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冰:中南海惊“炎”罢官内幕


SARS来势凶猛,自从首宗病例在中国广东省出现后,数月时间即扩散全球多国地区。中国政府由于初期隐瞒疫情,使一场地区性天灾爆发为全球灾难性人祸,已被国际舆论千夫所指,在政治、外交、经济上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胡锦涛把隐瞒疫情的高官撤掉,初步挽回了声望。但疫情已在中南海激起了千重浪……

在SARS疫症正向全国、全世界迅速蔓延以及中共在国内、国际的形像严重受损的时刻,胡锦涛以“快刀斩乱麻”式的手法,把隐瞒疫情以致扩大人类灾难和激发国际公愤的官员撤掉,颇得人心。

政治局常委对张文康孟学农撤职有争议

四月十八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常委又一次召开会议,讨论决定对隐瞒“非典”疫情主要决策领导的处理问题,并责成有关地区党委书记,就事件承担政治责任,作出检查。

这次政治局常委会议决定撤销卫生部长张文康的党组书记,建议国务院免去其卫生部长职务;撤销北京市市长孟学农的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市委委员,建议北京市人大免去孟学农北京市长的职务。会议并责成对“非典”疫情事件处理负有一定政治责任的中共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向中央政治局作出检查,并根据检查作出党纪处份。

表决结果曾,黄、贾三票弃权

会议经过反覆争议,表决结果:六票赞成、三票弃权,通过。三票弃权为:曾庆红,黄菊、贾庆林。

四月十八日晚,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通过以上二项决议。

二十四名政治局委员表决结果:十八票赞成、四票弃权、二票反对。二票反对为:刘淇、曾培炎。

张文康孟学农称曾向上级汇报

据张文康初步检查称:“非典”扩散期正值三月初,他曾向当时的国务院秘书长王忠禹和负责文教卫生工作的国务院常务副总理李岚清作了汇报,但未有明确指示。

据孟学农初步检查称:自己缺乏对疫情的认识:但在市委常委会议上提出讨论,也曾向市委书记刘淇作过汇报,等待指示。

对此,江泽民已介入表态:不宜自乱阵脚。如无新的特别非常事态,不应对刘淇、张德江再进行追究.

又,在四月十八日晚中央政治局紧急会议上,又一次下达命令(一)各省(区)、市党政第一把手,要把正关,如实、及时向国务院上报患“非典”人数、疑“非典”人数、死亡人数;(二)各地政府要不失时机,以人的生命为首要责任,调配好人力、物力、资源,绝不允许以任何藉口拒收“非典”病患;(三)对于蓄意隐瞒疫情,搞不正常动作、迟缓上报的,核实后即作出严肃处理,并向全国公布。

这次中央下大决心罢免两高官,是为形势所逼。

从隐瞒疫情到中南海的重视

21世纪夺命新病毒SARS来势凶猛,自从首宗病例在中国广东省出现后,数月时问即扩散全球多园地区,各国政府措手不及,经济损失惨重。中国政府由于初期隐瞒疫情,使一场地区性天灾爆发为全球灾难性人祸,已被国际舆论千夫所指。

去年十一月下旬起,先后在广东省的广州、佛山、河源等地出现急性呼吸道综合症(即非典型肺炎)。当地医院、卫生部门都以急性肺炎、肺炎并发症处理。至今年一月初,非典型肺炎在广东省出现蔓延、传染趋势,当时不但未能引起广东省和中共当局的重视,加以控制,反而千方百计地隐瞒,捂住疫情真相。

到了二月中旬,广东、广西、海南等省区,刮起抢购板蓝根冲剂、白醋、盐等风潮时,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才开始过问。内部仍称是气候造成的,局部地区出现的“急性肺炎”、“肺炎并发症”。广东省政府对外公开说:广东省地区,每日来往境外人员有十多万人次,各地往来人员有一百多万,发生疾病,有什么奇怪!又称:已有效控制肺炎传播。当局不但在传媒上管制、封锁非典型肺炎疫情的实际情况,连民间传递手机短讯时,“非典型肺炎”一词也被列为“禁句”遭封杀。

世界卫生组织要求了解情况,共同探求病源,采取防治措施时,中方当局起初也推三阻四,极力回避,不予合作,致使疫情迅速蔓延、急剧恶化,错过了最佳的控制时机。

当时的卫生部长张文康公开向全世界撒谎。在回答中外记者的质询时为隐瞒疫情百般诡辩,例如他声称因为此病不在中国所列传染病范围而下需要通报:并“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中国发病人数减少,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但被问及还有新病例出现时,他诡称定“控制”而非“消灭”,还说到中国工作、生活、旅游都很安全,戴不戴口罩都是一样。他公然大大缩小北京患疫症人数,使看到报导的北京医生、护士都非常愤怒,大骂张文康不诚实。军医院蒋彦永大夫揭张谎言的信在美国《时代》杂志发表,据说后来引起吴仪注意。

前北京市长孟学农也说,非典型肺炎在北京已得到控制。

与此同时,对国际质疑中国藏匿病情,则说是恶意炒作,将问题政治化。对内则施加恐吓,要依法追究散布疫情蔓延的“谣言”。

直至三月下旬,国内国际“非典”疫情险恶,世界哗然,才引起了中南海的重视。胡锦涛感到揪心,温家宝承认住处理非典疫情的工作过程中很被动,认为隐瞒这一事件,是对国家的犯罪行为。

疫情引发“内斗”,黄菊指控吴仪

从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国务院已先后召开过十次会议。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频密的会议,反映事态之严重。

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李长春企图把广东省疫情的责任,推到现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身上。张德江调到广东后甚得民心,主要抓了省、市二级干部,提出广东省要再解放思想,解决社会恶劣的治安和经济、市场秩序,而李长春在广东省的民意太差(十六大筹备领导小组到广东调查、考核结果,对李长春有好评、较满意的仅为百分之二十,而内定要在百分之四十以上才列为合格,百分之六十以上列为优良)。

黄菊企图把全国疫情扩散、失控的责任推到吴仪身上(吴仪是分工抓医疗卫生工作的)。其动机是实际上是借疫情想使温家宝难堪。

胡锦涛指疫情控制迟缓领导应负责

四月十日,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从处理非典型肺炎疫情工作,要承认以下三点沉重的事实:(一)从认识到起步控制,是迟缓的,问题在领导身上,对疫情危害的防治是否摆正了位置?(二)再次反映出领导欠缺科学、欠缺认真、欠缺实事求是的精神和态度:(三)要建立通报制度,要快、要严、要正确,不要有弄虚作假、报喜不报忧的思想主导。

国务院下达公布疫情命令

四月十一日,国务院下达了三条内部命令:(一)凡有关部门蓄意隐瞒、虚报患非典型肺炎人数、死亡人数,或被举报、核实属于隐瞒、作假的,一律开除公职,是党员的,提请纪委部门开除出党;(二)凡有关省、市有关领导,知道实情,授意或指使隐瞒或作假的,经核实,一律撤除职务,追究渎职责任;(三)凡有关非典型肺炎疫情情况,应由统一部门向社会、对外公布。

世卫要求访军医院,迟疑不决终由胡拍板

四月十四日,世界卫生组织向中方的卫生部提出,要到军方医院调查。街生部当即向国务院请示。吴仪作了批示:请温家宝同志审定。疫情还未控制,事态在发展。部份地区有惊慌情况,各种传言、流言充斥。

温家宝在报告上批示:因涉及到国防军事部门的规则和政策,请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和中央军委同志审准。

江泽民在温家宝的请示报告上批示:要从国防、军事上的特殊性、疫情演变成国际性,事件可能转变为政治性和反华、排华潮,有所认识和部署。请锦涛同志和伯雄同志、刚川同志议定办。

郭伯雄、曹刚川二人表态:请胡总拍板。

于是,胡锦涛做出了三点决定:(一)除军方医院需保密的部门、科研等资料,准世卫组织考察、调查;(二)卫生部、军方医院应子配合,并解释涉及国防、军事部门的准则和通报制度;(三)当务之急:控制疫情蔓延势头,加大力度医治病人,采取果断措施,建立疫情通报机制。

但在世卫组织到达军医院时,中共的“弄虚作假”老毛病又发作了,闹出非典病人大转移的丑闻。

保学校、保上海、保部队的决议

四月十七日,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的紧急会议,是自四月以来政治局常委会的第三次会议。当晚,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即公布了这次会议并强调会议内容是关于“非典”疫情的防治工作。及时公布政治局常委会议,是十分罕见的,说明中共中央现在对“非典”疫情极端重视了,特别是要保住金融经济重镇上海免受疫情冲击。

会议通过了“三保”、“三防”的决议。“三保”要求从人力、物力、财力上要确保:一保学校二局等院校)、二保上海、三保部队(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已签署命令,各省一级军区的地方部队,准备投入防疫工作);“三防”:一防农村(防止疫情在农村蔓延)、二防医务人员(防止在医院的医务人员中传染)、三防公务员(防止在党政机关传染)。

胡锦涛在会上发出警告:非典型肺炎疫情是天灾。如果我们不是以科学态度、求实精神、认真作风去正视,对待,我们将犯极大错误,会把天灾造成人为制造的“人祸”,历史将会惩罚我们的。

“非典”疫情影响外交、国际交流活动

据国务院外交部、卫生部消息:从二月下旬至四月十五日,就中国地区发生“非典”疫情,已有四十八、九个国家和地区,通过驻京外交使节、办事处查询。据知,二月下旬,最早查询的是香港特区驻京办事处和泰国驻华使节。

据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和外交部、中联部及对外友协、工商联等公布:因受非典型肺炎疫情影响,已有三个国家元首、七个政府首脑、议会议长来访活动被取消或推迟:十二、三个副总理、副委员长级互访活动被取消或推迟:三十二个部长级互访活动被取消或推迟。

此外,原订在中国内地举办的十一个国际性会议、二十多个国际地区性会议被取消或推迟或改变地区:原订国内地方和国外地方交流、互访活动,提出取消改期的有八十多个;有五十多个外国体育、文化、艺术代表团,已取消或改期到中国内地交流。

传万人染病千人死亡

在世卫压力下,卫生部四月开始公布疫情。在高层过问疫情的情况下,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四月二十日举办的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宣布:截止四月十八日,全国累计“非典”肺炎1814例,其中广东1304例,北京346例,山西108例,内蒙25例,广西12例,湖南6例,四川5例,福建3例,上海2例,河南2例,宁夏1例。死亡79人。

大陆改变态度,从隐瞒到公开疫情,北京就从三十七病例一下就跃升九倍之多(北京疫情急剧恶化,将有更多患者)。其实非典患者比官方承认的数目多得多,据内部消息:中国大陆自二OO二年十一月十九日以来,至四月十六日晚上十二时,已有确诊为“非典”死亡的人数为:68人;但列为疑属“非典”及多病症死亡的人数为:984人:分布九个省(区)、直辖市。

列疑属“非典”及多病症死亡人数情况:其中广东省,612人:山西省,155人:内蒙古自治区,54人;广西壮族自治区,22人;北京市,16人。

至四月十六日晚十二时,确属“非典”及列疑“非典”的地区,已蔓延及十二个省(区)、直辖市:广东省、山西省、北京市、内蒙古自治区、广西壮族自治区、福建省、湖南省、四川省、上海市,及新增的河北省、河南省、陕西省。

这期间已被隔离观察的人数为13700多人,有的隔离在医院、疗养院、战备医院,有的隔离在临时租用的大楼以及有公安、街道、卫生院三级制监督的居所内,不得进出及会见来客。

据悉,至四月十七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军方医院--“二五三”医院、武警医院,在呼仑贝尔南路和石羊桥南路的二间驻军医院,已接收了八百三十多名疑“非典”患者。

老百姓不相信官方患病死亡数字

山西省太原、阳泉等市的市民称:至少有一万人染上了怪病,死了一千多,消息被官方压制,“反正人已经死了”。

新华社四月十二日至十六日的《内参》报导:在广东、山西、内蒙古、北京等地的市民,普遍有三大主流反映:不担忧非典型肺炎疫情的致命危害和传染、不相信政府公布的患病人数、死亡人数的正确度;不认为政府建立为人民的防疫机制能有持久性。

民主党派:暴露医疗卫生体制大问题

四月十一日,温家宝在中南海召开座谈会,听取各民工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对经济形势和“非典”防治工作的意见。

民盟中央主席丁石孙说:非典型肺炎疫情发生,是很下幸,但是又暴露出医疗、卫生体制上的大问题,为什么怕疫情、怕人民、怕国际社会关注?人民医院应当面向全体人民服务,要把医疗的主要力量用在全体人民健康上。人民医院,人民患病进不去,病患无钱不抢救,这是什么世道!会上有人揭露:城市医院、先进设施,近九成是为城市万分之二、三的中、高级干部,为有钱的富人阶层服务的。全国百分之六十的县人民医院,设施落后国际三、四十年。

病患无钱进医院治疗的现状

刚刚结束的十届“两会”上披露:农村有二亿多人口生病,因经济原因进不了医院。城市有三千万人口因经济原因,生病进不了医院。每年有五百多万贫困病患,因经济原因得不到及时治疗而过早逝世。

在中国大陆,人民医院一是按干部的级别分等医疗,二是按钱多少来分级医疗的。“人民”一词已是干部、富有阶层的代名词,疫情蔓延时,竞有医院因非典型肺炎病人无钱交费而拒之门外。

罢了两高宫,虽初步挽回了中共领导层的声望,但是以后能否让国内人民和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处理和控制疫情的措施重拾信心,则要看中共是否真心诚意跟随世界文明主流与时俱进了。


(转自争鸣动向2003年5月合刊)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