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洛茨基被暗杀真相


托洛茨基(1879-1940),前苏联托洛茨基集团的首领。1917年8月加入布尔维什克党并任党中央委员。十月革命后,多次对抗列宁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路线。列宁逝世后,组织“托洛茨基-季诺维也夫反党联盟”,阴谋推翻以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党和国家的领导。1927年被开除出党,1929年被逐出境。


一、判处死刑


1924年,列宁逝世后,在随之而来的党内激烈斗争中,托洛斯基成了斯大林的政敌。1927年11月,托洛茨基被开除出党,并于次年被流放到哈萨克的阿拉木图。然而,托洛茨基并不服输,在流放过程中,他与另外一批被排挤的原苏维埃高层领导人一直保持着秘密联系,以期卷土重来,这就对斯大林造成了严重威胁。


1936年8月,莫斯科公开审理季诺维也夫、加米涅夫、伊·巴尔卡夫及托洛茨基和他的两个儿子。莫斯科方面指控这些人在列宁格勒组织了一个恐怖主义中心,并受远在国外的托洛茨基指挥,以从事反革命活动,刺杀以斯大林为首的苏共领导人为手段,试图颠覆现政权。因这些指控,季、加等苏联领导人被枪决,托洛茨基和他的儿子谢多夫被缺席判处死刑。


政治攻势与谋杀双管齐下,必欲使托洛茨基无处容身,必欲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这是斯大林的立场,同时也是当时苏联政府大多数领导人的共识,因为托洛茨基不但是反对苏联现政府的巨头,而且是一个极具号召力和煽动性的可怕人物!


二、暗杀未遂


1939年秋末,托洛茨基靠著书度日,并把写《斯大林评传》作为自己的主要工作。他既是斯大林的政敌又曾与斯大林并肩战斗过多年,对斯大林以及克里姆林宫有着旁人无可比拟的了解。因此他写出的《斯大林评传》,其内容的可信性、其言辞的尖刻性就可想而知了。


克里姆林宫的主人自然不允许自己的内幕被披露于世,更不能容忍托洛茨基的攻击。暗杀托洛茨基的工作变得紧迫起来。


在墨西哥城,暗杀托洛茨基的工作是由一位名叫西凯思露斯的画家负责的,莫尔奈尔的任务是侦察托洛茨基住宅内部的情况。


1940年5月,西凯恩露斯根据莫尔奈尔提供的情报,制定了一个暗杀计划,并在此前召集了20多名杀手整装待发。5月24日凌晨,20多名身着墨西哥警服,携带着机枪、手枪、炸弹等武器的杀手分乘4辆汽车,直扑戒备森严的托洛茨基住宅。但这次暗杀失败了。


三、二次谋杀


第一次暗杀失败后,莫尔奈尔没受到任何怀疑。案发后的第四天,莫尔奈尔被正式介绍给了托洛茨基,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会面。此后又通过进一步交往,莫尔奈尔逐渐取得了托洛茨基的信任。


当年6月,也即首次暗杀事件发生一个月后,莫尔奈尔找借口离开墨西哥,赶到纽约。在那里,暗杀托洛茨基的策划者们制定了新的谋杀计划,莫尔奈尔成为这个计划的惟一执行人。


1940年8月20日,是洛茨基生命中的最后时刻。这一天,他把自己长时间关在书房里写作。莫尔奈尔推门而入。当时,莫尔奈尔披着件雨衣,戴着顶雨帽。在他的雨衣里,藏着一把利斧、一把短刀,西裤口袋里,还装着一把袖珍手枪!


进入书房后,托洛茨基在写字台前坐定,摊开稿纸将目光专注地移向论文。莫尔奈尔就站在他身边,乘托洛茨基全神贯注读论文之际,挥斧而下,劈向托洛茨基花白的头顶。


一声饱含痛苦的怒号之后,托洛茨基一手捂住头顶,一手发疯似的抓住了莫尔奈尔挥斧的手,并狠狠地咬往他的手背。莫尔奈尔被老人狂怒的形象惊呆了,再也没有出手的力气,只是下意识地猛甩被咬的手,将托洛茨基摔在地上,呆望着托洛茨基艰难地站起来,一步一步向屋外走去。


这时,站在院子里的妻子已听到悲号。她稍稍一愣,旋即向室内冲来,而托洛茨基已手扶门框,站在屋外,汩汩外溢的热血已覆盖了他的面孔和身子。见此情景,娜塔娅目瞪口呆!托洛茨基则断断续续地说:“是他干的!”


卫士已闻讯而来,直扑屋内。屋内莫尔奈尔仍手执利斧,默默发呆。众卫士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房间里再次发出惨叫,是莫尔奈尔的惨叫。


“别弄死他,口……供。”托洛茨基当时还保持着清醒。


卫士们清醒过来,立刻拉响了警报,在墙外守卫的墨西哥卫队随之冲了进来……不一会儿,救护车也赶到了,托洛茨基被抬上担架,送入医院。紧急手术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利斧深入脑海三寸深,头盖骨破裂。医务人员回天乏术,26小时后,托洛茨基去世。


四、杀手落网


莫尔奈尔被捕后,警方从他身上搜出一份事先写好的遗书。在这份遗书中,莫尔奈尔首先简述了一下自己的历史,然后详细讲述了自己杀托洛茨基的动机---他说自己是比利时莫氏家族的独生子,在法留学期间,由于受西尔维娅的影响而倾向于托洛茨基主义,并因此来到墨西哥向托洛茨基求教。但托洛茨基却是个伪君子。特别是有一次,托洛茨基竟要求他去谋杀斯大林。因为有西尔维娅这样一位可爱的妻子,他拒绝了托洛茨基的要求,结果被他痛斥了一顿。于是他才决定为了全世界的工人阶级埋葬这个伪君子……


墨西哥警方对莫尔奈尔的遗书内容做了详细调查,结果发现遗书的内容多系捏造。首先,比利时政府断然否认了莫氏家族的存在;其次,当西尔维娅被询问托洛茨基是否曾派莫尔奈尔谋杀斯大林时,西尔维亚不但气得大骂莫尔奈尔“胡说八道”,而且还要求与莫尔奈尔对质。对质中,西尔维娅极其蔑视地说:“无耻……”


尽管遗书内容多被证实是假的,但莫尔奈尔却坚持始终,未吐露出半点真情。在一筹莫展的情况下,墨西哥警方对莫尔奈尔进行了长达900多个小时的心理调查,得出如下结论:“莫尔奈尔头脑清晰,记忆力绝伦,富有勇气,推理敏锐,信仰坚定,身心完全健康……”


这就是说,莫尔奈尔的犯罪是有意识的、目的极其明确的。据此,法庭做出如下判决:以暗杀罪判处莫尔奈尔19年零8个月徒刑,以非法持枪罪判处4个月监禁,数罪并罚,共处以20年监禁---这是最重的刑罚,因为墨西哥没有死刑。


五、幕后元凶


随着时光流逝,莫尔奈尔逐渐被世人淡忘了,但墨西哥警方却一直没有放弃努力。他们认为自己有义务查明莫尔奈尔的真实身份,进而查明究竟谁是暗杀托洛茨基的元凶。


在莫尔奈尔进入监狱的第10个年头,墨西哥警方的调查工作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全权负责调查这一谋杀事件的查罗斯警官,在历经艰辛之后,通过国际组织的协作,从西班牙的巴塞罗娜搞到了当年莫尔奈尔留下的指纹,并确认这一指纹与莫尔奈尔的指纹完全一致。通过这一指纹,警方找到了莫尔奈尔的生父---西班牙贵族巴卜罗,并向他提供了莫尔奈尔当年的照片。老人立即认出,这就是他的儿子拉蒙·米尔卡达雅!


至此,案情终于水落石出了。原来莫尔奈尔是西班牙人,他的真实姓名叫拉蒙!


拉蒙,西班牙共产党员,西班牙内战时期曾在共产党军队中任政治教官……随后,通过拉蒙的父亲,警方又查明了拉蒙的幕后指使人---拉蒙的母亲卡莉达雅。


卡莉达雅1892年生于西班牙殖民地古巴,后来与其父母双亲回西班牙巴塞罗那定居,18岁时嫁给巴卜罗·米尔卡达雅。两家门当户对。但年轻貌美又多才多艺的卡莉达雅却不甘心过这种平凡安定的家庭生活,极高的政治热情使她很快投身到西班牙国内革命运动中去了。此后,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与家庭决裂,成了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并受到了克里姆林宫方面共产国际的重视。


生长在这样一个充满政治热情的家庭里,拉蒙从小就热爱母亲,嫌弃父亲的守旧。从学生时代起,拉蒙就开始走上革命道路。西班牙内战时,母子二人并肩战斗,并成为反对佛郎哥政府的主要战将。


六、暗杀真相


当托洛茨基来到墨西哥后,卡莉达雅受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委派,秘密潜入墨西哥,负责调查托洛茨基的一举一动。此后,随着苏联国内形势的发展,斯大林决定尽快除掉托洛茨基,并委派苏联内务部考托夫将军负责此事。共同的使命使卡莉达雅与考托夫结成挚友,进而又发展成热恋关系,并公开同居。1940年5月24日对托洛茨基住宅的突袭,就是考托夫和卡莉达雅的一次失败“杰作”。


那次暗杀失败后,斯大林极为震怒。为了向克里姆林宫交一份成功答卷,他们再次进行密谋,并选定了拉蒙去执行这一任务。


按考托夫和卡莉达雅的计划,拉蒙在砍死托洛茨基之后,应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悄悄撤离。当时托洛茨基住宅外正停着两辆引擎已发动的轿车,两辆车内分别坐着卡莉达雅和考托夫。拉蒙出来后,立即就上车飞驰而去。另外,假如拉蒙行刺后被发觉,两辆车则迅速冲进去营救,而拉蒙则持枪外冲---这正是当时拉蒙口袋里放手枪的原因。接应成功之后,他们将立即赶往机场,机场已为他们配备了一架直升机……


但事态的发展却出乎意料,当卡莉达雅和考托夫听到警报声后,墨西哥警方卫队已经冲了进去。因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拉蒙肯定是冲不出来了。于是他们才驾车而去。拉蒙在茫然不知所措的状态中被捕的结局,肯定也是他们所料不及的。


整个谋杀事件到此真相大白。拉蒙在狱中一直坚称他是比利时人以及是莫尔奈尔的原因,主要就是因幕后指使人之一就是他亲爱的母亲,他只能咬紧牙关拒不供认实情!


摘自《超级刺客:20世纪政治谋杀追踪》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