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廓清历史真相还是为暴政辩护?

2004-02-16 19:20 作者: 程映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读书>>杂志去年十一期刊登了一篇题为“廓清一个历史真相--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人数考”的文章,作者是中国社科院的一位叫吴恩远的苏联历史学家。文章引用了大量苏联解体后公布的历史材料说明在冷战时期西方历史学家和苏联持不同政见者对斯大林大清洗时期被杀害的人数的估计是夸大的。这些历史学家中特别被作者批评的是英国历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苏联持不同政见者麦德维杰夫和索尔仁尼琴,以及苏联国防部历史学家沃尔戈科诺夫。

康奎斯特1968年出版的<<大恐怖>>是西方史学界第一部比较系统地研究苏联在斯大林时期政治镇压的作品,可以说是西方在那个年代研究斯大林暴政的代表作。康奎斯特的估计是从1936到1938年至少有六百万人被捕,三百万人被处死,二百万人被埋葬在集中营。康奎斯特的这本书被翻译成数十种文字,在冷战时期被广泛引用。吴恩远的文章说,康奎斯特说他的书主要根据的是苏联政府三十和六十年代公布的数字,受害者本人数据、苏联叛逃者提供的材料和二次大战中被德国人掠走的资料。吴恩远说“但这些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大清洗档案数据”。他引用俄罗斯学者杜金的话说“直到1985年春天,谁都没有可能利用真正的档案数据分析三十-五十年代祖国历史上痛苦的一页。”另一个俄罗斯学者利特温则说:“1991年八月后,随着部分早期秘密档案的解密,才开始真正研究大清洗问题。”因此,吴恩远说这些人对大清洗受害人数的研究都是不准确的:“罗伯特康奎斯特,德沃尔戈科诺夫,罗伊麦德维杰夫,索尔仁尼琴等这些早期研究大清洗问题的人,在俄罗斯档案材料公布后,其夸大的数据已经已经遭到很多俄罗斯历史学家的批判。”

作为历史学家,澄清被夸大的数据是本职工作。但同样重要的是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在重大历史问题上会出现夸大不实的数据?这其实比到底夸大了多少或者掩盖了多少更值得讨论。在大清洗问题上,根据吴恩远文章中列举的数据,毫无疑问康奎斯特等人的数据是夸大的。但之所以会出现夸大,是因为他们不能得到翔实的数据。所有可靠的数据都被苏联官方封锁了,或者甚至连苏联官方都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关了多少流放了多少。

那么接下来要提出的问题是:在不能得到完全可靠的数据的情况下,要不要对有关问题进行研究?我想如果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那么无疑是说在1991年以前不应该对大清洗问题作研究,甚至不可以对苏联历史作研究,因为大量的苏联历史真相是被官方掩盖和歪曲的。然而,这显然是一个荒谬的答案。吴恩远的文章不厌其烦地引用了大量数据说明康奎斯特等人数据的不实,但却回避了作为历史学家来说更应该回答的问题:在苏联解体和被官方垄断的资料解密以前,要不要对大清洗作研究以及可不可以对受害者人数作估计。

我认为,越是对被官方严密封锁的历史越需要历史学家和亲身经历者去研究,从事这种研究的历史学家更值得人们敬重,因为他们的工作不但更具有开创性,而且本身是对于暴政的挑战和揭露。如果后来的历史学家以这些先驱占有的资料不足而对他们评头论足甚至肆意否定,只能说明他们自己的肤浅和毫无历史感。

然而吴恩远的文章所暴露的还不止是这个中国社会科学院苏联历史学家的肤浅和缺乏历史感。他说这些“肆意歪曲、夸大的镇反数字成为苏联社会主义‘暴政’的证据,导致全盘否定苏联历史,造成人们思想的混乱,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动荡,最终酿成国家的崩溃。”这无疑是说,苏联的解体是历史学家“肆意歪曲”和“夸大”斯大林镇反数字的结果。这不但说明作者的本意并不仅仅是要“廓清历史真相”,而是要以“斯大林时期并没有杀那么多人”为由来为暴政辩护。

为暴政辩护也可以。历史学家各有其使命感。不过荒谬的是,按照吴恩远的逻辑,当人们了解了斯大林时期到底死了多少人以后,已经混乱的思想不就可以重新一致、已经动荡的社会不就可以再次太平、已经崩溃的苏联也不就可以重建了吗?

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的不是历史学家的智慧,而是正常人的理性。

作者任教于美国特拉华州立大学历史系

---《观察》首发,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