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美軍內心獨白:我已經見過地獄了


伊拉克的戰事一天天在繼續,戰場上的士兵的內心世界是什麼樣的,人們無疑很想瞭解。美國《新聞週刊》隨軍記者阿里安?弗洛爾斯4月6日發表文章,從側面描繪了美國第3機械化步兵師的三個普通士兵的戰場生活鏡頭:

  上士埃斯帕達:已不再傷心,只關心戰友的安危4月4日,33歲的上士約瑟埃斯帕達到薩達姆國際機場一個伊軍哨所,檢查戰鬥中美軍坦克和「佈雷德利」戰車所造成
的傷亡情況。在雜草叢生的沙地上躺著至少4名身著綠色迷彩服的伊拉克士兵屍體:一具屍體沒有了腦袋,被彈片削掉的稀爛的頭顱掉在不遠的地方,只有上面連著的一隻耳朵才能讓人們相信這團東西曾經長在某個人身上。所有的屍體都扭曲變形,看上去就像是蠟像,蒼蠅「嗡嗡」地繞著屍體的傷口飛。

  對死亡的景象埃斯帕達並不陌生,在上次海灣戰爭中他也殺死過不少敵人。他說,當時自己還只有21歲,每當打死一個人的時候就會變得很頹廢,然而現在,這種事雖然對他還有點「觸動」,但那種感覺絕對不是傷心。他現在唯一關心的就是自己戰友們的安危。

  一等兵加西亞:我不去想他們是否有家人,只想他不死就是我死4月4日晚上,第3機步師第7營的一等兵加西亞躺在「佈雷德利」戰車上仰頭觀望滿天星斗。這是他24小時以來第一次有機會好好靜下心來想一想。「這是什麼生活啊,」這個長著一雙天使般眼睛的小夥子說道,「雖然我才21歲,可我已經看得太多了。」

  兩天前當加西亞駕駛著「佈雷德利」行駛在卡爾巴拉至幼發拉底河的道路上。路旁到處都是屍體和燃燒的車輛。加西亞說:「我看到了一具軀幹,其他的部分--像骼膊和腿--都散在路上。」空氣中還有種氣味。「一種臭味,我以前從沒聞到過的味,一種又骯又苦的味……我以為自己再也不會聞到這種味兒了,可遇到下一具屍體時才知道自己錯了。」

  他說:「我們來這兒是要做好事,但為了完成這種好事你必須殺人。」

  加西亞現在也不清楚看到這麼多屍體會對自己心理帶來什麼影響,因為他還沒回過味來。「我使勁不去想這些人(死人)是不是也有家人。我只去想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讓我感覺好了點。」

  在寫給妻子的小冊子中加西亞寫道:「戰鬥好像永遠不會結束,從早晨到晚上,然後又是從晚上到早晨。……我到底是怎麼來這的?我已經見過地獄了。」

  中士布萊恩托里斯:我沒把敵人當成人類,只當成目標

  3月25日早晨,第3機步師第7營C連的布萊恩?托里斯中士和戰友出發前去執行任務:

  這是托里斯有生以來第一次參加實戰,也是他第一次殺人。事後有人問他殺人的感覺如何,他聳了聳肩膀說:「自己沒有把敵方戰士看做人類,而只是一種「目標」。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死,而我要回家。」

  一段浪漫的感情也讓托里斯暫時忘掉了戰爭的殘酷。幾天前的深夜,托里斯借用《新聞週刊》隨軍記者的衛星電話打給梅。梅正在上班,當聽到托里斯的聲音時她又驚又喜,不禁哭出聲來。托里斯望著滿天的星斗問道:「你還好嗎?」他安慰梅說:「別擔心,我很快就能回家了。我真的很想你……我愛你。」托里斯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結束漂泊不定的生活,但現在看起來情況已經完全改變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