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奔驰刀砍棒打挡路人(图)


26日凌晨1时30分,雅安市沿江路啤酒一条街附近发生一起凶案。据受伤者张东介绍,他与朋友聚会后搭乘女友的摩托车回家时,一辆车号为川T66666的黑色奔驰车疾驶而来,差点将摩托车撞倒,张不满地喊了一句,从奔驰车及紧随的川T81113桑塔纳轿车上跳下几个人,提着铁棒、砍刀对张乱砍追杀,致张身上多处刀伤,全身缝合60多针。目前,雅安市雨城区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放大)


(放大)

祸起:责问惹毛奔驰,赶紧“对不起”

据张东和当时现场目击的朋友介绍,25日晚11时许,在雅安市雅通药业公司打工的张东与朋友熊涛、同学谭志雄等9人在雅安市沿江路啤酒一条街聚会,26日凌晨1:30左右,张东搭乘女友及某的摩托车回家,刚驶了几百米,突然一辆黑色奔驰车从后面快速驶来,向公路右边一拐,差点将摩托车撞倒。张东吓了一跳,大声说:“开那么快干啥子?”黑色奔驰停了下来,约20多岁、长得较瘦的驾驶员从车上下来问张东:“你说啥子!”张一看是川T66666奔驰车,知道惹不起,赶紧向对方道歉:“对不起,误会了。”

追砍:摩托车撞他,刀棒落身上

哪知奔驰车司机冲着张东头上就是一拳。奔驰车后面紧跟着的桑塔纳轿车上也跳下几个人,朝张东扑来。张东拔腿就跑,几分钟后见没人追来,女友及某也没过来,张又返回沿江路。这时追赶的人见到张东,提着铁棒、砍刀就向张砍来。挨了几刀后,张东再次逃跑,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追来将张东撞倒在地,刀棒落在张东身上,张昏迷后倒在血泊中,追砍者开车逃离了现场。

伤情:多处刀伤,全身缝合60多针

张东的朋友赶紧拔打110报警,将张东送到雅安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凌晨2时许,接警赶来的雨城区公安分局河北派出所警官对张东朋友及女友作了笔录。

26日10时许,记者在雅安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见到了张东。张左眼乌黑、身上有多处红肿和刀伤,衣服被鲜血浸透。值班陈医生介绍:张左肩部裂伤,长约13厘米,深达肩颊骨,左上臂皮肤裂伤长约8厘米,全身伤口缝合60多针,伤情较重。

车主:有3套钥匙,不知谁开的车

26日16:00,记者电话联系上川T66666奔驰车主,他告诉记者:公司办公室有3套奔驰车钥匙,当晚不知是谁开的车,要调查后才清楚,砍伤人这事与他没关系。他表示27日回雅安处理此事。

事件发生后,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有关领导高度重视,派出法医对张东伤情做了鉴定。雨城区分局河北派出所一负责人称,警方已通知奔驰车主带上司机来派出所接受调查,车主表示他在成都办事,27日15:00来派出所。派出所要求伤者家属先垫付医药费先行治疗,并表示将根据伤情鉴定结果决定是否立案。

寻车:停车场找到车,派出所称“知道了”

27日15:00,张东家属及朋友熊涛、孙向荣来到雨城区公安分局河北派出所,派出所某负责人告诉熊涛:“现在找不到车,今天下午处理不了。”熊涛说:“是不是找到了这部车就通知派出所?”得到肯定答复后,熊涛一行离开派出所,在街上寻找奔驰车。15:30,熊涛一行人发现川T66666奔驰车停在沙湾路某停车场,赶紧向这位负责人报告,该负责人说:“我知道了,驾驶员已跑了,把车还给了老板。”

派出所:这事与老板无关,我们没法扣车

记者15:40赶到沙湾路停车场见到了这部奔驰车,立即打电话给河北派出所,该所负责人说:“我已知道了,那天开车的司机被砍了两刀,老板(刘某)把司机送到成都去包扎后,司机把车还给老板逃跑了。这件事与老板无关,我们没法扣车。”记者随后来到河北派出所,这位负责人说:“案子没调查清楚,我不好给你多说。”

律师说法

四川省洪运律师事务所王新年律师认为:根据我国有关法律规定,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应马上对受害者作伤情鉴定。如果鉴定为轻伤以上,用刀砍人者涉嫌故意伤害罪,公安机关应立案侦查,立即对犯罪嫌疑人采取法律措施。在本案中,如果嫌疑人逃跑了,车主作为知情人有义务向公安机关提供嫌疑人相关情况,协助公安机关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鉴于作案人已逃跑,此案中奔驰车涉嫌为作案工具,公安机关可以对其扣留,等调查清楚后,如此车与本案无关再返还。

受害者女友遭威胁:“你的日子不好过”

“黑色奔驰刀砍棒打挡路人”追踪

不少读者致电本报说,雅安警方应尽快查清此案,给社会一个交代

昨日,本报报道了雅安打工青年张东被川T66666黑色奔驰杀伤的消息后,社会各界反响强烈。不少读者致电本报说,雅安警方应尽快查清此案,给社会一个交代。

黑色奔驰找到了派出所说“晓得了”

“民警同志,你尽职守责了吗,你心中有群众吗”?这是雅安市雨城区河北派出所大门外立着的两块牌子。据张东的战友熊涛介绍,27日下午3:00,他和另一位朋友孙向荣按河北派出所的通知到了派出所,所长康华说找不到车,没法处理。熊涛叮嘱朋友孙向荣在派出所等他,他则骑着摩托车四处寻找黑色奔驰。

半小时后,熊涛在雨城区政府会议中心大门外找到了川T66666黑色奔驰。留在派出所的孙向荣随即把找到车的事告诉了康所长,康回答说:我早就知道了,驾驶员跑了,这事与奔驰车无关。熊涛回家拿了一个录音机再次来到派出所,问:康所长,你不是说找不到车吗?据熊涛称,康所长一边把他往门外推,一边说:晓得了,晓得了,不要耽搁我们时间,我们正在研究案子,说罢便把熊涛关在了门外。

受害者女友遭威胁“你的日子不好过”

28日下午5点左右,记者接通康所长的电话询问此事立案没有,康说:“法医已经去看了,关于伤情……”刚说到这里,康所长好像被别的事打断,他说:“我不说了,下来再给你说。”据张东的女友介绍,28日晚8:40左右,黑色奔驰车司机之一的何某的姐姐刘某给她打电话说:“你乱给派出所说,那样的话,我弟弟的日子不好过,你的日子也不好过。”

康所长同意采访但一直没接电话

29日9:30左右,记者再次来到河北派出所。办公室一位穿制服的男民警说:“我们正在调查此事,具体办案民警不在。”走出派出所后,我们立即给康所长打手机,接电话的人说:“康所长不在,出去了,手机帮他拿着的。”此后,记者拨通康所长办公室电话,接电话的民警说:“康所长不在,关于案情我们不清楚,要问康所长。”从上午到下午,记者近10次拨通康所长的电话,均是其他人接听。下午,雅安市公安局政治处石科长给记者打电话说:“我已联系上康所长,你们去吧,他同意接受采访。”记者赶紧拨打康所长办公室电话,对方说:“康所长在公安分局开会。”下午5点左右,打通了康所长的手机,但一直无人接听。

到记者昨日20:30发稿为止,黑色奔驰伤人一事是否立案,尚不得而知。

派出所长终于接受采访了

■“黑色奔驰刀砍棒打挡路人”追踪

昨日,刊有张东被黑色奔驰砍伤报道的本报一到雅安,仅一个小时各报亭(摊)报纸即被雅安市民抢购一空。连日来,张东被追杀、凶手何时落网等成了读者议论的焦点。自称一直很忙的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河北派出所所长康华昨日终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派出所长:还没正式立案

昨日下午3:30,记者与康华取得联系。康说:河北派出所当天接到报案后,已受案处理,严格按公安机关办案程序在办案。目前根据法医鉴定的情况,初步认为是刑事案件,还没正式立案,因为立案要有依据,正式立案要依据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才能作出决定,但鉴定要有一个过程,要按照有关程序规定,具体程序我们也不很懂。康称,张东治疗一段时间后,伤口拆线了,法医认为可以鉴定了才做鉴定。派出所现成立专案组正在处理此事,目前只能认定肇事者叫何磊(音),这个人已躲起来了。奔驰车车主是一个比较大的公司老板,事情很忙,派出所联系了很多次才把他找到。6月29日21时车主到派出所来接受了调查,因为奔驰车主不是何磊,对车子采取措施要严格按法律程序来办,(所以)派出所未对奔驰车采取措施。

康华说,因为车主是雅安市雨城区人大代表,27日下午车主在雨城区开人代会时,办案民警找到区人大的领导反映了此事。

公安分局:已指令成立专案组

昨日下午5:30,记者电话采访了雅安市公安局雨城区分局局长李嘉琪。李介绍,因为奔驰车主不是肇事者本人,涉及扣车有很多程序,如果要扣车就要传讯车主,但传讯必须经过一定的法律程序。奔驰车上是否拿出刀、棒,车主也不清楚,只有抓到肇事者才能说清楚,公安机关希望找到目击者,但民警去现场调查时,很多人都说没有看见。警方的态度是坚决的,如果肇事者涉及犯罪,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将坚决查处。

李嘉琪介绍,对于张东被砍杀一事,他已听取了3次专题汇报,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现在是按刑事案件的方向在“走”,区分局已指令河北派出所成立专案组。记者问为什么康华说的是受案?李说,他说他的,专案组都成立了,咋会不立案?可能是康华对受案与立案的理解有差异。李说,这件事是因纠纷引起,从我们掌握情况看,车主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牵连,警方已督促车主找到驾驶员,尽快到派出所处理。

记者屡次接到威胁电话

最近两天,报道该事件的记者先后接到数个带有明显威胁性的匿名电话,称“要下了你的膀子”、“张东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等,记者不得不在晚上关掉手机。由于见报稿未署名,威胁者怎么知道记者的名字和电话,我们不得而知。许多热心读者打来电话,在对记者表示支持的同时,善意地提醒我们注意人身安全。

律师说法

涉案车辆应暂扣车主应垫付医疗费

四川洪运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新年认为,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雅安市雨城区公安机关接受公民报案后,应当制作《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存档备查。经审查符合条件的,还应制作《刑事案件立案报告书》,但至今连新闻记者都无法明确获知是否立案,这极不正常。

王新年律师称,从报道看,张东多处刀伤,全身缝合60多针,至少为轻伤以上,公安机关应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强制措施。对于非涉案人大代表的涉案车辆,目前国家还没有法律规定不准扣留,因此,川T66666奔驰车涉嫌为犯罪工具,警方应予扣留,从该车上极可能发现许多具有破案价值的线索,如指纹、痕迹等。既然受案派出所负责人称司机是被老板送到成都去包扎后逃跑的,则老板应是重要知情人,有义务协助公安机关侦破此案。此外,司机如果是老板的雇员,则作为雇主的老板在救治受害人时,有义务垫支医疗费,保证伤者得到及时救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