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1002期被阉割了的内容


春天到了,春花开了。花儿的命运是盛开、美丽然后凋谢。当人们用倾慕的目光亲近它们美丽的身躯时,它们其实早已知道接下来的命运是凋亡。然而因为得到了那些欣赏,因为留存了哪怕些许感动在人们心中,花儿虽凋谢而无悔。
  
    而那些花儿呢?那些还没有盛开就被心思难测的手狠狠扼杀的花儿呢?它们又将如何在尘土中,回忆自己曾有的芳香、告慰遗失的肉身?
    
     4月24日,南方周末的员工没有像往常一样在早晨拿到全部当天的、第2002期南方周末。只有第二叠和第三叠,而最为沉甸甸的第一叠却还没有印出来。
    有人奇怪地询问着,有人暗暗在心里打着问号,更多的人满身疲惫沉默不语。昨夜一直加班到12点的他们是什么也不需要问的。本应晚上6点左右交版的第一叠最后交版时间是半夜12点钟。整个报纸不得不推迟半天上市,这对于近两年的南方周末来说,基本上是史无前例的。
    
    再转回到4月23日吧。南方周末的人们像往常一样为第二天出版的第1002期南方周末而忙碌着。可是进度似乎特别的慢。原本最“规矩”的副刊交版时间居然也推迟了五个小时之多。编辑们忙碌着,无奈而痛苦地忙碌着。他们组的稿子被撤了,被大卸八块了,从副刊到时政,无一幸免。这就是迟迟无法交版的原因。这就是第1002期南方周末晚上市的原因。
    
    让我们来看看那只姓“ZHANG”的、肆无忌惮的手都做了什么吧:第一叠有关非典的专题内容被改了三分之二之多;天下版稿子连连被撤,最后无奈之下用的是4月初写的一篇文章;就连以照片为主的写真版也被改得七零八落,虽然只是报道了一个中国最古老的盐厂而已,跟“敏感”毫不搭界。
    
     4月24号也就是今天早上,报社的报栏上,不知是谁贴了用A4纸打印的朱学勤的那篇文章。文章的题目是《危城别慎之》。一些段落被强调地描黑。文章的结尾是:
    
     为宪政而争,谁非后死者
     为自由而鸣,公真第一人
    
    朱先生写到满城口罩的“危城”北京,写到民主与宪政。忽然想到了南方周末的未卜的命运,不忍再看下去。
    
    昨夜,就是这些昙花般的文字,还未真正地盛开就被迫地凋谢了。昙花生而为昙花,自能从一夜绽放的命运中自己咀嚼出芳香来。可那些文字原本并非昙花而被强迫做了昙花。活生生地攫夺它们原本的美丽、扭曲它们自然的风姿,这是何等残忍的事!
    
    春天到了,春花开了。我的南方周末,何时才能自由地,迎风盛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