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藍皮書:髮廊妹全接觸


深圳市社科院昨日發布了『2004中國深圳發展報告』藍皮書,並首次對外公布了一份針對深圳地區髮廊存在狀態的調查報告。據悉,為獲得真實權威的資料,深圳市慢性病防治院自2000年起便成立了《深圳地區髮廊妹性病愛滋病健康教育及行為干預》課題組,對深圳市53家髮廊及其所有髮廊妹共382人進行了長達2年的調查研究,旨在提高髮廊妹對性病及愛滋病的認知,改變其不良的生活態度和觀念,增強她們對安全套的使用意識。有關人士稱,該調查將為深圳在更大範圍內對性病、愛滋病高危人群進行干預提供科學依據。


八成髮廊涉嫌性服務賣淫者多為自甘墮落

在接受調查的髮廊妹中,從事髮廊工作的時間平均為2年,最長的為20年;婚姻狀況以未婚為主,佔77.57%;年齡最大40歲,最小17歲,平均年齡24歲;文化程度以中學和中專為主,分別佔54.51%和29.86%,其它依次為大專(7.47%)、本科及以上(3.38%)、小學(4.79%);籍貫分別為湖南(22.71%)、廣東(20.00%)、四川(17.29%)、湖北(7.46%)、江西(6.78%)、廣西(4.41%)海南(3.05%)、重慶(2.71%)、貴州(2.37%)、河南(2.03%)、雲南(1.69%);髮廊妹84.95%來自農村,9.95%來自鄉鎮,5.10%來自城市。調查單位通過對深圳本地髮廊的分布進行標點定位和外展訪問,發現絕大多數(80%)這種場所均存在提供直接或間接性服務的現象。這在發展中國家似乎有普遍性。據瞭解,幾年前,暗娼首次賣淫的動機,主要是因為找不到足以和賣淫的收入相比擬的其它工作,所謂『貪圖享受』其實只是一個傳說。在進行本次調查前,課題組成員猜想賣淫女走上賣淫路必定會經歷一個漸變的過程,但調查後驚訝地發現,只有部分人如此,更多走上賣淫或變相賣淫路的外來女性是『一步到位』。這些人在離鄉外出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賣淫的心理準備和信息準備。在那些新近來到深圳賣淫的小姐中,很多人是通過先來的同鄉姐妹介紹,才找到賣淫的場所與工作崗位。調查人員認為,隨著年輕一代性早熟和生理年齡提前,社會觀念的變化和某些文藝、影視作品對性的誤導,原來的社會價值體系的控製作用被削弱,人們的性觀念、性心理及對性的態度和性行為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同性戀、嫖娼賣淫和性罪錯是這種變化的突出表現,性濫交、非婚性生活、未成年者的性體驗和毫無防護的不安全性行為都是性傳播疾病的潛在危險因素。

一成髮廊妹從不用套染病後多選江湖郎中

髮廊妹與異性接觸時使用避孕套的情況是:干預前14.32%的髮廊妹從不用,30.34%的髮廊妹偶爾用,10.19%的髮廊妹約一半時間用,45.14%的髮廊妹每次都用。干預後,9.94%的髮廊妹從不用,31.53%的髮廊妹偶爾用,10.23%的髮廊妹約一半時間用,48.30%的髮廊妹每次都用。

患者多懼上正規醫院

在懷疑自己患性病後,干預前,45.39%的髮廊妹會選擇去皮膚性病專科醫院就診,18.45%的髮廊妹會選擇政府綜合醫院,而有15.53%的髮廊妹自己買藥,只有7.04%的髮廊妹會去私人診所,13.59%的髮廊妹會請熟悉的醫生開藥。而干預後,66.48%的髮廊妹會選擇去皮膚性病專科醫院就診,13.92%的髮廊妹會選擇政府綜合醫院,8.81%的髮廊妹自己買藥,3.13%的髮廊妹會去私人診所,7.67%的髮廊妹請熟悉的醫生開藥。髮廊妹得病後害怕去政府綜合醫院的原因,根據調查,這主要與她們經常受到政府綜合醫院的歧視有關。她們畏懼政府綜合醫院醫生尋根究底的登記及冷眼相待,這最終會導致江湖醫生大行其道,而使得性病不能徹底治癒。

對愛滋病一知半解

儘管大多數髮廊妹知道與性病愛滋病患者發生無保護性交會被感染,但只有不到半數的人知道與無症狀的性病愛滋病患者發生無保護性交同樣也會被傳染。大多數髮廊妹認為與商業性伴侶性交時應使用避孕套,但只有約17%的髮廊妹使用避孕套是為了預防性病愛滋病。而實際上也只有不到一半的髮廊妹在與商業性伴侶性交時經常使用避孕套,而和自己的男友或老公性交時,則幾乎不戴安全套,部分髮廊妹甚至還不知道避孕套的正確使用方法。這主要是因為,在一般人群的觀念中避孕套的作用僅為避孕。另外,使用避孕套可能影響性交感覺,也是避孕套使用率較低的原因之一。這表明應向髮廊妹宣傳無症狀的性病愛滋病患者是最危險的傳染源。

18歲前有性經驗者居多

逾六成髮廊妹染過性病髮廊妹初次性行為年齡表現為年輕化,平均年齡為17.56歲,標準差為2.55歲,最小的僅為12歲。初次性行為年齡小於20歲者居多,佔90.53%。初次性行為對象是配偶的髮廊妹僅佔11.16%,是男朋友的比例為71.84%,嫖客比例高達7.28%,其它佔9.71%。髮廊妹中曾患過性病的佔66.02%,分別為淋病、梅毒、非淋菌性尿道炎、尖銳濕疣等。而在出現症狀後繼續有商業性行為的佔59.92%。更令人憂慮的是許多髮廊妹表示在感染性病,特別是感染HIV後將不改變其賣淫行為或隱瞞實情以報復社會,這會造成傳染源的擴散,進而引起性病愛滋病的蔓延,造成嚴重危害。調查人員認為,髮廊妹經常與廣大的公眾相聯繫,社會影響面大,對她們開展性病愛滋病健康教育是當務之急,可以達到很好的防治效果。反之,如果對這部分人群聽之任之,放任自流,則通知過她們的危險行為,性病愛滋病傳播的機會增多,對社會危害甚大,嚴重時將引發社會不安定。所以,運用健康教育和行為干擾預等手段,在高危人群中開展性病愛滋病基本知識的宣傳教育,推廣避孕套的使用,減少高危行為,引導正確的求醫行為,對性病愛滋病的防治是十分迫切的,也是十分必要的。

嫖客性安全意識堪憂

是次研究還發現,從事商業性交易的髮廊妹,發生商業性行為時每次都使用避孕套的比例在干預前後分別為45.14%和48.30%;這一結果高於山東的報導(20.7%)。令人擔憂的是,嫖客在安全性行為的態度和意識上明顯落後於髮廊妹等賣淫人群。甚至有嫖客蠻不講理地說『要我戴安全套,我寧可不干』。在實際行動中,使用避孕套的阻力主要來自於商業性伴侶,商業性伴侶不使用避孕套的主要原因是『減少了性樂趣』,而髮廊妹不使用的避孕套的主要原因是『對方拒絕』。這對嫖客及髮廊妹還有雙方的其它性伴侶來說是非常危險的行為。由於生理差別,女性更容易感染性病,如女性淋病患者在一次性交中傳染給男性的機會是20%,而男性淋病患者在一次性交中傳染給女性的機會在90%以上。近幾年來由於共享針頭吸毒行為得到改善,經性傳播感染已成為大中城市性病愛滋病傳播的主要途徑之一,而且還有逐年上升的趨勢。因此,調查人員認為,開展高危人群健康教育和行為干預時,推廣避孕套的重點要放在商業性伴上。國外也有對從事性服務的女性教導她們如何說服商業性伴侶使用避孕套的報導。

易墮邪道以淫養毒成愛滋病高危人群

髮廊妹中曾吸過毒的佔4.71%。而在有吸毒史的目標人群中,高達22.22%的有靜脈注射毒品史,且部分有共享針頭吸毒史。髮廊妹吸毒方式主要有吹龍(以錫紙或其它物品烘烤毒品,吸取其煙霧)和靜脈注射兩種。調查發現,由於她們文化程度不高,對毒品和愛滋病的認識較少,且她們所從事的職業是特殊服務行業,易受到他人的引誘,從而更容易走上吸毒和賣淫的邪道,甚至有的髮廊妹『以淫養毒』。

吸毒現象呈上升趨勢

由於吸毒現像在髮廊妹中呈上升趨勢,且存在有共享注射器現象,更增加了經血傳播愛滋病的危險性。儘管避孕套是目前公認的能預防性病、愛滋病和意外妊娠的有效措施,但是使用率卻很低,極少數人即使與嫖客發生性行為時能堅持每次使用避孕套,但卻不願或不能與男友和固定性伴發生性行為時使用,這已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問題。

為愛滋病傳播埋下隱患

吸毒的髮廊妹不用避孕套更為性病、愛滋病的傳播埋下了隱患。她們將吸毒同賣淫連在一起,成為HIV從吸毒人群向嫖客和一般人群傳播的紐帶和傳播鏈,其它國家的經驗證明,這種關係很容易在1~2年內快速建立起來。而這種傳播鏈一旦建立起來,HIV就會從吸毒人群傳到性服務人群,再從性服務人群傳到嫖客,最後由嫖客傳給其妻子或女友直至嬰兒。一旦HIV從高危人群傳到一般人群,干預的難度就會更大。中國臨近的各個受HIV/AIDS嚴重影響的國家,如泰國、柬埔寨、緬甸和越南,無一例外地重複著這樣的一個傳播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