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美军内心独白:我已经见过地狱了


伊拉克的战事一天天在继续,战场上的士兵的内心世界是什么样的,人们无疑很想了解。美国《新闻周刊》随军记者阿里安?弗洛尔斯4月6日发表文章,从侧面描绘了美国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三个普通士兵的战场生活镜头:

  上士埃斯帕达:已不再伤心,只关心战友的安危4月4日,33岁的上士约瑟埃斯帕达到萨达姆国际机场一个伊军哨所,检查战斗中美军坦克和“布雷德利”战车所造成
的伤亡情况。在杂草丛生的沙地上躺着至少4名身着绿色迷彩服的伊拉克士兵尸体:一具尸体没有了脑袋,被弹片削掉的稀烂的头颅掉在不远的地方,只有上面连着的一只耳朵才能让人们相信这团东西曾经长在某个人身上。所有的尸体都扭曲变形,看上去就像是蜡像,苍蝇“嗡嗡”地绕着尸体的伤口飞。

  对死亡的景象埃斯帕达并不陌生,在上次海湾战争中他也杀死过不少敌人。他说,当时自己还只有21岁,每当打死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变得很颓废,然而现在,这种事虽然对他还有点“触动”,但那种感觉绝对不是伤心。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自己战友们的安危。

  一等兵加西亚:我不去想他们是否有家人,只想他不死就是我死4月4日晚上,第3机步师第7营的一等兵加西亚躺在“布雷德利”战车上仰头观望满天星斗。这是他24小时以来第一次有机会好好静下心来想一想。“这是什么生活啊,”这个长着一双天使般眼睛的小伙子说道,“虽然我才21岁,可我已经看得太多了。”

  两天前当加西亚驾驶着“布雷德利”行驶在卡尔巴拉至幼发拉底河的道路上。路旁到处都是尸体和燃烧的车辆。加西亚说:“我看到了一具躯干,其他的部分--像骼膊和腿--都散在路上。”空气中还有种气味。“一种臭味,我以前从没闻到过的味,一种又肮又苦的味……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闻到这种味儿了,可遇到下一具尸体时才知道自己错了。”

  他说:“我们来这儿是要做好事,但为了完成这种好事你必须杀人。”

  加西亚现在也不清楚看到这么多尸体会对自己心理带来什么影响,因为他还没回过味来。“我使劲不去想这些人(死人)是不是也有家人。我只去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让我感觉好了点。”

  在写给妻子的小册子中加西亚写道:“战斗好像永远不会结束,从早晨到晚上,然后又是从晚上到早晨。……我到底是怎么来这的?我已经见过地狱了。”

  中士布莱恩托里斯:我没把敌人当成人类,只当成目标

  3月25日早晨,第3机步师第7营C连的布莱恩?托里斯中士和战友出发前去执行任务:

  这是托里斯有生以来第一次参加实战,也是他第一次杀人。事后有人问他杀人的感觉如何,他耸了耸肩膀说:“自己没有把敌方战士看做人类,而只是一种“目标”。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死,而我要回家。”

  一段浪漫的感情也让托里斯暂时忘掉了战争的残酷。几天前的深夜,托里斯借用《新闻周刊》随军记者的卫星电话打给梅。梅正在上班,当听到托里斯的声音时她又惊又喜,不禁哭出声来。托里斯望着满天的星斗问道:“你还好吗?”他安慰梅说:“别担心,我很快就能回家了。我真的很想你……我爱你。”托里斯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结束漂泊不定的生活,但现在看起来情况已经完全改变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