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的10种死法


中国南京工作的朋友来电说,他已经得病了。乍听之下,我吃了一惊,马上回话:“没听说南京已经是疫区,不会这么巧,你是第一个吧!”

  “我又没说得了SARS,我闹的是肠胃炎,但是,却还是和SARS有关。”

  “怎么说?”我稍微放心,但不明白肠胃炎怎么和SARS扯上关系。

  “现在全中国都人人自危,乱成一团,各种抗SARS的偏方满天飞,我也跟着别人吃了一堆板蓝根,结果吃出了问题,肚子痛得厉害,去看了2次医生,才诊断出是吃板蓝根吃出了肠胃炎。”

  我本来想回他一句“活该”──身为高级知识份子,外资企业派驻中国的高阶主管,竟然也相信这一些偏方,那岂非自讨苦吃?

  但是,想一想,在这个非常时刻,不能强求大家都维持理性思维。SARS的隐秘和神秘性,加上没有特效药物治疗,会使人感到无处躲藏,无力应对。因此,出现一些反理性,反智性的反应,也绝不出奇。

  在各地华人社会,都有古古怪怪的偏方,除了各种草药,还有些人猛吃野味进补,想要加强抵抗力(这些人莫非刚从火星回来,不知道SARS病毒极可能源自野生动物?);也有人在家起火熏醋,想要消灭SARS病毒。总之,林林总总的秘方,结果没得SARS也会因抗SARS而倒霉。

  无怪乎,中国现在流行一个SARS的10种死法的笑话。

  第1种死法:吃了大量预防的中药而中毒死;

  第2种死法:在家里熏醋引起火灾被烧死;

  第3种死法:长时间戴口罩而被闷死;

  第4种死法:同事中有人染SARS而被吓死;

  第5种死法:明知故犯,到疫区旅游探亲,回来后被朋友家人剁死;

  第6种死法:在网络上散布谣言而被骂死;

  第7种死法:在公众场合咳嗽打喷嚏被人扁死;

  第8种死法:不敢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力每天步行上下班而累死;

  第9种死法:怀疑自己得了SARS被送进精神病院抑郁而死;

  第10种死法:真的得了SARS而死。

  这个笑话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但是,也反映了SARS阴影笼罩下的人生百态。

  而在大马,可以发觉2大类不正常的现象,第一类正如上述所言,患了“SARS集体焦虑症候群”,惶惶不可终日。

  第二类则正好相反,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SARS的威胁,包括被点名的隔离者还大摇大摆的上街游逛,到咖啡店喝咖啡,不把SARS当一回事,也不了解自己可能是一颗行走的计时炸弹。此外,一些人到医院治病或探病,也没有丝毫安全措施,甚至是一些医院的管理层,还禁止医疗人员戴口罩,以便向公众人士“证明”该院没有SARS病例;又或者,有些人还以为SARS只是限于某种族,而完全没有防范意识。

  这两类各走极端的现象,都会带来严重的后果。正因为如此,政府、媒体、非政府组织、学校、公司各种机构,必须加强灌输正确和理性的因应SARS之道。

  《星洲日报》日前随报附送的《全力抗SARS保健手册》,目的就是履行社会责任,让读者能够吸收正确的SARS讯息,以及掌握自我防护的措施。

  与此同时,这项行动也在于抛砖引玉,希望政府和各民间组织都能作出奉献。只有通过集体努力,才能建立一道坚固的医疗和心理防SARS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