說想不到皇帝最關心的不是民瘼:「臣自河東來,涉三百里,而農人愁嘆,谷菽未種。誠謂陛下軫念元元,先訪疾苦,而乃責臣以利!」代宗滿面羞慚,承認過失(《新唐書.裴諝傳》)。這是舊中國「亦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的政治哲學。

新中國則不然。香港出現疫病,生福利局長關心的是公布疫情「會打擊旅遊業」;大陸外交部最近不得已透露了一點疫情,強調的卻還是「外國人來投資可以放心」。他們兩眼只有一個利字。本可伐於萌芽的天災,於是變成不可遏止的人禍。

(蘋果日報)
(4/6/2003)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