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蓝皮书:发廊妹全接触


深圳市社科院昨日发布了‘2004中国深圳发展报告’蓝皮书,并首次对外公布了一份针对深圳地区发廊存在状态的调查报告。据悉,为获得真实权威的资料,深圳市慢性病防治院自2000年起便成立了《深圳地区发廊妹性病爱滋病健康教育及行为干预》课题组,对深圳市53家发廊及其所有发廊妹共382人进行了长达2年的调查研究,旨在提高发廊妹对性病及爱滋病的认知,改变其不良的生活态度和观念,增强她们对安全套的使用意识。有关人士称,该调查将为深圳在更大范围内对性病、爱滋病高危人群进行干预提供科学依据。


八成发廊涉嫌性服务卖淫者多为自甘堕落

在接受调查的发廊妹中,从事发廊工作的时间平均为2年,最长的为20年;婚姻状况以未婚为主,占77.57%;年龄最大40岁,最小17岁,平均年龄24岁;文化程度以中学和中专为主,分别占54.51%和29.86%,其它依次为大专(7.47%)、本科及以上(3.38%)、小学(4.79%);籍贯分别为湖南(22.71%)、广东(20.00%)、四川(17.29%)、湖北(7.46%)、江西(6.78%)、广西(4.41%)海南(3.05%)、重庆(2.71%)、贵州(2.37%)、河南(2.03%)、云南(1.69%);发廊妹84.95%来自农村,9.95%来自乡镇,5.10%来自城市。调查单位通过对深圳本地发廊的分布进行标点定位和外展访问,发现绝大多数(80%)这种场所均存在提供直接或间接性服务的现像。这在发展中国家似乎有普遍性。据了解,几年前,暗娼首次卖淫的动机,主要是因为找不到足以和卖淫的收入相比拟的其它工作,所谓‘贪图享受’其实只是一个传说。在进行本次调查前,课题组成员猜想卖淫女走上卖淫路必定会经历一个渐变的过程,但调查后惊讶地发现,只有部分人如此,更多走上卖淫或变相卖淫路的外来女性是‘一步到位’。这些人在离乡外出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卖淫的心理准备和信息准备。在那些新近来到深圳卖淫的小姐中,很多人是通过先来的同乡姐妹介绍,才找到卖淫的场所与工作岗位。调查人员认为,随着年轻一代性早熟和生理年龄提前,社会观念的变化和某些文艺、影视作品对性的误导,原来的社会价值体系的控制作用被削弱,人们的性观念、性心理及对性的态度和性行为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同性恋、嫖娼卖淫和性罪错是这种变化的突出表现,性滥交、非婚性生活、未成年者的性体验和毫无防护的不安全性行为都是性传播疾病的潜在危险因素。

一成发廊妹从不用套染病后多选江湖郎中

发廊妹与异性接触时使用避孕套的情况是:干预前14.32%的发廊妹从不用,30.34%的发廊妹偶尔用,10.19%的发廊妹约一半时间用,45.14%的发廊妹每次都用。干预后,9.94%的发廊妹从不用,31.53%的发廊妹偶尔用,10.23%的发廊妹约一半时间用,48.30%的发廊妹每次都用。

患者多惧上正规医院

在怀疑自己患性病后,干预前,45.39%的发廊妹会选择去皮肤性病专科医院就诊,18.45%的发廊妹会选择政府综合医院,而有15.53%的发廊妹自己买药,只有7.04%的发廊妹会去私人诊所,13.59%的发廊妹会请熟悉的医生开药。而干预后,66.48%的发廊妹会选择去皮肤性病专科医院就诊,13.92%的发廊妹会选择政府综合医院,8.81%的发廊妹自己买药,3.13%的发廊妹会去私人诊所,7.67%的发廊妹请熟悉的医生开药。发廊妹得病后害怕去政府综合医院的原因,根据调查,这主要与她们经常受到政府综合医院的歧视有关。她们畏惧政府综合医院医生寻根究底的登记及冷眼相待,这最终会导致江湖医生大行其道,而使得性病不能彻底治愈。

对爱滋病一知半解

尽管大多数发廊妹知道与性病爱滋病患者发生无保护性交会被感染,但只有不到半数的人知道与无症状的性病爱滋病患者发生无保护性交同样也会被传染。大多数发廊妹认为与商业性伴侣性交时应使用避孕套,但只有约17%的发廊妹使用避孕套是为了预防性病爱滋病。而实际上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发廊妹在与商业性伴侣性交时经常使用避孕套,而和自己的男友或老公性交时,则几乎不戴安全套,部分发廊妹甚至还不知道避孕套的正确使用方法。这主要是因为,在一般人群的观念中避孕套的作用仅为避孕。另外,使用避孕套可能影响性交感觉,也是避孕套使用率较低的原因之一。这表明应向发廊妹宣传无症状的性病爱滋病患者是最危险的传染源。

18岁前有性经验者居多

逾六成发廊妹染过性病发廊妹初次性行为年龄表现为年轻化,平均年龄为17.56岁,标准差为2.55岁,最小的仅为12岁。初次性行为年龄小于20岁者居多,占90.53%。初次性行为对像是配偶的发廊妹仅占11.16%,是男朋友的比例为71.84%,嫖客比例高达7.28%,其它占9.71%。发廊妹中曾患过性病的占66.02%,分别为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锐湿疣等。而在出现症状后继续有商业性行为的占59.92%。更令人忧虑的是许多发廊妹表示在感染性病,特别是感染HIV后将不改变其卖淫行为或隐瞒实情以报复社会,这会造成传染源的扩散,进而引起性病爱滋病的蔓延,造成严重危害。调查人员认为,发廊妹经常与广大的公众相联系,社会影响面大,对她们开展性病爱滋病健康教育是当务之急,可以达到很好的防治效果。反之,如果对这部分人群听之任之,放任自流,则通知过她们的危险行为,性病爱滋病传播的机会增多,对社会危害甚大,严重时将引发社会不安定。所以,运用健康教育和行为干扰预等手段,在高危人群中开展性病爱滋病基本知识的宣传教育,推广避孕套的使用,减少高危行为,引导正确的求医行为,对性病爱滋病的防治是十分迫切的,也是十分必要的。

嫖客性安全意识堪忧

是次研究还发现,从事商业性交易的发廊妹,发生商业性行为时每次都使用避孕套的比例在干预前后分别为45.14%和48.30%;这一结果高于山东的报道(20.7%)。令人担忧的是,嫖客在安全性行为的态度和意识上明显落后于发廊妹等卖淫人群。甚至有嫖客蛮不讲理地说‘要我戴安全套,我宁可不干’。在实际行动中,使用避孕套的阻力主要来自于商业性伴侣,商业性伴侣不使用避孕套的主要原因是‘减少了性乐趣’,而发廊妹不使用的避孕套的主要原因是‘对方拒绝’。这对嫖客及发廊妹还有双方的其它性伴侣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行为。由于生理差别,女性更容易感染性病,如女性淋病患者在一次性交中传染给男性的机会是20%,而男性淋病患者在一次性交中传染给女性的机会在90%以上。近几年来由于共享针头吸毒行为得到改善,经性传播感染已成为大中城市性病爱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之一,而且还有逐年上升的趋势。因此,调查人员认为,开展高危人群健康教育和行为干预时,推广避孕套的重点要放在商业性伴上。国外也有对从事性服务的女性教导她们如何说服商业性伴侣使用避孕套的报道。

易堕邪道以淫养毒成爱滋病高危人群

发廊妹中曾吸过毒的占4.71%。而在有吸毒史的目标人群中,高达22.22%的有静脉注射毒品史,且部分有共享针头吸毒史。发廊妹吸毒方式主要有吹龙(以锡纸或其它物品烘烤毒品,吸取其烟雾)和静脉注射两种。调查发现,由于她们文化程度不高,对毒品和爱滋病的认识较少,且她们所从事的职业是特殊服务行业,易受到他人的引诱,从而更容易走上吸毒和卖淫的邪道,甚至有的发廊妹‘以淫养毒’。

吸毒现像呈上升趋势

由于吸毒现像在发廊妹中呈上升趋势,且存在有共享注射器现像,更增加了经血传播爱滋病的危险性。尽管避孕套是目前公认的能预防性病、爱滋病和意外妊娠的有效措施,但是使用率却很低,极少数人即使与嫖客发生性行为时能坚持每次使用避孕套,但却不愿或不能与男友和固定性伴发生性行为时使用,这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为爱滋病传播埋下隐患

吸毒的发廊妹不用避孕套更为性病、爱滋病的传播埋下了隐患。她们将吸毒同卖淫连在一起,成为HIV从吸毒人群向嫖客和一般人群传播的纽带和传播链,其它国家的经验证明,这种关系很容易在1~2年内快速建立起来。而这种传播链一旦建立起来,HIV就会从吸毒人群传到性服务人群,再从性服务人群传到嫖客,最后由嫖客传给其妻子或女友直至婴儿。一旦HIV从高危人群传到一般人群,干预的难度就会更大。中国临近的各个受HIV/AIDS严重影响的国家,如泰国、柬埔寨、缅甸和越南,无一例外地重复着这样的一个传播链。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