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一批市民在北京的上访受到多方刁难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上海市一批市民前往北京上访,投诉当局对他们进行强迫拆迁。这批到北京上访的拆迁户大约六十人在星期三早上10点多已经前往建设部要求接见。但是最后只是拿到一张接见纸条。其中一名上访的拆迁户朱东辉在傍晚7点钟左右通过电话接受本台采访的时候透露,当局出动警察在街头拦截他们,不让他们回旅馆。

朱先生当时介绍说:我们还在建设部附近,因为我们上海市政府、治安总队、各区信访、以及这里公安部插手,把路口不让我们走过去,现在我们找个地方做下来吃饭。

朱东辉表示,上海市政府人员到场劝喻他们回去上海。他说:(建设部)给了我们接见纸条,然后我们上海市人民政府就来了,来了我们就走了,我们想,你们上海市信访办来这里干什么,我们来这里是找建设部解决问题、反映问题,你们上海市,我们会回上海找你们反映问题的。正因为你在上海不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跑到北京,向上一层领导反映拆迁的黑幕。上海市的人说,你们现在还是回去,有什么问题还是跟我们反映。

朱东辉担心他们的人生安全会有问题。他说,我们这里已经有一个人被带回上海了,坐6点的车。因为每个区的信访办,他看见是这个区的人,就把你拉着。我们估计下来今天是否能回得旅馆,回不了旅馆都存在是大问题,我们感到现在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

朱东辉是上海宝山区江阳小区种植蔬菜的农民,他所在的江阳小区一共有四个生产队,共300多户人口在2000年被拆迁。朱东辉联同另外两户人家聘请了郑恩宠律师帮他们打官司,但是官司败诉。一审、二审败诉之后,现在已经告到最高法院。但是至今还没有回音。

朱东辉认为整个拆迁行动有很多官员参与。他说:我们问为什么现在才开发?宝山区宝昌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代理人说这地是上海市副市长夏克强要的,当时很多人旁听。

被拆迁之后,朱东辉被安排住在拆迁组安排的地方,由于无法工作,所以当局现在每个月发给他500元人民币的生活费。他现在住在拆迁组的房子里,呆在家里面没有事情做,而以前的平均收入已经达到一万五到两万。

两年多以来,朱东辉十多次上访,期间更两次被收容遣送会上海,而且一直没有结果,朱东辉强调,这次没有结果他就不会离开北京。他说,已经来了十多次了,新一届政府妥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如果不解决,就准备不回去了,回去干嘛?家都没有了。

另一位上海市民陈恩娟这次已经是第七次上访,她的住所在1991年和2000年,两次遭到拆迁。她被迫迁后无家可归,现在被迫住在前夫家里。两次被拆迁,陈恩娟都有通过法律途径起诉。1991年的官司败诉,2000年法官裁决说,在事件中陈恩娟的人权受到侵犯,但是就表示没有办法赔偿。她说:2000年的官司判决很可笑,认定动迁组没有跟我签订协议,也没有政府拆迁的命令,拆我的房子是侵犯了我的权利,但是我诉讼的请求他就不答应,我的请求是要你违法拆我的房子,应该给我恢复原状,但是他就说,错是错了,但是错也就错了。

而从2001年3月起,陈恩娟的日常生活就开始受到了监控。她说:我就是在家门口,每天有两个人跟着,走到那里,监控到那里,包括到菜市场、逛百货公司,他们就是紧紧跟着,然后我到法院打官司,坐出租车,他们也硬要挤进来坐,说我们不可以跟你分开来的。

陈恩娟在星期二前往公安部投诉。但她去填了表格以后,然后说时间到了都给赶出来,没有几个人被接待。

至于她今次打算在北京留多久,陈恩娟说要看上访能够得到的答复是什么样的。满意就会回去,如果不尽人意,就会留下去,多跑一些,多走访一些部门。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