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淮安再现大头娃娃 相关部门全然不知


两个月前,曾震惊江苏淮安“大头娃娃”事件经媒体报道以后牵动了很多人的心。然而两个月过后当记者再赴淮安调查时却惊现仍未上报的“大头娃娃”。

  “大头娃娃”再现 相关部门不知

  在淮阴区南陈集镇,两个月前,人们将众多的目光,投向了因购买该镇五洲超市劣质奶粉,而引发的三名“大头娃娃”(一男婴已死亡)事件。正当“大头娃娃”的亲人仍沉浸在痛苦之中的时候,突然该镇果林村三组张文军的十个月的女婴,再次出现大头娃娃事件,而记者在调查时,相关部门却全然不知。

  走进陈文军的家,破旧不堪的房子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令人感到这是一个非常贫寒的家庭,房屋里面一张小床上躺着一名十个月的女婴小文(化名),小文的爷爷,70多岁的张志文看着床上的孙女,时而将孙女包在怀忠时而又放下,而小文的奶奶看着孙女的模样,眼眶发红直掉眼泪。躺在小床上的小文虽然已经十个月了,其四肢又瘦又短,两只小手如同鸡爪一般,呈现典型的大头小脚症状,小文的脸大水肿,脸皮呈透明状,其身长仅有四十厘米左右,精神萎靡昏昏欲睡。张志文大爷痛苦的说因为儿媳精神不正常,小文生下来就靠喝奶粉为生,由于家境很穷,只能买十三元左右一袋的奶粉喂养。前一段时间听说淮阴因喂食了劣质奶粉而患病的婴儿为“大头娃娃”,现在再看看自己的孙女,越发感觉到小文的情况不对,于是将小文送往淮阴医院,一查发现小文竟为营养不良,随后老人拿出了一袋被国家列为劣质奶粉的澳蒙牛初乳奶粉,声称,小文就是吃了这样的奶粉而引起的病状。

  “大头娃娃”在死亡线上挣扎

  由于张志文家家境非常贫寒,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发现小文有病以后,没有钱为孩子看病,更没有钱对奶粉进行技术鉴定,找经销商进行赔偿,拿出钱来为小文看病,因此小文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小文的奶奶哽咽着说,现在小文常常在夜间抽搐,前几天突然发现小文两眼向上翻,随后不久便处于昏睡状态,有时一天都如此。老人双手抚摸着小文的头,流着泪断断续续的说:“小文现在身体非常虚弱,有时出冷汗,在夜间啼哭不止,生下来时3、5公斤,十个月过去了,现在体重仅重5公斤左右,抵抗能力很差,经常生病,真担心小文有一天有个闪失,到时我们一家去找谁啊?”说完,老人“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双手将小文死死抱在怀中不放,嘴中连连地说:“小乖乖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否则我们全家全完了!”

  卫生监督所特感意外

  昨天下午三时左右,根据记者对十个月大的小文的病情的情况,随即,将有关情况向淮阴区卫生监督所进行了通报,杨所长听完情况,先是表示吃惊,随后找了有关执法人员向小文的家中赶去,表示立即调查。

  杨所长针对记者所反映的情况,目前不排除淮阴继续出现大头娃娃的事件,一方面,有些家庭并不了解孩子营养不良而导致的病情,另一方面,有些家长没有向卫生监督所举报,象南陈集镇果林村三组张家女婴出现大头娃娃的现象,卫生监督所并没有掌握。可以肯定的说,澳蒙牛初乳奶粉前段时间是国家查处的奶粉之一。

  市区惊现“泪眼娃娃”

  昨天下午六点,在淮安市汽车站工作的李春林抱着两眼始终“泪汪汪”的女儿徐宝宝,找到了记者。十一个月大的徐宝宝看起来只有两个月大。徐春林说,自从吃了赛娜1段婴儿配方奶粉,他的女儿就开始天天流眼泪。而在他女儿住院的淮安市妇幼保健医院,同病房由营养不良引起各种病症的孩子有七八个。为了治疗女儿由于营养不良引起的皮炎、肺炎、眼神经损伤、白血球浓度严重超标等各类症状,他们家目前已经举债。但这些对他来说还不足以概括他这几个月来遇到的所有困难。

  徐春林气愤地拿出他在车站旁汇通市场买来的赛娜1段婴儿配方奶粉的质检书,上面印有内蒙古通辽市赛娜乳业有限公司的合格检验专用章,而日期是“2004年1月7日”。

  七个政府部门踢“皮球”

  “为了给女儿讨回公道,我相继找了七个政府部门,至今没有人给我一个说法。”徐春林谈到他投诉的艰辛两眼充满了愤怒。今年三月份,他以每袋7。5的价格批发了一箱奶粉给女儿吃了以后,孩子就出现了异常情况。他们把孩子送到淮安市妇幼保健医院后,医院的周医生告诉他,孩子症状是由严重的营养不良引起的。想到女儿一直以来的食物就是买来的奶粉,他立即对奶粉产生了怀疑,又在市场买了两包奶粉送到质检中心检测,结果他女儿吃的奶粉蛋白质含量只有2。3%,低于国家标准近十倍。为了投诉销售劣质奶粉给他的淮安市食品城一区108号摊主谷某某,他先找到了淮安市信访办,信访办的人告诉他应向工商局投诉,而工商局工作人员让他去找卫生局,卫生局又把他“踢”给了公安局,公安局的一位队长却对他说,只有抓到经销商才能处理。6月12日,他在无奈之下带着所有资料来到了淮安市清河区政府举办的“行风热线”现场咨询会,咨询人员告诉他此事应找法律援助中心。在法律援助中心的帮助下,他向法院提出诉讼,“法院立案后,至今仍没有给我一个答复。”这位年轻的父亲叹了口气说。

  据记者在淮安市法律援助中心和接案的知源律师事务所了解到,李春林的案子因取证困难,胜诉的几率很小。“摊主谷某某不承认李春林曾从她那买过一箱奶粉,而李春林说,当时买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要收据或者发票之类的。”张正会律师一语道破了此案的法律难度。淮安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周主任透露,在扬州高邮等地的法律援助部门也曾接到类似投诉,结果皆因取证困难以赔偿几百元的“私了”方式就解决。

  徐宝宝拒吃合格奶粉

  徐春林临走时忧心忡忡的说“吃了劣质奶粉后,女儿再也不肯吃其他牌子合格的奶粉了,现在孩子的妈妈不在身边,我只能喂她一些米汤、鸡蛋粥等食物。这样的营养难以满足女儿的营养需求,但我也没有办法。”据淮安的一些市民反映,市区还有售价低于10 元类似的劣质奶粉在销售,据徐春林说,卖劣质奶粉的谷某某还在原地方做着奶粉生意。本报将对此继续关注。

(南京晨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